关灯
护眼
字体:

再生缘:我的温柔暴君(暖虐情深+搞笑)_分节阅读_232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伸手揉了揉眼睛。

    龙非离知道她困觉,遂把杯盏放到地上,将怀里软绵下来的身子轻轻扶躺下,将女人的螓首托放到自己膝上,又拿起狐裘披风覆到她身上,墨眸扫过山洞里众人偷偷打量的目光,心里有些不悦,心想实不该带她到这峰上来。

    他厌恶别人看到她休憩的模样,又略有些顾虑她身子吃不消。

    突然想起她刚才与林倩芳说话时仔细认真的模样,与现在渴睡的娇憨哪有一分相像,唇角不觉一扬。

    衣衫有些吃紧,低头一看,却见她握着他的衣襟,低嚷道:“你现在不能睡,我也不睡,我陪你聊天。”

    他一怔,心里微疼,这山洞里还有三十余人在,他守着她,自是不能睡,当然,他也并不乏,但知道她惦着他,自她有孕后她对他的疏懒大咧而生出的薄怒,突然一下消倾无踪。

    朱七的眼睛已有些睁不开,一时忘了这并非在储秀殿,爱娇地往龙非离怀里蹭了蹭,手从狐裘里伸出来,搂住男人的腰身。

    “傻瓜,睡罢。”

    声音传来,极是轻淡,她却听出几分微抑的怜爱,心满意足,低低又唤了他两声,他都一一应了,裘子被轻轻掀开又落下,温暖干燥的大掌伸了进来,在她腹上一下一下抚着,想起他刚才与林倩芳的话,他说,我妻......她心里越发高兴,在他怀里翻了个身,瞅了瞅岩洞角末处和几名师兄弟低说着什么的于淳,后者的神色是从方才到现在便没变过的阴霾,她笑了笑,又翻过身子,细声问,“阿离,你说于淳现在会不会在想过后该怎样寻你晦气?”

    “那是自然。”

    男人答罢,又斥道:“还不快睡!”

    “不,我要和你聊天......”

    她喃喃说着,神识却渐渐有些模糊,环在男人腰间的手被男人拉下,握了握,重又放回裘子里,又听得他有些恼怒道:“怎这般冰凉!”

    她想说,他身上暖烘烘的,她一点也不觉得冷,就是手有些凉,但已被他不解温柔地扔回狐裘里去了......

    藏在她裘子里的他的手迅速握住她那只沁了些许凉意的手。

    她的意识终全部模糊。

    ......

    从女人微滑向男人衣衫里的脸庞,男人护卫的姿势里拉回视线,林倩芳眨了眨酸涩的眼睛,怔怔往洞外看去。

    雪,不知道什么时候住了。一轮清月竟从对面的山穹中挣脱出来,姿态安静。雪地上如银如霜的不知道是雪光还是月辉。

    有风扑入,篝火“忽”的一下熄了,那个男人目光明锐,炯炯而莹,视线却始终安放在他膝上的女子身上。

    相似这月安静,姿态不改。

    只是,这是映照了千年万年的月,看了人世多少悲欢沧桑。

    他还这么年轻,怎与这物事相类。

    但确实又让人有中错觉,仿佛这个人很多年以前便是如此,仿佛很多年以后也会如此。

    526 番外:岁月静好——与君同枕西凉月(10)

    p.s.亲们,改个bug

    524番外(8):“烟霞镇一役,她似乎将所有力量都用在恢复记忆上,为他受了龙修文一掌”改为:“......为他受了林晟一掌”

    ——————————————————————————

    林倩芳专注,是以很快觉察出人群中的异样。那道目光虽很快别开,但她确信无误,那是洱苍——洱苍在打量着那个男人。

    局只是,洱苍的眸光闪转太快,她看不到那奴子眼里的东西。她心里本愤怒酸涩,百感而集,这时又多了丝迷惑。

    突然,那龙九微微抬起头。

    他是觉察到什么了吗?林倩芳疑惑正重,却又听得一阵阵脚步声从山洞以外传来。

    百那样遽重的步伐,来人必定......很多!

    她瞬时在所有人面上看到惊慌,暗地里看她好戏的,臆测着那个男人来历的人此刻都措手不及,追兵来了!

    ......

    朱七是被凌乱惊恐又夹集着喊叫说话等种种声音吵醒的。

    尔后,不知谁说了句什么,所有声音顷刻扑灭。

    她闭了闭眼,还想再睡,睡意却散了些许。伸手去揉眼睛,又被人扯下在脸上肆虐的爪子,感觉身子被人搀扶起,被安置在萦着淡香熟悉的怀中。

    “阿离。”

    她咕哝着,听得那人道:“忍耐一下,我带你下去,山路有些颠簸,马车上再好好睡。”

    “嗯,咱们要赶路了去看你师傅。”

    她应着,睁开眼来,冷不防被面前忽然下跪的身影吓了一跳,又听得对方朗声道:“臣叩见娘娘。”

    前方谦恭尔雅与她见礼的正是那被于林二家“念念不忘”的宁君望。

    她怔愣半晌,直到扑哧一声轻笑传来,循声看去,只见山洞里陡然多了不少人。龙梓锦,夏桑,段玉桓等人都携妻子到了。玉致正掩着嘴,一脸促狭地盯着她看。

    她不过是才睡了个小觉,这人怎都涌上来了?

    又见地上一片安静,满目是黑压压低垂的头颅,那于林两家的人全数跪在地上,空气中隐隐透出丝屏息静气的紧窒。

    抬头的时候目光刚好落在岩壁旁俯跪的林倩芳身上,女子头垂得极低,朱七看不清她神色,却见她身子颤抖厉害。

    朱七不由得蹙了眉,带着初醒的惺忪,尚有几分不利索,道:“君望,你怎么跑这边来了?还是说......我在做梦?”

    她话口未完,笑声一片,正是那边玉致几个。

    霓裳笑着轻咳出声,龙梓锦一惊,即剥下披风,将她裹进怀中,霓裳满脸通红,羞声道:“呆子,你这是做甚!我又不冷。”

    “那可是哪儿见着不适了?”龙梓锦却更见心焦,握了她的手。

    霓裳只不答他,她确实未见不妥,适才是笑岔了气,想了想,回握住他的手。

    龙梓锦这才稍搁了心,他又怎知道,霓裳此刻想,纵使二人无法举案齐眉,她想她也不再遗憾。

    一旁,宁君望道:“禀娘娘,臣因公务需回京与皇上商议些事,归京后闻夏侯说皇上携娘娘出了宫,问了路线,遂赶到此处来。”

    宁君望为人持稳,君臣间向来融洽,他与朱七也是相熟,听得这位娘娘如此说,也不禁生了些笑意,但他当不似玉致几名女眷那...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