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择君嫁_分节阅读_1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扬电子书城 www. 最新最快的电子书下载平台 - 不做更好、愿做最好

    浩扬电子书城 www. 最新最快的电子书下载平台 - 不做更好、愿做最好

    《择君嫁(重生)》作者:蓝风信子

    简介:

    她想斩断一切,重新来过……

    上一世,一辈子的隐忍受屈。换来国破家亡,亲人子女死于非命。

    本庆幸有个相敬如宾的夫君疼惜她,有个闺中好友照顾她,死后方知君非君,友非友。

    昔日最怨恨的继母反而是真心待她的,不屑一顾的男人才是值得她付出的。

    重生回到豆蔻之年开始新的人生:有仇报仇,有恩报恩,择夫再嫁!可是一切却又……

    内容标签: 种田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李平阳 ┃ 配角:祁暮清、齐笑煜、花荣、慕容棋、长宁、刘兰芝等等 ┃ 其它:重生

    第一回 欺骗

    天黑了,一日又过去了。一缕暗影从空置许久杂草丛生的偏僻小院落飘出来。一阵诡异的阴风闭阖上破败的院门,卷着些许枯枝叶往人声鼎沸处而去。

    掌灯时分,信王府张灯结彩灯火通明,奴仆婢女穿梭其内,处处喜气洋洋很是热闹。今日正是老夫人慕容老太的七十大寿,因宴请的人多是朝臣权贵,白日大多都繁忙只得夜宴再请。

    正堂里贴着喜庆的寿字,慕容老太坐在正位接受着小辈们的恭贺,面色红润笑不拢口,她是大燕国开国皇帝的亲姑母,唯一健在的长辈。信王祁暮清、信王妃刘兰芝领着一双儿女站在一边,与众来宾寒喧笑语着。

    大部分人在正厅候等着皇帝的驾临,左右侧厅供喜欢私密些的客人暂时休息,屏风挡去了外面的热闹。右侧厅为女眷休息的地方,内部陈设简单雅致,只正墙挂着几幅花鸟画,厅内有可供歇息的卧榻、椅凳,圆桌、案几上放着些瓜果、糕点,三两个命妇正围坐在那闲聊八卦着。却不知墙角有一抹透明的暗影静静地注视着一切,府里很热闹,到处吵得要命,她想如往日般窥看暮郎,却被正厅的热闹吓得躲到了这里。

    今天是婆婆七十大寿,日子过得好快,一晃眼,她死了已经快五年了。羡慕地看着正厅里笑容满面的一家四口,心里掩不去阵阵刺痛。兰芝——她昔日最好的姐妹,现正站在她最爱的男人暮郎身边,满身锦绣华服珠光宝气,噙着端庄得体的笑靥领着他们的孩子,在众人面前秀着他们的恩爱……

    圆桌那的几个命妇继续八卦着,其中一体态圆润的女子捏着瓜子,瞟了几眼外面笑容甚是刺眼的刘兰芝,低语道:“真是好命呀,儿女双全夫家是皇亲国戚,娘家父兄又是朝中重臣,真真的好命呀。”

    很快被边上眉眼高挑的一个喂了个冷眼丸,凑头低嗤道:“不过是墙头草,扒上了好主。记得平阳公主在时,那女的人前献媚的呕心劲。唉,骗得那纯良木楞公主临死前傻傻将一家老小托付了,不然她有这好命。一家子不都是扒的信王这条大腿爬上去的。”

    “嘘,你小声点,忘了平阳是前朝的……不过,李平阳确实算个特例,想想皇家能出那样的贤妇,难得呀。”

    “贤,我看是蠢。不过,要不是她性子温吞,与人无争。改朝换代时,不早就给牵连了。可惜呀,福薄。迁来新都没两年死了,还引狼入室害了自己的一双儿女哟。可怜的文嫣郡主,十六的芳龄,真真的美人呀,却嫁给蛮族老得掉牙的汗王,可怜呀。”

    “对了,你们有没有听说……”几个人闲嘴了几句,又将话题转到了别处。

    暗处,平阳黯然地转身离开,是呀,她确实蠢。可又能如何,她死了。四下看了看,才惊觉到她那小儿子文洛不在,想了想身子不由得飘了出去。在她离开时,后面传来了高亢尖锐的声音‘皇上驾到’,慕容祺来了,她不想见到那男人,下意识地飘得更快。

    循着熟悉的鹅卵小路,快速往文洛居住的屋子而去。飘进院子还没进屋,就听到那熟悉压抑的闷咳声。又病了嘛,都怪她不好,怀文洛时她的身体已经很坏,不顾大夫的劝阻,她拼力想生下这孩子。一系列的磨难,孩子总算生下来了,可她那本就破败的身子没拖一年便去了。记得那时,文洛才学会咿咿呀呀的喊娘。想到这,心中不由疼得更厉害。

    轻轻地透墙飘进屋子,屋里一片黑暗,连灯都没掌。仆人怕都去前院了吧,小心地凑过去,看着睡梦中仍不时辗转,时不时发出揪肺烈咳的儿子,心再次被撕碎。孩子,都是娘亲不好。透明的手轻轻抚上去额头,不由一缩,好烫!奶母哪去了?难道一个人都没有嘛?

    平阳急了,飞快穿梭在屋墙之间,想找找附近有没有人,可惜一无所获,周围空空荡荡,即使亮灯的屋也没有人。洛儿发烧了,难道之前就没有人发现嘛?黯然地想转身飘回去,却被树丛中一对偷情男女的私密话顿住了身形。

    “喂,死人,那孽种快了吧。”

    这声音她认识,是刘兰芝身边的贴身侍女海棠,孽种谁?谁是孽种?虽知道不该窥别人私密,可心底涌起的阵阵不安,让她不由停住了离开的动作。

    一男的声音迅速响起,“快了,快了,莫提这些晦气,再让我亲两口。”

    这人该是府里的管事慕容老夫人的远房亲戚宋青,府里不许下人私下偷情的,刘兰芝怎么管的?想着不由蹙紧眉,更觉自己所托非人。

    “不行,快说,差不多没?小姐都急了,都几年了,还不咽气。不拔了这肉刺,小姐夜夜觉都睡不好。”

    “唉,我都说快了。药性该差不多了,要知道他好歹是府里的嫡子长孙,虽不讨喜也不能随随便便弄死。”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