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琅琊榜_分节阅读_169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梅长苏心头一热,冰凉的小瓶握在手中。

    突然开始发烫。

    守在院子里的其他人虽然不知道冰续丹的存在,也不知道两人谈话地细节,但从蔺晨走时所说的这句话,大约也能推测出梅长苏已经决定出征北境。

    几个侍卫都是热血小伙,黎纲和甄平更是旧时军士。

    他们一方面都想要上疆场卫国杀敌,另一方面又怕梅长苏经受不起征战艰苦,矛盾重重之下,都呆呆地站在院中,不知该作何反应才好。

    在一片僵硬的气氛中,宫羽抱琴而出,廊下独抚。

    纤指拨捻之间,洗尽柔婉,铿锵铮铮。

    一派少年意气,金戈铁马,琴音烈烈至最高潮时。

    突有人拍栏而歌:“想那日束发从军,想那日霜角辕门。

    想那日挟剑惊风。

    想那日横槊凌云……流光一瞬,离愁一身。

    望云山,当时壁垒,蔓草斜曛……”

    歌声中,梅长苏起身推窗,注目天宇,眉间战意豪情,已如利剑之锋,烁烁激荡。

    越一日,内阁颁旨,令聂锋率军七万,迎战北燕铁骑,蒙挚率军十万,抗击大渝雄兵,择日誓师受印。

    在同一道旨意中,那位在帝都赫赫有名地白衣客卿梅长苏,也被破格任命为持符监军,手握太子玉牌,随蒙挚出征。

    临出兵的前一天,梁帝大概是被近来地危局所惊,突发中风,瘫痪在床,四肢皆难举起,口不能言。

    萧景琰率宗室重臣及援军将领们榻前请安,并告以出征之事。

    当众人逐一近前行礼时,梅长苏突然俯在梁帝的耳边,不知说了些什么,早已全身瘫麻的老皇竟然立时睁大了眼睛,口角流涎,费力地向他抬起一只手来。

    “父皇放心,苏先生是国士之才,不仅通晓朝政谋断,更擅征战杀伐。

    此次有蒙卿与他,乱势可定,从此我大梁北境,自可重得安固。”站在一旁的萧景琰字字清晰地说着,眸中似有凛冽之气。

    梁帝的手终于颓然落下,歪斜地嘴唇颤抖着,发出呜呜之声。

    曾经的无上威权,如今只剩下虚泛的礼节,当亲贵重臣们紧随着萧景琰离开之后,他也只听得见自己粗重的呼吸声,在这幽寒冷硬、不再被人关注的深宫中回荡。

    第二天,两路援兵的高级将领们便拜别了帝阙,束甲出征。

    如同当年默默看着梅长苏入京时一样,金陵帝都的巍峨城门,此刻也默默地看着他离去。

    到来时素颜白衣,机诡满腹,离去时遥望狼烟,跃马扬鞭。

    两年的翻云覆雨,似已换了江山,唯一不变的是一颗赤子之心,永生不死。

    初冬地风吹过梅长苏乌黑的鬃角,将他身后的玉色披风卷得烈烈作响。

    乌骓骏马,银衣薄甲,胸中畅快淋漓地感觉还是那么熟悉,如同印在骨髓中一般,拔之不去。

    放眼十万男儿,奔腾如虎,环顾爱将挚友,倾心相持。

    当年梅岭寒雪中所失去的那个世界,似乎又隐隐回到了面前。

    烟尘滚滚中,梅长苏地唇边露出了一抹飞扬明亮地笑容,不再回眸帝京,而是拨转马头,催动已是四蹄如飞的坐骑,毅然决然地奔向了他所选择地未来,也是他所选择的结局。

    尾声大梁元佑六年冬末,北燕三战不利,退回本国,大渝折兵六万,上表纳币请和,失守各州光复,赦令安抚百姓。

    蒙挚所部与尚阳军败部合并,重新整编,改名为长林军,驻守北境防线。

    在这次战事中,许多年轻的军官脱颖而出,成为可以大力栽培的后备人才。

    萧景琰、言豫津也皆获军功,只是前者因身世之故,辞赏未受。

    对于百姓、朝臣和皇室而言,这是一场完整的胜局,强虏已退,边防稳固,朝堂上政务军务的改良快速推进着,各州府曾被摧毁的家园也在慢慢重建。

    大多数欢欣鼓舞的人们在一片庆贺的气氛中,似乎已经忽略了那些应该哀悼的损失。

    但萧景琰没有忘记,他在东宫的一间素室中夙夜不眠地抄写本次战事中那些亡者的名字,从最低阶的士兵开始抄起,笔笔认真。

    可是每每写到最后一个名字时,他却总会丢下笔伏案大哭,悲恸难以自抑,连已怀有身孕的太子妃,都无法从旁劝止。

    元佑七年夏,聂铎从东海归来述职。

    但他与霓凰的婚事,萧景琰总是不肯答应,直到有一天,宫羽带来了梅长苏所写的一封信,他才默默首肯。

    婚后霓凰将南境军交给了已日趋成熟的穆青,随同聂铎叩别林氏宗祠,一起去了东境驻守海防。

    元佑...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