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74章 侍寝(5000)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174章 侍寝(5000)

    顾青弱眼底一寒,她从未暴露过身份,只墨兰心和明君在墨玉居的那次闹剧里才被怀疑,但也仅仅是怀疑,为何墨晚亭会说的这么笃定。

    不过,不管她如何解释,只那双和顾青弱一般无二的眼睛,还有周延对顾青弱已经深入骨髓的疯狂执念,都已将她认定是顾青弱了。

    可是,该否认时还是得否认,“我是君凝,墨御白的夫人,脸上既没有面具,也不可能会给周延侍寝,娘娘还是趁早将自己洗洗吧,那东西太脏,味道也不好。”

    顾青弱冷冷挑眉,指了指墨晚亭腿根处的东西。

    墨晚亭垂眸看了一眼,随即轻挑一笑,“这可是龙精,多少人梦寐以求的东西,你竟敢说脏,脖子痒了是么?!”

    顾青弱耸了耸肩,闭嘴不言。

    墨晚亭不屑的闭了闭眼,随即对外头怒吼一声,“本宫要沐浴,快去准备。”

    两人进了浴房,墨晚亭喊来伺候的婢女给她宽衣搓背,顾青弱则动作不紧不慢的自己动手,绝对不让任何人碰她。

    墨晚亭对此的反应就是冷哼几声,然后随了她去。

    “嫂子,你玩过三人的吗?皇上可是龙精虎猛,说不定晚上不只让你侍寝,本宫怕是也逃不了呢。”

    “……”顾青弱再次被墨晚亭给雷了个皮焦肉嫩。

    目光斜睨了一眼顾青弱的表情,墨晚亭拍了拍给她揉按肩膀的婢女,“阿婷,三人一起玩,你见识过没有?”

    那个被她叫做阿婷的婢女脸红着点了点头。

    墨晚亭立刻朝顾青弱扬了扬下巴,眼神睥睨下里巴人似的对她道,“瞧,我的婢女都比你有见识,真不知你到底是如何伺候我哥哥的。”

    顾青弱唇角微勾,淡笑不语。

    “看在你我情分一场的份上,本宫就大发慈悲教教你吧,皇上很爱腰肢细软的美人,待会他来了,你不如献舞一曲,将自己妖娆的身段展露出来,那日后你在皇宫的日子会好过很多。”

    ***

    专门安排亲王留宿的会馆内,墨御白一脸冷凝的坐在椅子上。

    韩英等人心急如焚的看着屋外的天色越来越暗,密密麻麻的禁卫军将会馆围的水泄不通。

    “小王爷,咱们闯宫吧,小王妃此时可是怀着小世子呢?”韩英急的双眼冒火。

    “小王爷,大不了咱们和周延拼了,鹿死谁手还不一定呢!”其他人跟着附和道。

    “叩——叩叩——”突然头顶的瓦片突然被人以一种特殊的间隔敲响。

    墨御白立刻抬头,随即,便看到一片手指大的纸片从头顶飘了下来。

    运功,伸手,转眼间,那片纸片便躺在了墨御白的手心里。

    “三更!”

    墨御白手心猛的一震,纸片便立即碎成齑粉。

    “通知下去,三更动手。”

    “是。”

    ***

    “皇上,你别急嘛,臣妾和嫂子都饿了,待会怎么能伺候好皇上,皇上身强体壮,待会收拾起人来,我们饿着肚子可难以招架,败了皇上的兴致罪过可就大了。”

    墨晚亭整个人挂在眼睛虎视眈眈盯着顾青弱的周延身上,**被她攥在手心里,周延冷哼一声,用力在墨晚亭身上掐了一下,闷哼一声,“小妖精。”

    让顾青弱坐在他旁边,牢牢握住她一只手,才肯答应用膳。

    一桌饭吃完,顾青弱忍着恶心艰难的撑到最后,眼看周延看着自己的目光越来越露骨,顾青弱急忙起身,对周延盈盈一礼,“皇上,你若答应臣妾一件事,臣妾就乖乖摘下脸上的面具如何?”

    顾青弱此话,无异于直接承认了自己的身份,周延眸色倏然加深,“好。”

    顾青弱淡淡勾唇,“臣妾知道一曲绝美舞曲,叫霓裳羽衣曲,正是献给帝王之佳作,今日月色清亮,臣妾想献给皇上,不知皇上可否成全臣妾的心愿?”

    跳舞?

    周延眯起眼睛,似是不敢相信顾青弱的要求竟然如此简单。

    两人对视了半晌,周延没有看出任何破绽,便点了点头,“好。”

    顾青弱笑了起来,“这舞需要许多舞姬与臣妾配合,皇上能否找来些舞技精湛的人,臣妾略指点她们几下后,皇上便可看到这旷世神作了。”

    周延当然没有料到,顾青弱这一指点,便指点到了三更天。

    眼睛黏在顾青弱身上似的,却伸手够不着,长久的时间将周延的耐心消磨干净。

    他暴怒的从高台上站起来,指着顾青弱,暴怒的下令,“青弱,给朕过来。”

    他不要看什么劳什子舞曲了,他只要她,要她伏在自己身下,哭泣求饶。

    然后,狠狠的拒绝!

    不停的凌虐她。

    看她还敢不敢联合墨御白骗了他两年,让他两年来每个日夜想她想的发疯癫狂。

    那种疼痛,他一定也要让她尝尝。

    过了今晚,墨御白也别想在活在这个世上,从此之后,她必须留在自己身边,时时刻刻被他压在身下!

    顾青弱心底渐渐升起一股冰凉,看着周延越来越近,那股凉气逐渐蔓延至全身。

    墨御白!

    你……此时在哪里?在做什么?

    难道,你不知若是你再不出现,她就要坚持不住了吗?

    她不想与他玉石俱焚,因为肚子里还有个小世子呢!

    就在顾青弱就要绝望的时候,突然想起一声撕裂夜空的尖锐喊叫。

    “皇上——!不好了,玉玺被盗了!”

    “什么?!”周延脸色一顿,随即转身朝声音传来处望去,蒙着一层阴戾的脸扭曲起来。

    顾不上再和顾青弱如何,周延立刻朝御书房奔了过去。

    舞姬们看着周延大步离开,随即将顾青弱和墨晚亭围在中间。

    墨晚亭拉着顾青弱的手,低声道,“随我来。”

    顾青弱眼底没有任何惊讶,飞快的跟她跑了起来。

    若是一开始顾青弱心中恨急了墨晚亭的不知羞耻,变心冷漠,那在浴房里的种种,却不得不令她怀疑了。

    那些故意说出口的靡靡言辞,那些带有深意的字句,让她不得不怀疑,墨晚亭是在帮她。

    这样的想法一旦进入脑海,方才在大殿上的种种便重新闪过眼前,俱都成了另外一种解释。

    周延要摸她的脸,墨晚亭正好抱住他的胳膊。

    周延要强要亲王夫人,墨晚亭提议将她留下。

    之后种种,不过是教她如何拖延时间。

    直到此刻,跟着这个瘦弱的女子穿过重重宫殿,进入一个废弃了不知多久的宫殿,看到眼前的暗道时,她却只想转身给她一个拥抱。

    对她说声对不起。

    可是,任何语言都是苍白无力的。

    无论做什么,也不能弥补她受到的伤害。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