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六百一十九章 千错万错,千万不该!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李游的恶尸不是玩家,是属于npc,一个拥有准圣记忆的npc,修炼起来的速度,只要有足够的资源……恶尸能够修炼到什么程度,完全是可以预料得到的。

    李游的恶尸来到步山水府,简直就是如入无人之境,一剑横扫整个步山水府,秒杀所有的水族妖怪。

    现在,整个步山水府之中,只要在恶尸攻击范围内的,除了恶尸不想杀的,剩下的都死得干干净净,连尸体都被恶尸给吞噬得渣都没有。

    恶尸抓着一只妖怪,问:“李残梦在哪里?如果你说不知道的话,那就可以去死了!”

    “被大王带到密室里面去了……”

    “密室在哪里?”

    “那……”

    “虽然你知道,不过也一样要死!”

    恶尸一路杀,杀到了食人鱼大王的密室门口。

    这个时候,密室之中的食人鱼大王,正看着冰封起来的李游,很开心……外面的战斗他是一点都感觉不到,这密室布置的阵法,将密室里面和密室外面,完全隔绝成为了两个世界。

    摩拳擦掌的食人鱼大王,口水止都止不住,不停的往外流。

    这是先抽血换髓呢?

    还是先吞噬灵魂大脑呢?

    轰!

    一阵巨大的爆炸声突然响起,食人鱼大王转头,就看到自己这坚厚无比的密室,竟然被轰开了,而在密室大门之外,站着一个人,一个修士,一个和他的修为相同,同样都是筑基期后期的修士。

    “该死!竟然是天剑门的剑修……”

    食人鱼大王立即对着站在门口的修士大声叱问:“你这剑修,本大王与你天剑门,井水不犯河水,胆敢来犯我步山水府,不怕我步山水族,找你们天剑门麻烦!”

    站在密室门口的剑修,连看都没有看食人鱼大王一眼,视线全部都停留在面前被冰封起来的李游身上:“先天血脉,先天灵根,先天灵体……没有想到,你竟然竟然还有这样这种奇遇!不过这样一来也好,都是我的了!”

    冰封的李游,没有动静,好像在冰块之中,陷入了永恒的睡眠状态。

    李游没有反应,食人鱼大王可是有反应,一听这个剑修这么一说,显然是认出了李游现在的状态,显然就是想要抢他的成果,摘他种植成熟的桃子。

    这可以吗?

    食人鱼大王手中立刻就出现一把鱼骨剑,身形一闪,闪到了李游的面前,正面与剑修对视:“竟然被你认出来了,那你今天就别想离开这里了!”

    食人鱼大王知道天剑门剑修很厉害,可是他也不差,绝对是筑基期妖修之中的高高手,寻常的筑基期剑修也不可能是他的对手。

    “哦!”剑修看到食人鱼大王挡在自己的面前,微微一笑,还是没有理会这个食人鱼大王,别说这种筑基期的妖修,就算是金丹期,元婴期,也不被他放在眼里,淡淡的说道:“李残梦,被装睡了,如果你不想留下什么遗言的话,我就直接送你上路了!”

    被无视的食人鱼大王,怒火中烧……它可是从来没有得到过这样的待遇,竟然不被一个筑基期的剑修放在眼里。

    只是,突然间,食人鱼大王就感觉到背后一凉,好像有什么冰冷的东西插入了自己的后背……整个神情都呆滞住了,生命力在这一瞬间,几乎是流淌得干干净净。艰难的扭过头去,就看到自己的后背,被一柄冰剑插入。

    视线往上移动,看到的是本来紧闭双眼的李游,竟然睁开了双眼,手中正握着那一柄刺入自己后背的冰剑。

    哐!

    将李游冻结冰封起来的冰块,也在这个时候突然崩碎,化为一点点的碎碎冰,洒落在地上。

    “你……”食人鱼大王只吐出了这一个字,就扑通一声,应声倒地。

    剑修看了一眼倒在地上的食人鱼大王,对着李游淡淡的说道:“肉身死亡,灵魂湮灭……看来,你不仅是激活了血脉,还领悟了法则。我猜,你领悟的,应该是混沌法则吧!混沌法则可衍化一切天地法则,才能够做到冰中生存,取冰化剑。”

    李游却是一点都不淡定,从他听到剑修的声音之后,就淡定不起来了。看着面前的剑修,瞬间就想明白了一件事情,说:“命运宿敌,计破血!没有想到,你竟然转世成为计破血。幸好我没有进入天剑门,不然的话,可能在进入天剑门的第二天,就死在了你的剑下了!”

    计破血,李游的恶尸转世者,笑了一下:“没错!幸好你没有进入天剑门,不然的话,我一定会按照你想象中的计破血那样,给你一个我就是计破血的印象,然后在命运之战中,给你致命一击!”

    李游说道:“你当初使用六道轮回之时,应该就已经知道,你会转世成为计破血了吧!”

    “没错!我用伏羲罗盘推算过,只要使用六道轮回,我就能够转世成为计破血,而你则是转世重生,而不是转世轮回!”计破血说道:“你在明,而我在暗……可惜,你是玩家,你的思想不是这游戏系统能够决定的,伏羲罗盘能够推算到你的起点,却没有办法推算到你的走向,就好像,你竟然拥有先天血脉,并且还能够激活成功一样,伏羲罗盘也不是万能的,不是什么都能够推算得到!”

    李游淡淡的笑道:“说这么多,你为什么还不上来杀我呢?”

    “杀你!你当我感觉不到你身上那细微到几乎看见的冰甲吗?”计破血冷笑了一声,说道:“蕴含着法则之力的冰甲,我可打不破……不过,那些冰,并不是属于你的,而是这个食人鱼大王使用灵力妖法制造出来的,你要控制冰甲,需要消耗不少的能量,我估计……你到现在,都还没有领悟意境吧,不然的话,也用不着被这小小的筑基期妖怪冰封起来,准备偷袭他。而且,你一看到我,也没有主动攻击,就更加说明你没有领悟意境。不然的话,拥有意境,能够发出剑意,加上你的法则之力,你完全可以使出不完整的诛仙剑道,那我是万万不可能抵挡得了的。”

    李游知道自己的手段被对方看破,也没有怎么样,倒是慢慢的尊下身子,将食人鱼大王尸体上面的储物袋给解了下来,拿在手中,同时将食人鱼大王手中的鱼骨剑给捡了起来,拿在手中。

    李游握着鱼骨剑:“中品灵器,十五层禁制,不过也能用一用了!”

    收好储物袋,拿着鱼骨剑,将食人鱼大王的尸体收进储物袋,李游站了起来,对着计破血说:“既然你不出手,那我可就要走了!”

    “走!请便!”计破血直接就让出了一条路,微笑着说。

    计破血根本就不担心李游能够从他的眼皮子底下消失,一个凡人,能够逃脱得了一个筑基期后期的尾随,那就真的逆天了。

    这计破血,碰上了那不打是不可能的,只是李游没有远程攻击手段,而计破血现在又看透了李游的一张张底牌,不可能会给李游近身战斗的机会。

    李游身上的能量有限,不可能坚持得了太长时间,时间一到,身体之中的能量耗尽,计破血也就只要站在远处给李游来一道剑意,就可以轻轻松松的解决李游。

    李游刚刚跨出密室大门,就听到远处传来一个大声呼喊的声音:“计师兄,你说的那个能够以凡人之体,杀死炼气期十层修士的剑神在哪?找到了没有?”

    李游听到这声音转头看着计破血,就看到了计破血脸上挂着邪恶的微笑……只见,从远处来了几个身影,一个个都是炼气期十层的修士,手中都拿着一柄滴血的长剑,还有一个个储物袋,显然都是刚刚斩杀了不少的妖怪。

    这...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