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460章 番外乱世【39】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不堪江离云的冷漠惨然离世,靳梓汐才回想起过往种种,也不知是对是错。

    入夜时分,她哄着孩子睡去,江离云却迟迟没有出现,心想这个时候他估计是不会来了,也许是国事缠身,也许是吴婉月的离世令他有些无措,不过不管什么原因,靳梓汐都知道,这个世界上没有谁会陪谁一辈子,也没有谁会和谁相守到老。

    三年时间,他也应该厌倦了,看透了。

    不料,这一夜,江离云还是带着一身疲惫来了,静悄悄的坐在软榻边,轻抚靳梓汐的睡颜:“对不起,阿月一走,大臣们便乱了阵脚,他们是知道你的存在的,有的说让你入宫,有的说让我纳妃,可我总觉得这样其实也挺好,看着你和孩子相安无事,快快乐乐,自由自在的生活在朝阳宫,我就已经心满意足,不想再求别的事……阿靳,你是明白的对吧,孩子已经叫我爹了,如果不是你这样嘱咐他的,他怎么会叫我一声爹呢?其实三年前你抱着孩子出现的那日,提起太子一事,只是想告诉我,你生了个儿子对不对?我一直知道你是怎么想的,皇宫内苑是非之地,我们已经失去得够多了,不能再让孩子去那龙潭虎穴,也许我一早就该将所有一切交给三哥,常留朝阳宫与你相伴,若是也能像你一样习得琦年华功之术,像白神医和他夫人,或者像白如烟和君狂那样长长久久,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天下帝王都想习长生,你也不例外。”听到他的话,靳梓汐缓缓睁开眼,在黑暗中迎上江离云诧异的神色。

    “三年了,你还不明白我的心思吗?”

    “明白,你说这么多不过是想要琦年华功罢了,无论出于什么原因,看在你是孩子父亲的份上,我传你琦年华功心法。”说完这话,靳梓汐便和衣起身,点燃烛火,立于案前,提笔写下琦年华功心法,可刚刚落笔,那纸张就被江离云扯了去,尽数撕烂。

    “你笨,尤其是在感情这方面,真是笨得彻底,我等了你三年,你就当真不明白我的意思?我现在没有逼你入宫,是想舍去帝位留在你身边,难道你这样都不能接受?”

    难得他如此激动,靳梓汐缓缓抬眸看着他:“你不能舍去帝位,这三年来你所做的一切,天下百姓都看在眼里,即便你三哥也能善待百姓,可你有没有想过一点,经历了这么多事,你三哥的心境已是大不如前,如果连你都不能做到心无旁骛,他如何做得到?照我说,你想让你三哥的孩子即位也不行,杨芸现在虽然安安心心留在你三哥身边,可她是什么样的人你还不清楚?落井下石,攀龙附凤,原来她跟着侯夫人为虎作伥,要是让她当了太后,只怕以前的面目还会一一展现。你若是当真不愿娶别的女人,好,我会同你再生一个孩子,到时候让那个孩子为太子,即位,由你和当今月太后亲自教导,我相信他日后必定能成大器!”

    听靳梓汐这么一句,之前她对他所做的误会江离云都不想管了,只是呆呆问她:“你当真愿意同我再生一个孩子?”

    “是,反正现在为了照顾孩子,我不能离开朝阳宫,倒不如与你再生一子。”

    像是闲来无事才做出的打算,她说得风轻云淡,但江离云却万分开心。

    “阿靳,这是你自己说的,日后可不许反悔。”

    ※※※

    看到此处,朝阳缓缓一笑:“这个靳梓汐,还真是迟钝,这么好一个男人摆在眼前,竟然还推三阻四。不过我也理解她,怕是小时候见到母亲因父亲的死而黯然神伤,伤心离世,她也怕尝到那份苦楚,所以才不敢爱吧。”

    天宫之上,已是夜深人静,听到朝阳的话,夜墨也缓缓阖上了手中的竹简,夺走了她手中的书,用丝帕盖住了夜明珠的光亮,拉她去休息。

    “夜墨啊,我还没看完呢!”

    “也许,我们也该还要一个孩子。”

    “什……什么?”

    “这位靳梓汐的故事颇多,你今晚怕是看不完了,留着日后再看吧。”

    说着,便大手一挥,一片耀光之下夜墨便变作了玄冥的模样。

    朝阳愣愣看着他,这些日子以来,他总是以夜墨的模样出现,如果不是为了应付旁人,断不会变作玄冥的模样,照他的话来说,夜墨的模样较为好看,方便爬床……不,是方便与她亲近……可这时突然变成玄冥的模样,却让朝阳有些奇怪。

    屋子里,只有被盖住的夜明珠散发着微弱的光芒,他含笑看着她,轻轻抚上她的脸颊:“天父说得对,一个孩子继承魔界,一个孩子继承神界,我们也应该有两个孩子,就像靳梓汐和江离云的长子继承了朝阳宫,幼子继承了风华国主之位一样……”

    “诶,你怎么知道结局?”

    朝阳的思绪很快就被拉回,却见玄冥淡淡一笑:“因为你刚刚提到了幽冥神教,不觉得这个名字有些熟悉吗?”

    “幽冥神教……幽冥宫……倒像是冥界地府的名字……”

    “不错,这幽冥神教位在西域,正是地府禁地之边,冥皇就住在此方幻境之中,这幽冥神教便是由他一手建立,我看,当初赠药给江离云的人,恐怕正是冥皇的妻子唐心。”

    “原来如此。”听玄冥这么一说,朝阳顿时恍然开朗,过了一会儿,不由会心一笑,“你这人平日里话不多,今天倒是有几分善言,还有什么事我不知道的,你还不快告诉我?”

    “朝阳。”他淡淡叫出她的名字,却是紧紧握住了她的手,“我是在讨你欢心,你明白吗?”

    纵然岁月流逝,万事更迭,可难得有人能像他们这样,与天地长存,真正的长相厮守。

    万年不过弹指之间,他知道,他们没有永生永世,却至此一世,便足以地老天荒。

    今生今世,有你有我。

    天地有朝阳,便有他玄冥夜墨终生相伴,直至天崩地裂,天地消亡。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