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正文 第1460章 番外乱世【39】(第1/2页)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吴婉月,你简直失心疯!”

    靳梓汐一边查看江少卿的伤势,一边回眸冷然看向吴婉月。

    可这个疯女人依旧不依不饶的狂笑着:“是我杀了他,是我的功劳,离云一定能重新接纳我,一定能重新接纳我……等着瞧吧,总有一天我也会亲手杀了你,将属于我的一切都夺回来!”

    “你还真是疯了……”

    看着这样的吴婉月,靳梓汐甚至想不起初次见到的那个温婉女子的模样,而这时,江少卿也缓缓抓住了她的手,细若游丝的露出了一丝笑意。

    靳梓汐原以为被匕首刺中,以江少卿的功夫不会有事,哪知此时却见江少卿面色苍白,唇齿发黑,疑心吴婉月是在匕首上涂了毒,一时更加愤怒。

    她知道江少卿是必须死的,甚至曾经想过要亲手杀了他,可如今,看着他捂着腹部的伤口倒在自己眼前,靳梓汐心里突然有种天崩地裂的感觉,这种感觉就跟母亲去世时一样,不是因为她对江少卿有着多少感情,而是相识一年,如今这些人都在眼前一一逝去,先是侯夫人,又是江少卿,如果江离云找不到解药,下一个便是江齐天!

    为了一个天下,牺牲这么多人值得吗?

    这一切到达是天意,还是自作自受呢?

    她突然不明白活着的意思,然而此刻,江少卿便缓缓开了口:“我是输给了你……不是输给了他……劳你替我问问父亲,他心中的好儿子究竟是什么模样……来生来世,若是我能做到他心目中那样的……他是否还愿意接受我这个儿子……”

    靳梓汐来不及说任何话,就看着江少卿呕出一口黑血来,她从未见过一个人是这样含着笑意离开人世,那种感觉,好似真真正正的解脱!

    带着吴婉月和江少卿的尸首回到凤华城之时,江离云也回来了,看着江少卿的尸体,他握紧了手中的药瓶,眼中亦有不舍。

    也是这时,靳梓汐才回过神来,抓住他的衣袖问:“你拿到解药了?”

    “嗯,幽冥神教的人不像我们想象中那么难缠,也不像白神医形容的那般恐怖,看来几十年风云瞬息变化,即便被中原武林称之为魔教,也不见得都是坏人,有一位女子出手相救帮了我,我看她在幽冥神教中有几分地位,面慈心善不像是坏人,所以我就将解药带了回来,应该是真的,我还是赶快拿去给白神医验药吧。”

    说完这话,江离云便忧心忡忡的去找白神医,正巧看见吴婉月被春花秋月等人带回来,一身狼狈,花容尽失。

    瞧见江离云,吴婉月想也没想就大喊道:“江离云,我帮你杀了江少卿,这些都是你欠我的,你不仁不义,为了一个靳梓汐,你牺牲了我,你想要牺牲我!”

    这个时候院子里梨月夫人正同几位将领在商量要事,骤然听吴婉月的声音远远传来,心里唯一一个念头便是糟了。

    而靳梓汐自然也听到了吴婉月的声音,从袖中抽出一封书信交给吓人之后便离开了凤华城,悄然回到了朝阳宫。

    她所能做的事都做了,也是时候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后来,春花秋月也回到了朝阳宫,靳梓汐没有问凤华城的消息,她们也没有提,只知道江离云在看到靳梓汐留下的书信后,整个人都变了脸色,她们只知道在短短三天之内,江齐天体内的毒素清楚了,但因为救治的时间晚了些,他从此以后再也无法像一个正常人那般行走,于是散尽家财,让他的妻妾自寻出路,有些人是走了,但有些人却留了下来,杨芸似乎比靳梓汐所想的更为重情义,她最终还是留在了江齐天身边,照顾他的生活起居。

    还有另一件事,便是江离云不费一兵一卒夺得了帝位,当然,这里面吴婉月也出了不少力,她没有坐上皇后之位,却被封为了贵妃,和靳梓汐留下的那封书信内容差不多,她告诉江离云,要想天下百姓安居乐业,就不能再次发动战争,借助吴婉月这步棋也不错,但可惜,最终没能如吴婉月所愿,她只是当了贵妃,却也只有一个空有头衔的贵妃罢了。

    三天之后,江离云便用奇门遁甲之术来到了朝阳宫,问及靳梓汐的下落,春花秋月道靳梓汐已然闭关,怕是要生产之后方才会出来,那个时候,江离云听到这番话只觉心急如焚,从来没听说过哪个女人独自生孩子的,偏偏靳梓汐异想天开,他只好天天都来打探靳梓汐的消息,可惜朝阳宫的禁地隐秘,只有一宫之主才知道禁地在何处,就连春花秋月此时也不知道靳梓汐的下落,无奈之下,江离云只好败兴离去。

    尽管如此,他还是每天忙完朝政的事后,便用奇门遁甲术赶来朝阳宫,等候靳梓汐,细数着日子,一天,一个月,三个月,半年……直到靳梓汐抱着刚出生的婴儿出现在他眼前……

    这八个月的等待春花秋月看在眼里也觉心酸,见靳梓汐终于带着刚出世的孩子出现,四人忍不住帮着江离云说好话,说什么江离云登基之后根本没有纳妃的打算,每天都会出现在朝阳宫等候,说什么姑爷情深意重,让靳梓汐考虑要不要随江离云入宫。

    建国凤华,建都凤华,这些都是靳梓汐后来才知道的事,春花秋月絮絮叨叨的说着,反而江离云一语不发,只是看着她手里的孩子。

    “我不愿做皇后,自然也不会让我的孩子做太子,你明白吗?”

    像是看穿江离云的心思,靳梓汐淡淡说出这话,江离云似乎早就料到她会如此说一般,只是平静的点了点头:“无碍,三**也怀有身孕,如果我无后,可以让他们的孩子即位。”

    听他这么说,靳梓汐反而有些不是滋味,却也没有再说什么,便抱着孩子去了清辉岛。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江离云果然就如梨月夫人当年所说的那样,天天都来朝阳宫清辉岛,陪靳梓汐吃一顿饭,或是喝一杯茶,逗逗孩子,从未听他再说让她入宫的事,也没听他提及立谁为太子。

    只是三年后,吴婉月突然上吊自尽,不堪江离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