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459章 番外乱世【38】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nbsp;  “就算能拿到解药,江公子也等不了了,哎,就算你有飞天遁地的本事,利用奇门遁甲之术找去西域,只怕也不会知道魔教的下落究竟在何处,我劝你还是放弃吧。”

    奇门遁甲之术这样的法术靳梓汐本就是不会的,不过江离云却会。这时,江离云不禁立即说道:“不如我去西域一趟,白前辈您再多说说有关魔教的事。”

    “哎,你们……罢了罢了,既然你们非去不可,那我就赶紧告诉你们吧。”白神医无奈的叹了口气,“魔教只是我们中原人士对他们的称呼,实际上,这个门派叫幽冥神教,就是如同幽冥界的鬼魅的意思。就连他们的教徒也长得如同鬼魅般丑陋,所以他们总是穿着黑色的斗篷,戴着黑色的面纱和面具,在夜里活动,要找他们的行踪,最好是在晚上。”

    说到此处,白神医便看了看外面的天色:“现在快要天亮了,你如果立即赶去还来得及。”

    “好,我即刻就走!”

    说完这话,江离云便立即转身离去,靳梓汐却叫住了他:“等等,你走之后,吴婉月能不能交给我处置?”

    江离云愣了愣,不明白靳梓汐这话是何意,更不知道靳梓汐打算对吴婉月做什么。

    当然,无论她对吴婉月做什么都好,他都已经不在意,便回眸冲靳梓汐点了点头:“好,你看着办。”

    江离云使用奇门遁甲之术离开之后,靳梓汐便又回厢房看了看江齐天,听见开门声,躺在床上的江齐天便缓缓露出一丝笑意:“脚步这么轻,来的一定是靳姑娘,对不对?”

    毒素已经入眼,靳梓汐知道他如今什么都看不见了,心底不由暗自叹了口气,面上却依然带着笑:“离云去帮你找解药了,相信很快就会有消息,不过我打算放走吴婉月,不是为了饶她一命,只是为了利用她将江少卿引出来,你觉得如何?”

    “你想好的事就做吧,我相信你会处理好这件事的,只是有一点……”江齐天说着,便将头偏向了靳梓汐所在的方向,尽管他看不见她,但空洞的双眸中,却充满了关切之意,“感情这种事是万万不能推让的,无论吴婉月曾经和四弟是怎样的关系,四弟如今喜欢的人是你,你又怀了他的孩子,不管吴婉月再对你说什么,做什么,你都要记住,四弟与她再无半点瓜葛,不要同情她,不要再被她的虚伪所蒙蔽。”

    “我知道,其实我一直以来只是想找一个不杀她的理由而已,既然这一次江离云将这件事交给我处理,我会看着办的。”

    说完这话,靳梓汐便嘱咐江齐天好好休息,独自去了石房。

    天已经快亮了,也不知道江离云有没有安全到达西域,石房外只有梨月夫人和一干守卫守着。

    “他们参军也不过是为了能有一口饱饭,而且这些人各个身强体健,杀了倒也可惜,且不善待俘虏,不可称之为善意之师,宁可放之、弃之,不可杀之。”

    听梨月夫人对其他将领说出这番话,靳梓汐不由缓缓一笑。

    十多年不见天日的活着,能保留这份善心实属不易,若换做旁人,这会儿恐怕早已打开杀戒!难得梨月夫人还以大局为重,教导其他将领要善待俘虏,靳梓汐不得不佩服这个女人的胸襟。

    见靳梓汐到来,梨月夫人便停止了谈话,让各位将领暂时散去,转而迎上她:“江齐天的情况还好吗?”

    “江离云用奇门遁甲术去西域给他找解药了,一个叫幽冥神教的地方,我从未听闻,也不知道他会不会有危险。”

    不过梨月夫人似乎并不担心江离云的情况,反而更加担心靳梓汐:“你怀有身孕就不要管其他事了,这样跑来跑去难免伤身体,不过我也听说你不愿入宫的事,你这么决定也对,那些男人哪里知道女人的苦闷,即便离云日后当了皇帝,不再钠别的嫔妃,后宫也是是非之地,指不定还有多少女人像吴婉月那样费尽心思接近他,扰乱他,这种事我也不希望再见到,不过你也可以放心,我相信离云不会对你不管不顾,他会奇门遁甲之术,无论你住在哪里,他都能时时与你相聚。但现在你都已经有了身孕,就再也不能说你们是假夫妻那种话了,知道吗?”

    “我明白。”

    见靳梓汐点头,梨月夫人便露出舒心笑意:“对了,你这个时候还不休息,到这里来是……”

    “为了吴婉月的事,江离云走前答应我,将吴婉月交给我处置,我想放了她,引江少卿出来,翠烟来自西域,曾经是江少卿的人,如果吴婉月手上没有解药,那么江少卿可能会有,总之无论如何都要尽快找出江少卿,将所有事做个了结!”

    “你说的不错,这的确是一种好方法,但是太过明目张胆的放过她,必定会引起她的怀疑,到时候不见得能够引出江少卿,反而会打草惊蛇……你有没有什么好方法?”

    梨月夫人和靳梓汐所想的一样,所以靳梓汐也直言不讳:“大战了一天,就是铁打的人也需要休息,不用安排这么多人当值,我想就算明天来救她,以她的个性说不定自己也会跑出去。”

    梨月夫人点了点头:“你说得对,以吴婉月的性格她不会不为自己考虑,甚至每一步,她都早已经为下一步做了打算,只要我们放松警惕,说不定她就会想办法逃出去,到时候只要派人悄悄跟着她便可。”

    靳梓汐应承下来,她知道如果她告诉梨月夫人,她打算亲自跟踪,梨月夫人一定会阻止,只好不提这个打算。

    不过说起来,一整天不眠不休,她的确是累了,看了看尽头关着吴婉月的那间屋子,靳梓汐便离开了,嘱咐一直跟着她的春花秋月看着吴婉月动静,自己则去内室休息了一会儿。

    因为江齐天中毒,江离云又去了西域的缘故,靳梓汐一直睡得不踏实,天刚亮,花开就带来消息,说吴婉月果然逃走了,不过不是她自己逃走的,而是在一名士兵的协助下。

    “宫主,如此看来我们的人中是有内奸的,若不是因为我们素来从事随心所欲,恐怕这内奸能探到更多消息!”

    靳梓汐点点头,穿衣起身:“江少卿和江离云都是侯府的人,而这次江离云又是用的侯府的兵力,难保没有内奸。看来放走吴婉月不仅有可以引出江少卿的希望,还能揪出内奸,的确是个好计划。对了,梨月夫人知道了吗,其他人有没有事?”

    “夫人已经知道了,其他人全都相安无事。”见靳梓汐整理妥当,花开便跟着她走了出去,“现在夫人也在调查内奸的事,秋眉她们正追踪着吴婉月,我想,这个时候夫人已经无暇分身,吴婉月的事她是来不及处理了。”

    “正好,若是我现在出去,夫人必定会阻拦,有她追查内奸的事我也放心。”说到此处,靳梓汐便是一顿,愁上眉头,“我没有别的想法,只是希望在江离云回来之前,处理好所有的事,最好能帮江齐天解毒,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