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正文 第1459章 番外乱世【38】(第1/2页)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江离云担心江齐天的状况,实在没心情在这里与吴婉月多做纠缠。

    挥了挥衣袖,江离云便不耐烦的偏过头去:“如果不是为了谈条件,你会出卖江少卿?”

    “可你别忘了,我是你的未婚妻,是我担心你的安全让靳梓汐入府,是我安排她在你身边,你今天能站在这里,我也有一半的功劳!”

    “未婚妻?功劳?”听到这番说辞,江离云不禁冷笑,“未婚妻成为了我大**,功劳就是嫁给大哥之后不断兴风作浪,先是派人杀了五妹的心上人,又是派人追杀我妻子,如今更是下毒想要毒死三哥……你的功劳,难道就是想害得整个侯府家破人亡?”

    “做大事者不拘小节!”

    “想要不拘小节,以达目的的那个人是你!”

    她不知道,原来有一天江离云也会像这样嘶吼着同她说话。

    她也不知道,原来无论她怎么辩解,在江离云心里,她都已经是一个罪无可赦的罪人!

    “江离云,你真是鬼迷心窍,别以为我不知道,那些事对你而言都不重要,重要的只是我想杀了靳梓汐!”清丽的眼眸中只剩一抹凄凉,吴婉月苦苦冷笑,“因为一个靳梓汐,你跟她认识才多久,竟然把我们十几年的交情都忘了?”

    “当你杀了五妹的心上人的时候,在现场留下了属于我的月牙标记时,你有没有想过我们十几年的交情?”

    “如果我不那么做,如何取得江少卿的信任!你当我跟着他好过吗?你不知道他这个人表面上道貌巍然,实际上禽兽不如!他每晚逼着我同他做那种事的时候,我都恶心得想吐!”

    吴婉月的话根本就叫人分不清真假,尽管之前江离云就已经想到吴婉月会做出这番说辞,就如同她曾经对靳梓汐说的那般迫不得已一样。

    即便日后吴婉月对旁人说这些话,江离云也知道有些好事之徒是会听信的,到时候说不定天下人都会以为他真的是靠女人才拥有的这大好河山!

    “阿月,有一件事我希望你能够明白,今日非我必须来见你,是母亲和阿靳让我来见你。也许你会认为天下悠悠之口,你这番说辞总有人会相信,到时候天下人皆会以为我江离云当真如你所说的那般,利用女人夺得天下,再弃之如履……但堵住这悠悠之口最好的办法,便是杀了你!”

    说到此处,江离云眼中便露出吴婉月从未见过的危险光芒,在晦暗的石房,他就像一只隐忍的困兽,随时都有可能对她发出致命一击!

    “若是三哥没事,死,便是你最好的结局,若是三哥有事……我会让你比死更痛苦!”

    直到江离云拂袖离去,吴婉月才自方才的惊吓中缓缓回神。

    她何曾想到有一天他会对她如此冷漠?

    甚至出言说要了她的命?

    骤然间,吴婉月浑身无力的跌坐在了墙角,身上的铁链摇动得哗啦哗啦直响,身体,甚至依旧不由自主的颤抖着。

    “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会变成这样……我只是想拿回原本属于我的东西而已,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她泣不成声,眼中充满了绝望,站在门外的梨月夫人也只能无奈的长叹一声,推门而入。

    “阿月,若不是我一直生活在侯府的井底,我也不会想到你竟然会是这样的女子。”

    吴婉月猛然抬头,未料梨月夫人会瞧见她最为狼狈的一面,却只是狠狠抹了一把眼泪,狡辩道:“我有什么错?他那个时候装疯卖傻,你们都知道,却只有我不知道!我试探过他,可他依旧不肯告诉我!”

    “他是为了保护你!”

    “不,他根本就不是为了保护我,至始至终他都只是把我当外人罢了。”吴婉月激动的说着,重新站了起来,“如果他真的为了保护我,我嫁给江少卿的时候他就会阻止!就算他迫不得已,也应该暗中提醒,可他什么都没做,眼睁睁的看着我跳入这个火坑,看着我一步步掉入江少卿的陷阱,而他呢,他做了什么?何曾为我做过一星半点?”

    “没有吗?当时侯爷根本不知道离云是装傻,问你要不要取消婚约或者推迟婚期,你当初是怎么说的?”回想起往事,梨月夫人便觉一颗心绞痛,“那时候你口口声声说再等等看,不远万里来看离云,我还以为你是真心为他好,但也是你来的那天,江少卿同你说了一番话,夜黑风高,你们自以为没人听到,可我却听得一清二楚。他就只问了你一句,是想当江家的四少夫人,还是想当未来的南湘皇后!就只是这么一句话,你回去后便改变了主意,嫁给了江少卿……阿月,你心中早有贪念,当初若不是因为你知道离云揽月公子的身份,你怎会愿意同他定亲?若不是因为你知道江少卿想做皇帝,你又怎会央求你爹改变婚约,改嫁江少卿?”

    当所有**被拆穿,吴婉月脸色一片苍白:“不是这样的……不是这样……我是真的爱他,真的……”

    “真的?”梨月夫人不由苦笑,“你还要我说更多的事吗?为了试探离云是真疯还是假疯,你先是当众和江少卿亲热,又是借刀杀人,这一桩桩、一件件,说出来你不嫌害臊,我都替你害臊!”

    吴婉月捂住耳朵不愿再听,梨月夫人也不忍再说下去,将手上的食盒放下便离开了石房。

    而另一边,靳梓汐听江离云说吴婉月不愿说出江少卿的下落,也没有解药时,白家的神医也赶到了,替江齐天查探一番后,白家神医也是束手无策。

    “这种毒很奇怪,浑身上下,无孔不入,不止血液,骨髓,肌肤……无论是什么地方,迟早都会被这种毒素所占据。哎,即便是白家的人,恐怕这次也帮不到这位公子,回天乏术啊。”

    “可我不明白,西域魔教究竟是什么来头,为什么他们的毒会这么厉害?”

    这次来的正是白如烟的父亲,如今已是百岁高龄,因为修炼琦年华功的缘故,看起来依旧只有四十岁左右的模样,但胜在见多识广,天下事没有他不知道的。

    白神医道:“我记得是八十年前的时候,我刚刚离开道派,和妻子在寻找住处的时候,曾经遇到过一位抱着婴孩想要去西域的女子。那时我妻子刚刚有孕,怀上如烟,与那位女子比较投缘,两人多聊了几句,便听那女子说她去西域是为了寻找孩子的父亲……”

    靳梓汐反问:“孩子的父亲被魔教的人掳走了吗?”

    “非也,非也。”白神医缓缓摆手,“八十年前的魔教教主,正是那孩子的父亲。”

    这个消息无疑令靳梓汐震惊:“白前辈,您说凭借这八十年前的交情,有没有办法从魔教手中拿到解药?”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