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正文 第1458章 番外乱世【37】(第1/2页)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想到此处,靳梓汐立即帮江齐天检查伤口,发现他后背裂开了一条极长的口子,还在不断的流血!

    情急之下,靳梓汐只能暂时封住他的穴道,阻止血液流动。

    除此之外,她也没有别的办法。

    如今她和江齐天完全被困在一堆石堆和尸体之内,靳梓汐只能勉强扶起江齐天的胳膊,在狭窄的石堆缝隙中支撑起来,用内力强行打穿四周的石壁。

    又是一阵轰隆隆的声响,江齐天渐渐转醒,迷迷糊糊看着靳梓汐在浓烟之中大口大口的喘气。

    “咳咳,如何?之前把我说得这么不济,方才还不是我救了你。”

    一张口,江齐天就被浓烟呛到,靳梓汐忍不住白了他一眼:“有功夫说话,不如把力气留着待会儿逃出去!”

    很明显,江齐天察觉到靳梓汐的体力大不如前,原以为她也受了伤,在浓烟中小心翼翼的观察了一番,发现靳梓汐身上的血迹都是他的,倒没有明显的伤口。

    暗地里松了口气,两人冒着尘土一步步往外走,一路上也不知踏过了多少具尸体,空气里除了飞扬的粉尘,便是满布的血腥味。

    走出石堆之后,远远的又听见厮杀声,靳梓汐四处打量了一番,便对江齐天道:“我先陪你回去疗伤。”

    “这点小伤不碍事,还是救人要紧!”

    靳梓汐看了看他,缓了缓后方才说道:“好,等我运运气。”

    “你到底怎么了?”以靳梓汐的身手,不可能运功击碎一片石头便累成这样,江齐天直觉靳梓汐身体有异,连忙拉住她的手腕查探,哪知靳梓汐便立即挣脱了回来。

    “你不用看了,我没事。”

    “你脉象有异!”

    “不懂就别学人探脉,我脉相根本就没问题!”靳梓汐瞪了他一眼,黑眸一转,神色暗淡,“我身体没事,只是怀孕了。”

    听到这话,江齐天不由哑然失色,半晌之后方才追问:“四弟知道吗?”

    “我也是刚刚才知道的,他当然不可能知道。”

    “那你还跑来战场?”江齐天只觉头疼,难怪刚刚她说要回去,这会儿只得立即说道,“走,我们回去,一起回去!反正四弟和大哥这场仗有得打,梨月夫人也赶来了,还有那么多武林人士相助,就算少我们两个也无碍!”

    靳梓汐点了点头,和江齐天率先回了凤华城,朝阳宫和侯府的军队也在此时源源不断的赶来。

    靳梓汐微蹙着眉头坐在院子里喝茶,江齐天却急的在院子里来回踱步。

    “怀孕的人又不是你。”看着他这样子,靳梓汐就想发笑,“你以为你来回走几步,我肚子里的孩子就能没了吗?”

    听了这话,江齐天顿时顿住脚步,尴尬一笑:“你说的对,你怀孕,我着什么急?”

    说完,他便安安心心的坐下,任由丫鬟帮他上药疗伤:“不过话说回来,你和四弟不是假夫妻吗,怎么会怀孕?”

    靳梓汐愣了愣,好奇的看向他:“你很喜欢管别人的事?”

    江齐天小声的嘀咕了一句:“既是真夫妻,何必遮遮掩掩?”

    像是听见了他的话,靳梓汐也只是无奈一笑:“我行我素惯了,我不适合成亲,也不适合入宫,不过有个孩子也不错,至少以后我不会太寂寞。”

    “我看你啊,就是因为被你娘一个人带大,所以才不知这人间感情。可你也别忘了,你娘去的那么早,将整个朝阳宫都训练成杀手,全是为了替你爹复仇。其实这便是感情……有的时候我也不懂这玩意,怎么就能叫人这么义无反顾呢?”

    “你娶了一堆夫人都不知情为何物,你还指望我怀个孕就能悟出来?”靳梓汐微微叹了口气,“每次想到这件事就心烦,以后别再提什么真夫妻假夫妻的事了。”

    “好!反正你又不是我的女人,我着什么急?”

    这一仗一直打到天黑都没有消息。

    靳梓汐坐不住,便到城楼上看了一会儿,只见凤华城外一片浓烟四起,尘土飞扬,只能听到战鼓声和厮杀声,完全看不到战场上的情况。

    回去之后,靳梓汐就把这一情况告诉了江齐天:“你有没有觉得很奇怪,都厮杀了一整天了,他们没理由不休息,从白天打到晚上,谁还有心情敲战鼓?”

    听靳梓汐如此说,江齐天也产生了疑虑:“如果不是真的有大军源源不断的赶来,就必定是在唱空城计,绝对有诈!”

    说完这话,江齐天又连忙神色紧张的说道:“诶,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但凡事也要有个度,更何况你现在还怀着孩子,我劝你还是打消再上战场的念头,就算要去一探究竟,也是我去!”

    “放心,用不着你,也用不着我。”说完这话,靳梓汐便再次仰望灰蒙蒙的天空,“这样的情景像是刻意在阻止我们传递消息,到处都是黑漆漆的,只能靠人力潜入,就怕其中龙潭虎穴,有去无回……”

    其实靳梓汐的担心并不是没有道理,之前她也派了朝阳宫的人出去打探,却始终没有消息,靳梓汐也完全相信,她派出去的人不是已经遇害,就是被什么事缠上了身,如果不是现在外面的情况对身体无益,她真想去看看战场上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而这时江齐天心里也在想,点燃火药的是吴婉月,刻意制造战场混乱的会不会也是她!

    将春花秋月四人派出去查探后,没过多久靳梓汐就发现江齐天也不见了,心想江齐天一定是不放心战场上的情况,所以跟着春花秋月悄悄溜了出去,想到此处,靳梓汐只得无奈长叹一声,刚开始的时候,还以为这侯府的三少江齐天是个无可救药的狂妄草包,没想到渐渐了解他的事情之后,才知他一生不易,倒也是个热心肠的人。

    此时此刻,烟雾弥漫的战场中,江齐天在春花秋月的带领下快速穿梭着。

    “三少,您说您是来帮忙的,怎么我看着,您这么像是来拖后腿的呢!”

    “是啊,轻功不济、内力不济就不要学人家逞英雄,到时候您要是有个闪失,我们还没法跟老侯爷交待!”

    被一群小丫头讽刺,江齐天还真受不了,却也只得尴尬一笑:“得了吧,这个世界没人真的在意我的生死,我就算真的有事,你们也不需要同任何人交待,而且,我来这个倒不是为了打探什么消息,只是想告诉四弟一个好消息。”

    闻言,春花秋月四姐妹皆在浓烟之中好奇的看向他,可江齐天就是卖关子,怎么也不肯将靳梓汐怀孕的消息告诉她们,春花秋月觉得无趣,便没有再问,只是战鼓声越来越近,众人的心情也不由紧张起来。

    “先看清楚究竟是谁的人在前面,若是江少卿的人,我们直接走,不必理会。”

    江齐天匆匆说着,花开便点了点头,率先走了出去。>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