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457章 番外乱世【36】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这辈子什么都做过,却从未上过战场打过仗!这次,你可一定要让我做先锋!”

    “你做先锋?跑商马车被人动了手脚不知道,被人抢了货物也要我去帮忙,我看这先锋还是我来做吧,免得你有什么事我还要去救你!”

    “哈哈,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我还以为我若是出了什么事,靳姑娘会见死不救呢!”

    看着靳梓汐和江齐天有说有笑,江离云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都不知道他们的关系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好的。

    “事情都让你们做完了,我做什么?”江离云说着,便将靳梓汐拉入城门,“先回去商议一番再作决定也不迟。”

    就在江离云等人商议作战计划之时,江少卿已经领兵来到凤华城外。

    “想不到我说了那么多话,他还是这么等不及!”靳梓汐没心思再想什么作战布局,快速走到街道上,发出信号烟弹,希望大后方的侯府军队和朝阳宫的人能够立即前来相助。

    不多时,城中所有武林人士便集合在了一起,在江离云的带领下,准备同江少卿的军队开战。

    靳梓汐和江齐天也没有闲着,领着一小批队伍准备悄悄潜到敌军后方,前后夹击。

    那时如何也没料到,最先赶来的会是梨月夫人,她只领了两千兵马就立即赶来同江离云会和。

    两军相战,若不是亲眼目睹梨月夫人还活着,依旧风华正茂,江少卿和侯夫人根本就没有想到,她真的还活着!

    “儿子,你看,那女人居然还活着!还活着!”拿着西洋镜目睹了这一切的侯夫人顿时气得浑身发抖,“下过毒,放过火,什么方法我都用过,没想到她竟然还活着!”

    她从未想过有一天会亲自上战场,可看到这个女人,就好似看到自己一身荣华和恩宠是怎么一步步失去的,不由怒火攻心。

    侯夫人一把从江少卿手中夺过马鞭,翻身上马:“我也是他的妻子,我也是他的女人,为什么他要将所有宠爱和信任都给了那个女人,半点都不留我?!”

    不知为何,那一刻江少卿完全能够感受到母亲心中怒火,他曾经一直以为母亲做任何事都是为了争名逐利,可就在方才那一刻,看着母亲策马离去,江少卿才明白,原来母亲当初是真的爱过。

    烦躁的内心仿佛下了一场雨,那种滋味并不好受。

    以母亲不达目的不罢休的性子,江少卿知道,这一战他和江离云终将失去很多很多。

    凤华城外马蹄阵阵,尘烟四起,中原大地却在这时迎来了秋季第一场大雨。

    烟雨朦胧中,靳梓汐和江齐天趴在山头,观察着战场上的一举一动。

    马蹄声、厮杀声不绝于耳,叫人听了,心情也越发激昂!

    很快,他们便看到梨月夫人所率领的军队和侯夫人的兵马厮杀在了一块。

    侯夫人狠是狠,但多年养尊处优下来,她的武功和兵法战术完全不如梨月夫人,可靳梓汐还是有些不放心,拍拍江齐天的肩,示意他一同过去看看,哪知江齐天却笑说:“女人打仗我可不感兴趣,何况这一次还是私人恩怨。”

    “江少卿和江离云开战,难道就不是私人恩怨?”靳梓汐忍不住白了他一眼,懒得劝说,便独自下了山。

    看着她离去,江齐天只得无奈摇头,悄悄跟在后头,也不叫她。

    只是刚下山不久,靳梓汐便察觉到有几分不妥之处,雨后的空气里好似弥漫着一股奇怪的气氛,刚开始她以为是毒气,后来发现身体并无异样,便没有太过在意。只是远远就听侯夫人在兵马中嘶声大喊:“这些年来一直传闻西后院闹鬼,说是你阴魂不散,呵,那个时候我就在猜测你是不是没死!没想过你当真没死,十几年来还就活在我眼皮子底下!为了让我不再有机会杀了你,所以你们一同想出的这个计划,是不是?!”

    即便细雨朦胧,尘土飞扬,一身锦衣的梨月夫人好似半点不染风尘,高坐在马背上,挺直了后背,冷然的逼视着侯夫人:“错。隐忍这么多年,不是怕你杀了我,而是为了等到今天这样一个日子和机会,将你连根拔起!”

    锵的一声,梨月夫人手中长刀便劈断了侯夫人手中长矛,这个时候侯夫人只能立即掉转马头,企图躲过致命一击!

    “梨月!有些话也别说得太好听!你今日要杀我,无非也是想给你儿子打一片江山,无非也是想给自己争一个太后之位!说穿了我们都是一样的人,你有什么资格教训我?!”

    “你当谁都跟你一样无耻?!当年狗皇帝大兴**,你悄悄买了本禁书藏在府中,说只要侯爷刚休了你,你便上告朝廷,诬陷侯爷早有异心,让你的两个儿子和一个女儿,还有我的孩子全都一并诛连!而你那时再不是侯府的人,不用受到牵连!天下间哪里有你这般狠心的母亲,后来你如愿以偿,留在了侯府,可你又做了什么?几番兴风作浪,不惜下药,推自己的孩子落水,又假装什么改邪归正,使计让侯爷再次宠幸你……”说到此处,梨月夫人也渐渐红了眼眶,拿着长刀迟迟没有落下,“那个时候离云小不懂事,却也晓得问我,娘,爹不是不喜欢大夫人吗,为什么又跟她生了一个妹妹?我只好跟他说,离云乖,你不是想要一个妹妹吗?娘身体不好,所以只能让大夫人给你生个妹妹……可我后来为什么再也生不出来孩子,你最清楚!为什么离云只同翡琳交好,你也最清楚!你甚至看翡琳是个女儿,说女儿成不了大器,都是赔钱货,险些一把手掐死她!”

    “是啊!是我害得你再也生不出来孩子,也是我三番四次利用孩子争宠!”侯夫人满目狰狞的冷笑着,“可我不后悔!从来就不后悔!表面上我是侯夫人,是正妻,是这个家的女主人!可实际上我什么都没有,这个家所有的一切都是你的!他把爱给了你,信任给了你,所有一个女人需要的一切关怀全都给了你,而我,除了漫漫长夜的孤寂之外,什么都没有!”

    也不知到底谁更惨一些,说着说着,双眼便被雨水模糊,侯夫人含着一双泪眼,愤恨不平的继续说道:“你觉得我做错了,你觉得我十恶不赦!但你有没有想过,如果我什么都不做,什么都忍受,甚至放手成全你们,到头来我能得到什么?是能得到一句安慰,还是能得到一句感谢?不能,都不能!你们会彻底忘了我所做的一切,相亲相爱的在一起,然后原本属于我儿子的一切,都将属于你的儿子!”

    渐渐的,梨月夫人有所动容,听侯夫人一字一顿的说下去:“天下父母心,我有四个子女,不得不牺牲两个保住两个……也算我厉害是不是,如今我到底只牺牲了一个孩子便得到了今天的一切,我没输,你也没有赢!”

    “好!说得好!”急匆匆赶来的靳梓汐施展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