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正文 第1457章 番外乱世【36】(第1/2页)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事情在意料之中,却也在他意料之外。

    吴婉月下手太快,靳梓汐没有立即提起这件事,似乎也没有斩尽杀绝的打算。

    只是,如此一来,江少卿便落于下风……

    “我的确不知道这件事,不过我倒是相信是她所为。”说到此处,江少卿便含笑看向靳梓汐,“既已是事实,靳姑娘想如何解决?是杀了她,还是留她一条贱命给你处置?”

    “江少卿,吴婉月要杀的人虽然是我,但她好歹也是你明媒正娶的妻子,你怎么可以说出这种话?”

    “可既然三弟提起,靳姑娘希望我说什么?求你放过她?”江少卿冷冷一笑,黑眸中竟是嘲讽之意,“三弟提到这件事,无非是想我给靳姑娘一个交代,而我能给的交代便是这些。我不会护着她,要杀要剐悉听尊便,再者……她又不是不更事的孩子,做什么事之前应该早已想到后果,如果连这后果都无法承担,她有何资格做我江少卿的女人?”

    听到这番话后,靳梓汐一时讶然,但不可否认江少卿说的是对的。

    如果自己做的事,自己还没办法承担后果,便是下了一步险棋,难免显得吴婉月愚蠢。

    “如何,我给出的说法,二位可还满意?”江少卿说完,不禁微微叹了口气,“我知道你们来此无心和谈,我亦是如此,只是万世骂名,我可背不起。”

    “如此说来,这次大**是送了我们一份厚礼?”江齐天亦是冷笑着起身,丝毫不理会江少卿脸上露出了如何惊讶表情,便一把拉起了靳梓汐:“走,我们回去告诉四弟,就说吴婉月挑衅在先,这场战打起来我们也是师出有名,不必太过忌讳!”

    “等等!”此时此刻,江少卿总算有几分忧郁之色,猛然起身紧盯着江齐天携靳梓汐离去的身影,“有一句话我想问你很久了,是不是在你眼中,除了江离云之外,别的人都做不了好皇帝?”

    “不,只是南湘除外。”靳梓汐缓缓回眸道,“十年前,我第一次来到南湘之时,看到的是饥荒后漫山遍野的尸体。你知不知道那些尸体是怎么样的?面黄肌瘦,饿得只剩皮包骨,还有些缺胳膊少腿,连树皮都啃光了,活着的人只能吃死人,做父母的只能将自己的肉割下来给孩子吃!我问白家的**,南湘怎么会穷成这样,连解决饥荒的粮食都没有,可我的**却说,南湘并不穷,有钱的人数不胜数,最富裕的便是南湘的国库。当初我是打算跟随**去盗取南湘国库的,可那个时候突然来了一群和尚,一群少林寺的僧人推着粮食跋山涉水而来,江离云也在其中,那是他第一次以揽月公子的身份出现,也不过是个十岁大的孩童,即便他也穿着华衣美服,但至少还有一颗善心!”

    “八年前,我第二次来到南湘,正巧遇见南湘皇帝选秀,呵,他老眼昏花,早已分不出美丑,可下面的官员却借着选秀的名义,中饱私囊的中饱私囊,强抢民女的强抢民女。当年也是我亲眼目睹,为了一个十四岁的小姑娘,杀了她全家,那姑娘名叫叶阑珊,如今就在我朝阳宫,可人却不是我救下来的,而是江离云!”

    说到此处,靳梓汐眸光凌然:“还有数不清的事,数不清的人……杀贪官污吏除了我之外,便是他,整整十年!那些时候,你都做了什么?想着如何在侯府争一席之地,还是想着怎么陷害你两个弟弟?江少卿,你的确有勇有谋,也够奸诈,够狡猾,可你当真不适合当一个皇帝,你根本就没有一个君王该有的仁心!”

    看着江少卿微微震惊的神色,靳梓汐拂袖离去,哪知刚掀开军帐帘子,就发现帐外沾满了士兵,唰的一声,齐齐将长矛对准了靳梓汐和江齐天。

    江齐天诧异回眸,只见江少卿眼中闪过一丝异色,似乎这一幕也在他意料之外。

    “少卿,难道你又想放他们走?”侯夫人从人群中走了出来,犀利的眸光打量着靳梓汐,冷冷一笑,“当初在侯府还真没看出你居然这么有能耐,把周围的男人都迷得七荤八素,陪你出生入死……齐天,就算你不认我这个亲娘,也要认清你身边的这个女人,她……可是同江离云拜过堂的,你身边的妻妾已经不少了,难道也要为了这个女人不顾性命吗?”

    江齐天听清这席话,方才明白母亲派人拦住他们的去路,竟是想要杀靳梓汐?

    可仔细一想,他觉得这不太可能。

    靳梓汐的武艺有多厉害,就算母亲不曾见识,也有听闻,何必牺牲这么多人的性命,只为一个靳梓汐?

    “齐天,回到娘身边,少卿好歹也是你亲大哥,你怎么能胳膊肘往外拐呢?”

    侯夫人这么一说,江齐天才明白,母亲这不是想要杀了靳梓汐,只是单纯的想要拦住他的去路,想要拉拢他。

    江齐天不由暗自冷笑,早做什么去了,现在居然想到拉拢他?难不成母亲现在也稀罕他跑商赚的那些银子,结交的那些朋友?

    江齐天冷冷看着侯夫人,一语不发,拉着靳梓汐抬手挥开眼前的长矛,径自离去。

    “站住!齐天,你是不是真不认我这个娘了?还是你真恨不得要杀了我?!”

    “呵,我怎么敢做这么大逆不道的事,难道我就不怕天打雷劈吗?倒是母亲和大哥,仔细想想你们曾经对我做过什么,都说虎毒不食子,骨肉不相残,可怎么到了我这里,什么伤天害理的事都发生了?”

    说完这话,江齐天便拉着靳梓汐走出了军帐,骑马而走,再不回头。

    靳梓汐颇有些担忧的看着他:“我以为你怎么都不会比我更激动,没想到今天什么话都是你说的。”

    “哈哈,你这么说就不对了,刚刚四弟那些英雄事迹可都是你说的。你若不说,我还不知道四弟居然做了这么多了不起的事!你说的对,四弟的确适合当君王,也一定会是一个好君王!”

    转眼之间,江齐天脸上的愁色一消而散,好似什么都没发生过似的,靳梓汐真不知道他怎么这么好心态。

    回去的时候,江离云已经候在城门口,见两人相安无事,不由重重舒了口气。

    “四弟,这次和谈就像做戏,我若是你,就不打听和谈的内容了。”

    江齐天如此说,江离云反而更敢兴趣,却听靳梓汐说:“无非是他江少卿想做一回君子,不过你三哥说是吴婉月挑衅在先,就不用再同他们装什么君子,反正我们师出有名,不如直接与他们大战一场,胜负一定,他就没什么好说的了。”

    “好!我等这一天也等了太久了,与其同他们一直周旋,不如一战定胜负!”

    江齐天似乎没料到江离云会回答得这么爽快,这会儿不由大笑起来:“好,既然四弟你已经有了打算,我便协助你坐上这帝位!我这辈子什么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