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456章 番外乱世【35】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单单只是“朝阳宫”三个字便足以震慑众人。

    一来江湖上极少有人知道朝阳宫的宫主是一位女子,二来其中认识靳梓汐的人也屈指可数。大多见过她真容的都是一些江湖上颇有名望的前辈,而这些前辈几乎都已经隐世,身份行踪比靳梓汐还要难以捉摸。

    众人见她气度非凡,本就料到不是一般人,这时听她是朝阳宫宫主,又是江离云的妻子,一时惊讶得说不出话来,愣了半晌,才有一些江湖人士走出来,朝靳梓汐拱手施礼:“原来是靳宫主,失敬失敬。”

    “诶,既然是公子的夫人,称呼靳宫主会不会太见外了?”

    “各位不知道,我这位弟妹心气甚高,说什么都不愿追随四弟丰功伟业,日后入宫为后,到现在我都只敢喊她靳姑娘,不敢再叫她弟妹,生怕她一个不高兴,一把刀就架在了我的脖子上!”

    江齐天笑着说完,语气里也带着几分抱怨,江离云原以为他不会当众说出此事,没想到江齐天竟然还是说了,叫他一时尴尬不已。

    “俗话说人各有志,我不想当皇后有我的理由,你这么说,更像是拿把刀架在我脖子上,逼我做这个皇后。”靳梓汐也不生气,只是微微挑了挑眉,似乎还有几分得意。

    “诶,你又不是我的夫人,你做不做皇后不关我的事,只是四弟好脾气,才会问你愿不愿意做皇后,若换做我,你就是再不想做皇后,也会直接将你绑到宫里去!”

    虽然两人说着玩笑话,却也道出了一个事实,靳梓汐发现江离云的脸色整晚都很难看,心情也越发不好受起来。

    不就是个皇后之位吗,为什么大家都这么计较?

    靳梓汐闷闷不乐的回到了厢房,没过多久江离云也尾随着她回来了,两人站在廊下相对无言,靳梓汐也不知道该开口说什么好。最后反倒是江离云浅笑着先开了口:“你不用担心,三哥刚才那么说不是为了针对你,只是想给我提个醒,你别放在心上。”

    “我也没有别的意思,单纯的只是不喜欢一直待在一个地方,这个世间还有许多事需要我去做,而且我也认为以我的性格做什么皇后不一定适合,你还是选一位大家闺秀出生的女子比较好。”

    “阿靳,这件事不是这么简单,你是我的发妻,如果你不愿入宫为后,我情愿让中宫后位悬空,也不会迎别的女子为后。”

    他淡淡说着,廊下火红的灯笼照着他晦暗的双眸神色不明。

    靳梓汐张了张嘴,正想说什么,江离云就已浅笑着离去:“早点休息,如果你明天真想跟三哥一同去和谈,切记不要掉以轻心。”

    “等等!”头一次,靳梓汐追上他的脚步,拉住他的衣袖,“我睡不着,你今晚陪我好不好?”

    江离云缓缓吸了口气,独自居住在凤华城的这几个月,他每天都希望靳梓汐能陪在他身边,而如今她说出这番话时,他却有些不敢相信,垂眸看见她扣住自己手腕的纤纤玉指,缓缓露出一丝笑意。

    “好。”

    次日一早,江离云命人伺候靳梓汐梳洗,靳梓汐不知道为什么大家看他们的表情怎么突然会变得这么奇怪,江离云也是淡笑不语。

    临行前,江离云一边帮靳梓汐整理衣服,一边嘱咐:“虽然我知道以你的本事,此行断不会遇到任何危险,但江少卿是只老狐狸,难保他这次又会玩什么花样,总之小心为上。”

    “我知道。”

    出了院子,江齐天坐在马上,看着靳梓汐和江离云一同出来,不由微眯起了双眼:“看你们红光满面,该是小别胜新婚吧?”

    “三哥真是越来越会开玩笑了。”江离云说着就扶靳梓汐上马,“你们要知道,这次绝不是和谈,江少卿会想方设法激怒你们,如果他提出退让……”说到此处,江离云便看向靳梓汐,神色不明,“必定不安好心。”

    “放心,只要他敢耍花样,我就把昨天找到的刀拿出来,问问他怎么回事,就算不能让他退兵,让他头疼头疼也好!”

    说完,靳梓汐便骑马而走,江齐天与江离云相视一眼,方才追随靳梓汐走出城门。

    漫天黄沙之下,江离云站在城楼上微蹙着锋眉凝望两人离开的方向,回想起昨晚每一幕温存,心中感慨万千。

    她到底是留恋自由,更爱策马扬鞭,背影是如此的潇洒自如,好似一副水墨泼洒的画卷,天地间所有一切都为之相容。

    他到底是留不住她一辈子的……

    而另一边江少卿的军帐中,吴婉月正静静翻阅着行军地图,侯夫人则坐在一旁悠闲自在的喝着茶。

    “婉月,你说当初江离云装疯卖傻到底为了什么?究竟是为了逼我们一次又一次的对他下毒手,还是为了那位朝阳宫的靳梓汐?”说到此处,侯夫人幽幽放下茶碗,微眯着眼睛看向吴婉月,好似想从她那张平静的脸上看出些许端倪来:“其实你……也知道在想这件事,对吧?我知道你是他的人,曾经对他也是刻骨铭心,可如今事情的结果就摆在眼前,他到哪儿都带着那个女人,尽管那女人一直不承认,但是真是假,相信你也看得出来。”

    吴婉月没有作答,但听了这番话后,眼眸却是一暗,素手翻过地图,半晌后方才看向侯夫人:“婆婆,我愿意帮少卿,是因为我是他的妻子,但您也别忘了,您口中的那个女人也是跟江离云拜了堂的,女人的心思,您还不懂吗?”

    “懂?懂什么?懂他们之间是真是假,有几分感情?你派去的人不都说了吗,靳梓汐在朝阳宫,江离云在凤华城,表面上看他们是相互护持,平日里毫无联系,但实际上这次我们的人刚一出发,她就立即和江齐天一同前去凤华城……”侯夫人冷冷一笑,高挑着眉毛,“你若不信,只管等着看,他们的关系也许比你想象的还要坚固。”

    “婆婆,您说这么多话,无非是想激怒我,让我彻底对江离云失望,从此以后不再想着他这个人,一心一意的协助少卿。”吴婉月淡淡拨弄着烛火,眸光中含着几分冷笑,“我虽然出身名门,却不懂什么兵法战术,也不懂得尔虞我诈,只是如果一件东西不再属于我了,我便弃之如履,如果属于我,我怎么着都会抢回来。”

    闻言,侯夫人不禁目瞪口呆,心想就算吴婉月心里还想着江离云,也断不会将自己的想法告诉她,这话里必定有深意。

    只听吴婉月淡淡说道:“您想要当太后,我便想要当皇后,总之大家有同样的目标,便是一条船上的人,我爹也是看重了这背后的好处,才打算同你们合作。若不然,即便我是少卿的人,我爹也不会单单只是看重这门姻亲才答应帮忙,说到底,谁不想身在皇家,坐拥天下?您说是吗,婆婆?这番若是顺利,相信过不了多久,您就贵为皇太后了。”

    侯夫人一听这话便笑得合不拢嘴,不过片刻之后又是满脸愁色:“话虽如此,但你也知道那个靳梓汐不是好对付的,上次少卿又在她眼前演了一出苦肉计,我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