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正文 第1456章 番外乱世【35】(第1/2页)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一场大战即将一触即发。

    凤华城中,无论是武林人士,还是百姓,全都从家里翻出了盔甲和长枪。

    靳梓汐看着一家老小穿着战袍走出家门,顿时傻了眼:“那位老大爷这么大把年纪了,还要上战场?”

    江离云笑着摆摆手:“你误会了,要出征的是我们,而这些百姓得留下保卫家园……这些行动都是他们自发的,你根本阻止不了,若是同他们讲道理,他们反而还会跟你讲一大堆道理来,不信你去问问。”

    靳梓汐点了点头:“其实不用问我也知道,小时候母亲带我周游天下,有一次途经无双国,那时候无双国内乱,女子想要反抗当家做主,若不是亲眼见识,我也想不到会有女子上战场。可我记得,她们连像样的武器都没有,却照样上战场杀敌,同那些男子厮杀……你是没有见到当时的场景,她们为了当家做主,先是伏低做小,情愿做歌女、舞女、潜入各种下贱肮脏的地方打探消息,最后在一句**!我也问过她们为什么要这么做,你猜她们怎么说?她们说,任何一次反抗都是白骨累累,没有牺牲,哪来成功?”

    说到此处,靳梓汐便是一笑:“其实老百姓图的也不过是安居乐业,他们并不希望有战争,但有一天,当有人掐住他们的喉咙,当有人拿着刀威胁到他们的生命,他们还是会奋起反抗的。”

    “这位姑娘说得对,是到了我们奋起反抗的时候了!”一位老者碰巧听见靳梓汐的话,不由附和着响应,“南湘皇帝残暴不仁,当年内乱,抓了我们多少人去充军!又抢了我们多少银子去充当军饷!可自从我们追随公子之后,公子没有要求我们充军,也没有要求过我们出钱,甚至还出人出力帮我们种庄稼,教我们种庄稼!原以为是收了粮食做军粮,没想到公子只要我们一成的粮食,原来我们上缴给朝廷的可是五成啊!”

    “是啊,公子对我们这么好,为什么我们不拥护他做皇帝?!”

    “这一次,一定要让我们当家做主!”

    人声鼎沸,豪情高涨!

    靳梓汐完全可以感受到他们的热情,心情也渐渐变得激动起来:“大家放心,这一战,我们绝不会输!”

    当天傍晚,江少卿便派人来进行和谈,靳梓汐暗自觉得好笑,为什么江少卿做事总喜欢拐弯抹角,这一次竟然还先礼后兵。

    江离云拿到和谈书的时候,也是一脸冷笑:“不去,战争一起,无论输赢都是我们先挑起纷争。去了,摆明了是鸿门宴,我这大哥倒是越来越精了。”

    “不如让我去。”大堂之中,江齐天悠闲自在的说出这话,“以使者的身份去,没事也就罢了,有事……便是他的过错。”

    这算是如今能想到最好的法子,尽管江离云有一百个不放心,也不得不为之。

    “我也去!”靳梓汐拍了拍手,“我也想看看这江少卿到底还要搞出什么名堂来!”

    “好了好了,就大哥那样的人,有什么花样我全都明白,你要一去,他不知道多高兴,而且那又不是什么龙潭虎穴,靳姑娘你也犯不着舍命陪君子。”

    听了江齐天这番话,靳梓汐不由一笑:“三哥,认识你这么久,头一次发现你这么会开玩笑,就你也能称得上是君子吗?”

    江齐天听了这话也不恼,反而微微皱了皱眉,抬袖起身:“若是靳姑娘不打算做我四弟的皇后,这声三哥也不必叫了。”

    说罢,江齐天便率先离去,怕是为明日和谈的事做准备去了。

    靳梓汐狐疑的看向江离云,只见他也是满脸愁色,靳梓汐以为他还在担心明天和谈的事,便笑着安慰道:“放心吧,不会有事,谈不拢就打一场呗,有的时候武力说不定就是最好的解决办法。”

    暗沉的黑眸缓缓抬起,目不转睛的盯着那张灵俏的面孔:“真的不愿做我的皇后?我们已经有了夫妻之实了。”

    “你知道,我不喜欢被困在同一个地方。”

    “我不会**你的任何行动。”

    “那就别说让我做你皇后那种话了。”

    气氛不知何时徒然紧张起来,最后江离云只得无奈摇头叹气:“我不逼你,早些休息吧。”

    不知道为什么,靳梓汐发现每个人提起这件事的时候眼神都很奇怪,侯爷如此,江齐天如此,江离云更是如此,难道她非得入宫为后吗?

    当年君狂和白如烟也有机会坐稳江山,可他们却逍遥了一生,最后儿子打下了天下,凭白得了一个太上皇和皇太后的名号,可如今这两人在哪里逍遥快活,根本没人知道,她又何必进宫受罪呢?

    尽管心意已决,但到了晚上靳梓汐翻来覆去的睡不着,总是能想起傍晚的时候江离云看她的眼神,黑暗沉静的像一片死水,叫人回想起来没来由的心头发颤,渐渐的有些心烦意乱。

    和衣起身,靳梓汐只好到院子里去散散步,忽然听见一阵笛声缓缓从远处传来,伴随着清亮的嗓音唱着《相鼠》。

    “相鼠有皮,人而无仪!人而无仪,不死何为?

    相鼠有齿,人而无止!人而无止,不死何俟?

    相鼠有体,人而无礼,人而无礼!胡不遄死?”

    这是一首讽刺统治者卑鄙无耻的卫风,靳梓汐听着唱歌的人像是江齐天,而背景笛声悠扬,靳梓汐便猜测是江离云吹奏的。

    待她闻声走近时,便瞧见百姓和武林人士都围坐在江离云和江齐天身旁,唱起了《鸨羽》。

    “肃肃鸨羽,集于苞栩。王事靡盬,不能蓺稷黍。父母何怙?悠悠苍天,曷其有所?

    肃肃鸨翼,集于苞棘。王事靡盬,不能蓺黍稷。父母何食?悠悠苍天,曷其有极?

    肃肃鸨行,集于苞桑,王事靡盬,不能蓺稻梁。父母何尝?悠悠苍天,曷其有常?”

    唱到悲恸之时,甚至有几分咬牙切齿的恨意。

    和当日靳梓汐在侯府所唱的情意绵绵相比,这一首反对徭役的歌更能够引起众人的共鸣。

    很快,靳梓汐便也附和着唱了起来,她的声音空明而悠远,很是细腻,刚和进来就引起了众人的注意。

    徐徐晚风中,她华丽的紫色裙衫随风舞动,名纸糊的红灯笼映照着她白皙的脸颊,越发显得明眸动人。

    众人渐渐停止了歌声,虽然今天已经有不少人见过了靳梓汐,但对于她的身份却并不了解。

    “来。”

    江离云放下手中玉笛,笑着对靳梓汐伸出手来。

    待靳梓汐走近后,江离云方才对众人介绍道:“这是我夫人,朝阳宫宫主靳梓汐。”

 &nbs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