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百二十七章 最后一刻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那是什么?!

    每一个巨大城市的玩家都仰着头,看着天空。

    眼睛,他们当然认得。

    可……

    这么大的眼睛,所有人都是第一次见!

    即使是有所准备的‘掮客’也不例外。

    目睹着几乎占据了一半天空的眼睛,‘掮客’的呼吸微微一滞,但是,马上的,他就恢复了正常。

    “真是荣幸之至啊!”

    “我们又一次见面了,‘魔女’殿下。”

    一边说着,‘掮客’一边似模似样的鞠躬行礼。

    但是巨大的眼睛根本没有回复。

    仅仅是看着‘掮客’和周围的人。

    接着,眨了眨。

    顿时,整个巨大城市就都摇晃起来。

    地动山摇!

    但不是单纯的地震。

    而是……

    分裂!

    裂纹最先出现在了地面,并且直接向着天空处漫延。

    一栋栋号称绝对安全的巨大城市居所开始坍塌。

    呼吸间。

    巨大城市就变为了废墟。

    剩下的?

    只有一个平台。

    一个聚集了巨大城市所有玩家的石质平台。

    既包括那些常驻巨大城市的,也包括那些暂时离开巨大城市的。

    所有人面面相觑。

    完全搞不清楚发生了什么。

    接着?

    大部分的人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他们化作了白色的光点,纷纷消失。

    周围熟悉的人,下意识抬手想要拉住自己的战友、同伴,但是根本不可能,抬起的手只能是穿过了那些白色的光点。

    徒做无用功。

    “我说过了。”

    “活着,不好吗?”

    “哪怕是在囚笼中,活着不好吗?”

    ‘令’半瘫在地上,呢喃自语着。

    这样的自语声不高。

    但在这死寂一片的平台上,剩下的人全都听得清清楚楚。

    或者说……

    以‘残余’下人们的实力,能够将这样的话语听得清清楚楚。

    “你在说什么?”

    新加入到‘独行者’队伍的布莱尔、盖尔文满是不解。

    “我说什么?”

    “你怎么不去问问对面那个混蛋?”

    ‘令’冷笑了一声,冲着‘掮客’所站的位置吐了口血水。

    ‘掮客’微微侧身,躲开了这样的血水,然后,他转过身刚想要说些什么,就被一拳打倒在地了。

    砰!

    拳头足够的用力。

    以至于‘掮客’整个人都摔在了地上。

    但是,‘掮客’却没有任何的懊恼。

    反而是继续的笑着。

    而挥拳的无法无天毫不犹豫的又是数拳打下。

    直到瑞秋拽住了肩膀,无法无天才不得不停下。

    这个时候,‘掮客’早已经被打得面目全非了,不需要系统的遮掩,也根本看不出原本的模样。

    但,他还在笑着。

    “你知道我拦住这个傻瓜,不是为了听你的笑声。”

    酒馆老板娘冷冰冰的说道。

    只是,‘掮客’还在笑着。

    那种笑声中,满是喜悦。

    所有人都是愕然的。

    ‘掮客’的大名,他们是知道的,绝对不是什么疯子、傻子,但在这个时候,却是发出了这样的笑声。

    究竟发生了什么?

    值得这样高兴?

    每个人心底都是这样的疑问。

    “我们活下来了啊?”

    “难道不值得高兴吗?”

    片刻后,‘掮客’这样的回答道。

    “什么意思?”

    瑞秋一皱眉。

    “就如同你猜测的那样——瑞秋你也曾接触过那个家伙吧?”

    “难道,你就没有发现一丁点的不同吗?”

    “那种宛如世界中心一般的异样感,你难道就不好奇是为什么吗?”

    ‘掮客’反问着。

    酒馆老板娘没有再开口了。

    其他人也都在看着‘掮客’。

    “当然是因为,她就是世界中心!”

    在众人的注视下,‘掮客’笑着说道。

    “她是世界中心?”

    “不可能的!”

    “她怎么可能是世界中心,除非是她创造了……”

    ‘铸剑师’说着说着就再也说不下去了。

    周围人的气息则是一顿。

    仿佛是被一座大山压住了。

    “当然不是她创造了世界。”

    “她不过是投机取巧的获得了现在的‘权柄’。”

    “然后,为了让这个‘权柄’变得更加稳固,她开始了‘自作聪明’的‘清洗’那些不受控制的人。”

    随着‘掮客’的话语,众人脸色突变。

    他们想到了最初的‘魔女之灾’。

    “没错!”

    “就是你们想的那样。”

    “‘魔女之灾’是她精心策划的,然后,她开始组建自己的势力,将整个巨大城市打造成了一座‘囚笼’。”

    “我们?”

    “只不过是其中的‘囚徒’‘奴隶’。”

    “她肆意掠夺着我们的收获。”

    “挑选着能够加入自己势力的人。”

    “接着?”

    “她隐藏在了幕后,成为了真正意义上操纵一切的‘魔女’。”

    “为了让一切更加的自然。”

    “我,出现了。”

    “‘魔女之下’的十强也出现了。”

    “当初的我是一个傀儡。”

    “十强中,过半数也是傀儡,更可悲的是,他们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傀儡的身份,还未自己的十强身份而沾沾自喜。”

    ‘掮客’说着,话语中就多出了一分讥讽。

    他抬起头,看着那颗巨大的眼睛。

    “尊敬的殿下啊。”

    “高傲的殿下啊。”

    “您就没有什么想说的吗?”

    “哦!”

    “我忘了!”

    “您出现了一丁点的小差错,不然的话,我怎么可能站在这里和您说话呢?”

    说着,‘掮客’再次笑了起来。

    不同于之前的轻笑,这一次的‘掮客’是放声的大笑。

    笑得弯下了腰。

    笑得歇斯底里。

    “该死的家伙,到了这个时候,你还在侮辱大人!”

    ‘令’怒斥着‘掮客’。

    ‘掮客’用怜悯的目光看着‘令’。

    “可悲的家伙。”

    “你真的以为你活着,是因为我们殿下的慈悲吗?”

    “她没有杀你,只是在当时无法杀你。”

    “就如同现在!”

    “她当然恨不得我去死!”

    “但是,她杀不了我!”

    “因为,她出了一丁点儿的状况。”

    “而且……”

    “你这个白痴,难道没有发现,阳光和月光还在吗?”

    ‘掮客’满是讥讽的说完,就冲着站在无法无天等人身后的‘含羞草’鞠躬行礼。

    相比较之前对‘魔女’的装模作样,这一次的‘掮客’却带着前所未有的认真。

    “请您原谅我所做的一切。”

    “我是不得已才将您拉入到这场游戏中。”

    “因为,您是这场游戏的关键。”

    ‘掮客’这样说道。

    “我?”

    含羞草一愣。

    然后,被众人注视下,含羞草忍不住的缩了缩身躯,想让自己变得不那么引入注视。

    这副模样可没有什么说服力。

    “你在说这个大肥羊?”

    “别开玩笑了!”

    ‘令’怒斥着。

    而无法无天等人却是若有所思。

    含羞草也不是笨蛋。

    “是2567吗?”

    含羞草小声问道。

    “是。”

    “他就是对付‘魔女’的关键!”

    ‘掮客’如实的说着。

    “哦?”

    一声疑惑的询问出现在了众人的耳边。

    紧接着,不寒而栗的感觉弥漫在众人的心中。

    那是一种面对食物链顶端存在的自然反应。

    人们下意识的四处张望。

    一道身影很自然的出现在了人们的视野中。

    被光辉笼罩着的身影,无法看清,甚至,目睹这样的光辉,都会忍不住的感觉双目刺痛,但更恐怖的是,众人发现他们的力量被束缚了。

    身躯更好似背着一座山般,无法再次直立,纷纷变得摇摇欲坠起来。

    ‘掮客’身形踉跄。

    扑通。

    下一刻,就这么的跪倒在地。

    “这就是你的自由?”

    ‘令’嘲讽道。

    “这当然不是!”

    “下面的才是!”

    ‘掮客’回答后,自顾自的祈祷起来——

    “晨曦的继承者,黎明的拥有者,瘟疫的掌控者,迷雾的指引者,贯穿万世的食材吞食者,进餐礼仪守护者,我向您祷告……”

    响亮而又清晰的声音中。

    阳光与月光交汇。

    瞬间,一个硕大的门出现了。

    轰!

    一颗直径上百米的恶魔之炎,从大门中飞出,冲天而起的烈焰,直扑天空中的眼睛。

    当恶魔之炎炸裂的时候,所有人都听到了一声惨呼。

    那道充斥着光辉的身影更是一阵抖动。

    然后……

    一抹阴影覆盖了这道身影。

    呜!

    虚空被斩裂的踢腿中,满是光辉的身影就这么被抽飞了。

    一道道裂纹出现在那光辉的身影上。

    丝丝火焰从裂纹中冒出。

    然后——

    啪!

    光辉的身影就好似是一个肥皂泡般,就这么的炸裂了。

    “怎么可能?”

    ‘令’失魂落魄的看着这一幕。

    事实上,不单单是这位‘守护者’的首领,周围的人也不知所措的看向了场中屹立的身影。

    刚刚‘魔女’给他们的压力可是显而易见的。

    但现在?

    就这么简单的被干掉了?

    一种荒谬感纷纷出现在众人的心底。

    “不过是个分身。”

    “被直接干掉,又有什么奇怪?”

    ‘掮客’说着看向了那道记忆中的身影,很干脆的举起双手,道:“别杀我,我有用。”

    ……

    艾坦丁被统一了。

    不是传统上的北陆艾坦丁,南方、海岛,乃至是海的另外一面,都归入了艾坦丁的麾下。

    这一切,总共用了秦然一年时间。

    这一年中,他一直在等待返回的提示。

    可是,什么都没有。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