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230.第二百二十九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     边说边有一下没一下偷瞄我————透过这些汉子们热火朝天的八卦,我听到了一个…事实歪曲到九霄云外去的故事,囧。

    归结起来,这是个‘寻找失散的爱人’的艰辛故事,情节之峰回路转高/潮迭起,简直堪称传奇。

    主角之一是化名吉姆雷特的某只大将,之二是我。

    消息来自这些角斗士暗地里的情报网,我不知道具体的情报究竟从哪里来的,不过毕竟是原国王军嘛~又盘踞在竞技场内,有渠道也不是很难理解的事哈~

    关键是!我现在听到了很凶残的传言啊!

    关于我,和唐吉诃德家族干部们不得不说的故事!

    囧囧囧。

    那什么,某位家族高层干部在国都街上对个女人一见钟情————这指的是奶嘴墨镜男,方块军干部赛尼奥尔.皮克和我在街上狭路相逢…吧?

    这开头是实情,并且比较正常。

    可怕的是后边这些扭曲的谣传是怎么回事?!

    被带回王宫的可怜女人不愿意屈身海贼于是触怒恶人,她被扔进下人房成为一名女仆,就象每个凄美的爱情故事(囧)那样,恶人企图透过折磨手段来使得女人屈服自己。

    囧囧囧。

    然后,王宫里还有个恶毒的女人,暗搓搓喜欢恶人,嫉妒那个被掳来的可怜女人————这指的是艾达吧?

    再然后,可怜女人被陷害了,她遇到了危机,被恶毒的女人设计推进唐吉诃德家族另外几位干部的魔掌之中————这我真的不知道影射的是哪件事,虽然有些仿佛,可是!事实完全是两码事好么!

    再再然后,那个可怜的女人遭遇了极度可怕的事,现在失踪了,不知道究竟是被争夺她的男人们关在宫殿深处,还是已经香消玉殒————这更是无稽之谈。

    上边是王宫里传出的情报(谣言)。

    竞技场这边的说法是:吉姆雷特因为女人忽然失踪而心急如焚,听闻被掳到王宫的女人仿佛正是自己的爱人,于是怒火冲天的开始了追寻和营救之路。

    ↑↑↑哦~对了,现在看到我,证明‘吉姆雷特’勇敢的闯入王宫夺回了自己的爱人,虽然是玩具狗外型,但是!吉姆雷特是真汉子不解释,故事完美结局,真是可喜可贺!

    …………

    到这里,我默默地挪动螃蟹脚,把自己从牢笼前撤到更远些的距离外,顺便扭过头看向别的地方,表示一点也不想再看见这帮挤眉弄眼的角斗士们。

    已经完全没兴趣再听任何东西,真的,不管是计划还是各种情报,一点也不想再听见啊摔!

    昨天一个晚上而已,顶多再加上白天上午一点点时间,如此狗血天雷的发展究竟怎么出现还广为流传的喂!

    如此集韩剧台言之大成的故事,居然有人深信不疑啊!

    怪不得海流氓能轻易窃国成功,如此单纯的人民,真是…我非常头疼,一点也不想和他们说话,更不想掺合,因为傻瓜会传染啊喂!

    …………

    …………

    之后是我一口老血哽在心头没地方喷出去的等待时间。

    良久,在我十万分嫌弃的等待下,非人型海军大将和这些角斗士们终于结束交谈,角斗士们准备开始行动。

    按照计划,赤犬大将把他知道的通道路线详细画出来给这帮人,角斗士们先离开,接着通过地下暗道找到其他关押奴隶的牢房,集合昨天开始就提前联系好的同伴,大家一起逃离竞技场。

    至于竞技场地下藏匿的迷宫似的地道,最安全的线路,赤犬大将已经在他交出去的那张地图上作好标记,沿途守卫也已经被他全部消灭干净。

    赤犬大将这样说:

    “相信你们都知道了,唐吉诃德.多弗朗明哥辞去王下七武海与德雷斯罗萨国王头衔一事,根本是个彻头彻尾的谎言。”

    “是为了对付棘手的敌人,与世界政府勾结设下的圈套。”

    “而此时,多弗朗明哥的敌人身在德雷斯罗萨境内,战斗已经全面打响。”

    “烧烧果实为奖品的竞技赛不过是诱敌之计,如此也好,至少,唐吉诃德家族的战力,暂时无暇分神追捕逃走的角斗士们。”

    赤犬大将一番话不仅仅是让角斗士们听得呆住,连我都意想不到————这种说法…我豁然回过头,同时又听得他接着说道:

    “维奥莱特,你们的公主此时已经脱离海贼,甚至前往王宫试图结束一切,如果你们愿意支援,我不建议走王宫的地道,换一条路线。”

    “王宫地道此刻应该是由唐吉诃德家族黑桃军看守,黑桃军统领琵卡是能力者,如果不想被活过来的岩石地道挤成一滩肉泥,你们最好找别的路线。”

    这个非人型海军大将,根本是语不惊人死不休,他说,“实际上我希望你们离开之后暂时躲藏起来,别做无谓的牺牲。”

    “十年前唐吉诃德.多弗朗明哥操纵国王欺世盗名,他的阴谋今日之后将真相大白。”

    “德雷斯罗萨会迎来自由。”

    “活下去,未来才有机会继续效忠你们的力库王。”

    现场,除了赤犬大将,包括我在内的其他人一时间都目瞪口呆,角斗士们是怎么想的我不知道,关键是!我惊讶的是赤犬大将的说法。

    他让这些人躲起来而不是掀起动乱?为什么?这是冷血偏执狂赤犬大将会说的话吗?

    …………

    遥远天边现出一抹鱼肚白的时候,按照协议,我在幽灵柯拉松的带领下,悄无声息离开了Baby-5姑娘所在的庭院。

    这会还是四点钟出头,非/典型性夏岛气候的德雷斯罗萨已然夜色将尽,天穹群星隐退,离太阳升起却还有段时间,嗯~恰是溜之大吉的好机会,所以出发。

    出发前,幽灵问为什么选这么个时间开始,问话的时候睁圆了眼睛,亮晶晶的眼神里写满求知欲。

    可我不想回答,虽然一般来说,夜黑风高才是杀人放火的好机会,加上那条古怪的‘十二点过后国民绝对不允许外出’的禁令,相信德雷斯罗萨的后半夜一定有不可告人之事发生。

    这种时候,王宫之内大部分武装力量也必定集中到某处————要逃走不失为好时机。

    幽灵桑的困扰,我知道但也不会负责解释什么。

    因为答案比较难以启齿,那是我多年夜里游荡在马林福德的经验总结,比起夜深人静,实际上,黎明降至才真正容易懈怠。

    漫长黑夜过去,长时间绷紧的神经下意识会产生安全错觉,这段黑夜与黎明交汇的混沌期才是真正的,防守出现疏忽的时间。

    既然想逃跑,当然得选这个点。

    不过嘛~这种小窍门我才不会说给个海贼听。

    就算他的眼睛真叫人心生好感,男色的诱惑也还达不到叫我色令智昏的程度,≡ω≡。

    …………

    接下来————安心上路(雾!)。

    许是担心我分神出意外,喋喋不休了一个晚上的幽灵没有再从嘴里迸出一个字,先前问了问题得不到回答也没表现出任何不悦,除了偶尔回头确认我是不是跟上,他连多余的动作也没做,半透明的身体悬浮着飘啊飘,速度称不上非常快但也绝对不慢。

    对此,我个人表示很高兴,除了对方的善解人意(雾!)叫人欣慰,更也对他的能力很满意。

    幽灵先生果然不愧死了很多年(大雾!),没花太多时间就巧妙避过隐蔽角落明里暗里的岗哨,往更外围潜行。

    …………

    黎明将至前的时间静谧而美好。

    蒙昧天光笼着华美庭院,转角不经意间能瞥见半掩在郁郁葱葱间的喷泉雕塑,路两侧枝头摇曳的绯红锦白花瓣间凝着剔透露珠,叫人惊艳的风景,可惜我没时间欣赏它们。

    聘请一只能够上天入地的幽灵先生作为向导,我除了必须看紧他免得一不留神跟丢之外,还必须小心戒备周围的情况,以免对方下意识的因为别人都看不见,行动起来就无所顾忌。

    要知道,他是幽灵没人看得见,可是我就肯定会被发现啊~

    总之小心无大错。

    另外,真正开始行动我才发现,德雷斯罗萨王宫内的警戒,比原本预想的森严许多。

    尤其是国王与干部们居住的核心地带,表面看似风平浪静,实际上,每个制高点都隐蔽的装有监视蜗牛,每条通道也都配有巡逻队时刻保持戒备。

    幸运的是,也正如我所预测,幽灵先生对王宫内的警卫分布情况了若指掌,在他的带领下每每能够恰到好处的插/入监视网与警卫队的死角缝隙,几乎称得上轻松的脱离王宫最核心。

    然后————

    一直到走出犹如蜘蛛网般复杂又密集的警戒网,耗费时间差不多也是先前计划过的那样,一路小心翼翼的我总算稍稍安心,看前边带路的幽灵的背影,虽然不是很明显,紧绷的轮廓线条却松弛几分。

    所以,他大概也是松了口气的,我想。

    …………

    离开核心地带,计划的第一步完成,接着:

    幽灵柯拉松带着我继续躲躲闪闪,花了点时间拐进一块看起来明显不那么奢华,甚至有些简陋的…距离国王与家族干部们的居所不远不近,但绝对不属于核心地带的区域。

    是他要求的,嗯~我也同意了,离开前必须先履行的约定————打个电话给他的家人,当然,用的是他藏匿在这片区域里的电话蜗牛。

    至于他身为一只幽灵怎么能够藏匿电话虫,这种小细节没必要在意,我也不需要担心对方耍花招,即便是有那也没什么,他说什么除了我谁都听不见,同时…

    我掌握着他的未来。

    嘛~那种杀意凛然的事说出来多没意思对不对?所以,我愿意相信,幽灵柯拉松先生是出于双方自愿合作的前提,进行着前景美妙的计划。

    我与他昨夜商定好的计划,嗯~

    …………

    以有恃无恐的心态,我选了个比较不显眼的位置站着稍作休整,幽灵先生开始七上八下的找他那只电话蜗牛。

    也不知道究竟是怎么放养电话蜗牛,这会他到处找,时不时窜进树丛,又时不时飘到半空去四处张望,总之…

    等了会,发现他短时间内不会有结果的样子,我就转移目光留心起周遭的环境来:

    比起核心地带庭院建筑的精致华美,一草一木修剪的天/衣无缝,他带我来的这块区域显得简陋,或者该说粗犷?

    据说此地是位于仆役和杂兵两个居住区之间却罕有人至的半公用地带,种满花卉植物,绿地延伸到花木深处,鹅卵石铺就弯弯曲曲小径…

    景致与气氛都小清新,原本应该是花园?

    一边打量这个地方,我一边默默揣度。

    是个纳凉和幽会的好场所,要是王宫换个主人,或者那什么…换个更歌舞升平醉生梦死的统治者,这地方估计常常要撞见野鸳鸯。

    咳咳!不能怪我放飞脑洞,实在是,这里很有点古代欧洲宫廷后花园的氛围,穿着蓬蓬裙的贵妇小姐们在弥漫玫瑰花香气的深夜与英俊的情人秘密私会…

    嗯~想了想,我又马上收起拐到九霄云外去的某些不可描述,在心里啧了声。

    看这野草茂盛得盖过小径,花卉植物枝叶疯长横生,凉亭长椅落满败叶的情况,估计很久没人用心打理它,也难怪能放养电话蜗牛。

    ↑↑↑就是直往花丛里钻的那只幽灵,这会亦步亦趋跟在后边的…这只。

    …………

    已经等了好一会,顺带连脑洞都开过的我默默收回差一点放飞的自我,抽了抽嘴角,颇为感叹的看着不远处发生的一幕:

    幽灵碰不到任何东西,他只能小心跟在它后边————古怪的是那只蜗牛看起来根本不象野生,它背着用于通讯的器材,这可不是野生生物身上该出现的东西。

    我原本还以为是找到花园里有野生电话蜗牛,他带我过来逮住再想办法弄个通讯器装上去使用,因为王宫里的通讯网存在被/窃/听的风险不安全。

    结果,现在看来不是?

    还有————

    更古怪的是,我总觉得,电话蜗牛是在沿着幽灵先生指定的路线挪动。

    从一处茂密树丛钻出来爬到鹅卵石小径上,直直朝着我的方向,并且不时扭过去,拿两支小触角…象是接触某些信息磁场那样动着,对象却是它后边的柯拉松?

    错觉吗?

    …………

    盯着一前一后慢悠悠的两只好一会,眼见那只蜗牛的速度实在叫人捉急,我只好主动迎上前去,把它拦在野草丛生的小径内,顺便也借着四周疯涨的草木遮挡可能发现这里的视线。

    然后,蹲下和这小东西平视,盯了它几秒钟,我又抬了抬眼皮,看着同样蹲下来看似和蜗牛统一阵线的柯拉松,“你养的?”

    之所以这么问是因为,近了看才发现这小东西有些年岁了,比起市面上那些使用中的同类们,它已经步入老年,原本早该退休,可是它背上还背着通讯器材,是十几年前的版本,锈迹斑斑,一副常年风吹日晒没有保养即将报废的样子。

    电话蜗牛的通讯网借用的是生物特殊电波,器材的精密与否很大程度上影响到它的使用,十几年前的版本如今早已经退出市场…

    另外,我眼前的这个通讯器上更不具备任何标志性符号,款式普普通通,是市场销售的民用版本,它应该属于私人性质。

    如果电话蜗牛原本就是柯拉松的…大概先前那一幕就不是错觉,我想。

    人类的眼睛看不见魂魄,其它生物或许有特殊磁场能够感应到吧?小东西是察觉到原主人,所以继续被他放养。

    在我的注目下,柯拉松点了点头,“嗯~它原本是我的。”

    开口之后顿了顿才又低声说道,“它被带到这里,有一天不知怎么跑进花园,最后我找回了它…”说话间抬起手,指尖凌空描绘着小东西背上背着的通讯器,“它是唯一的…”

    不知怎么说到这里忽然沉默下来,这半透明的幽灵虚影,涂满唇彩的嘴角抿成一道直线,面上浮出复杂的神色,最后到底没有继续说什么。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