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五十四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第五十四章

    当天晚上,一只玲珑剔透的玉镯,就这么套在夏凉寂的手腕上。

    她完全吃了一惊,不知所措地看着许二,眨着眼似乎想让他说些什么,对上她清亮的眼睛,许二一下子回过神来,恢复往日里玩世不恭的模样,他拍了怕她的脑门,却是一脸的宠溺,“你不是担心我母亲会不接受你吗?有了这个,我想就算她不愿意,也不会再多说什么了。”

    “这是什么?”

    “许家女主人的象征。”

    一时间,夏凉寂不知该如何回答,于是她将手往后摊了摊,却被他用力握住。想到第二天一早,她就要正式去拜见林素心,心里竟有些惶惶不安,可能是自己想多了,她不停地安慰着自己。

    这时,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响起,她抢先许二一步去开门,院子里倾泻而下的月光洒进屋内,暗影下,她看到了气喘吁吁的林木。

    “凉寂,你有钱吗?我现在有急用。”因为来得匆忙,林木涨红着脸,差一点跌倒在门前。

    “我有,你需要多少钱?”想都没想,她就脱口而出道。

    犹豫片刻,林木垂下头,面露一丝不安,却只得硬着头皮继续说道:“两万。”

    想了想,她还是忍不住去问他:“你这么急着用钱,是不是出了什么事啊?”

    “哎,是我爸,今天下午他在农贸市场跟一个路人起了冲突,你也知道他那暴脾气,最后他没忍住把那路人打得头破血流的,他的家属到现在还在我家里闹,非要我们赔偿…”

    “好了我知道了,那我现在就去取钱。”说完,她就转过身走进房间。

    “谁啊?”许二扫了眼电视屏幕,随口问她。

    她手忙脚乱地抽出包里的一堆现金数了数,又披上大衣回答他:“是林木,他家里出了点事,我现在得过去看看。”

    许二连忙起身,看了眼漆黑一片的窗外,“我陪你去,这么晚了你一个人出去我不放心。”

    “没事,林木就在门外等我,我和他一起去能有什么事?”

    见她推开门,径直朝门外走去,许二皱皱眉头,继续叮嘱她说:“记得早点回来!”

    直到她走出大门外,却发现林木已经不见了踪迹,她一连叫了几声他的名字,在没有任何回音下,她给林木打电话,却被告知伤者家属此时正在他家砸东西,情急之下,林木已经提前跑回家了。

    深夜里的小镇,街头巷尾空无一人,整个世界都陷入一片死寂。那一刻,她不得不承认,她的内心是有一点忐忑的。

    鼓足勇气,她行走在夜风微凉的小镇里,因为许多年没回来过,小镇有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兜兜转转间,她好不容易找到了atm取款机,取出钱后,她走向门外,刚走出没几步,就被两个身形剽悍的男人拦住了去路。

    慌乱间,她环顾四周,除了几辆疾驰而过的车之外,她竟看不到一个从此经过的路人。

    很快,那两个男人将她一路生拉硬拽带到了江边的小树林里,吓得她心脏都快跳出来,头顶的月色越发漆黑,直到被一大片云朵完全遮住。

    她使劲挣扎着,试图挣脱他们的束缚,但是丝毫不管用,接下来,那两个男人一把夺过她身上的钱,双臂碰撞间,那个明晃晃的镯子在夜色下竟显得如此耀眼。

    绝望之下,她试着向后退几步,声音颤抖着说:“我把钱给你们,求你们放了我吧。”

    由于她没站稳身子,于是她又被他们牢牢拽住手臂,“小姐,你这个镯子,一定很值钱吧?”说着,其中一个男人试图伸手去夺她的镯子。

    “这是我在路边摊淘来的,不值钱,真的不值钱的。”见她神色紧张,言语混乱,那两个男人似乎对这个镯子更加好奇了。

    任凭她如何挣扎,那个镯子最终还是落到了他们手里。

    电光火石间,她想,这是许二给她的东西,怎么可以就这样被他们夺了去?

    那一刻她急得跳起来,脚上的鞋子都掉了一只,于是她光着脚,当尖锐的石子刺痛她的脚底板时,她愣是没皱一下眉头。

    僵持下,其中一个男人抽出匕首,在她眼前晃了晃,本打算吓唬她,却未曾想她竟如此执着,甚至喊出了声音,为了不打草惊蛇,他毫不犹豫地刺向她的胸口,却被她一个灵活躲闪,他手一滑,最后匕首直直地掉落在她的双脚上,因为太过用力,刀尖直直地插.入她的脚背,一时间,鲜血直流。

    为了避免她会在第一时间报警,于是在逃窜之前,他们一不做二不休,索性又对着她的胸口刺了一刀,那时她因伤口太过疼痛,已经没有了继续挣扎下去的力气,于是她就被他们推到身后的一池江水里。

    因为脚受了伤,胸部一直在流血,向来水性很好的她,竟没了力气游上岸。就这样,她眼睁睁地看着那两个人消失在一片漆黑的天幕下。

    渐渐的,冰冷刺骨的江水灭顶而来,江岸就在眼前,可她偏偏在这时受了伤,撕心裂肺的疼痛令她动弹不得,于是,她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江水一点点漫过来。

    她从来都没这么冷过,那一刻她连哭的力气都没有了。

    恍惚间,她回忆起那年夏天,阳光正好,那时许二爱发脾气,爱闯祸,反正她讨厌的样子他都有,但就在危险一点一点降临到他面前时,她却开着一辆深蓝色,已经掉了漆的三轮车,从拥挤逼仄的巷子口一路摇摇晃晃地开到他面前,他毫不犹豫地跳上三轮车,风刮过树梢,惹得树林里一阵“噼啪”作响,她和他相视一笑,浓烈又刺眼的阳光打在他俊美的脸上,万物的布景,眼前的人,绚丽如画。

    要是能早点告诉他就好了,如果一切还来得及的话,她一定要对他说:“从前你救了一个小姑娘,尽管只是两枚微不足道的硬币,但她却一直在心里感念了你很多年,许二,你一定不知道吧?你是我黑暗难捱的生命里唯一的光,尽管微茫,却足以照亮我的人生。”

    忽然,林木打开门,奇怪地朝门外看了看,刚刚的敲门声,是夏凉寂来了吧?怎么不见人呢?难道是他的幻觉?

    清冷刺骨的光影下,江水粼粼,静悄悄地仿佛什么都没有。

    她的脸被冻得发白,滚烫的眼泪掉落在江水中,然后,她整个人都被冰凉的江水吞没了。

    **

    从夏凉寂出门以后,许亦晨就变得坐立不安的,寂静的夜里,剧烈的心跳声促使他抓起门前的外衣,一个箭步冲出门去。

    他给她打电话,一直都是无人接听的状态,惶惶不安的感觉逐渐加剧,于是他快步闯进老爷子的书房,在打听到林木家的具体位置后,他飞也似的闯出门去。

    那一夜,清风镇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冰凉的雨滴打在他的脸上,他不管不顾地朝前走,此生,他从未如此害怕失去过。

    在得知夏凉寂突然不见了时,林木的迷茫的表情令他顿时乱了阵脚。

    他一边不停地给她打电话,一边搜寻着小镇里的角角落落,最后,他听江边的一位老伯说,几个小时前他听到江边有人呼救,但当他走过去时,却什么都没看见。

    一种不祥的预感瞬间溢满他的心头,绝望之下,抱着死马当活马医的心态,他叫来镇里的搜救小队,摸黑在江里找寻了许久,却一无所获。

    直到黎明即将到来,清风镇下起了一场大暴雨,搜救小队的人们不得不离开了,那一刻,全世界除了“哗哗”地雨声外,就只剩下他一人。

    四年前,同样是个暴雨天,他病危之际,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她忘了自己,忘了和他的那段过去,如同重获新生。而那一次她的一个转身,却生生地割痛了他每一夜的思念。

    而四年后,她终于成了他的妻子,房间里的红色烛光还未熄灭,和她缠绵而又美满的未来才刚刚开始,他却,再一次失去了她!

    倾盆大雨将他整个人覆盖,脸上冰凉的温度不知是雨水,还是眼泪。

    直到,他精神恍惚地地躺在一地淤泥中,那一刻他多么希望,这一切仅仅是一场梦。

    梦醒了,枕边依旧是她眉眼如花的脸。

    日复一日,他一直在等。

    后来,夏凉寂的爷爷找到他,那时他正在哄生病中的阿离吃药,几个月过去,老爷子仿佛苍老了十岁,他坐在落地窗前,看着许二为阿离忙前忙后,喂他吃饭,喂他吃药,哄他入睡,他听到许二声音温柔的对阿离说:“阿离,你一定要按时吃饭,按时睡觉,等你变得足够懂事听话的时候,你妈妈就会回来了。”

    那一刻,老爷子背过身去,却还是没忍住失声痛哭起来,他一边抹眼泪一边重重叹息:“许二啊,别等了,你是个好孩子,只可惜我们凉寂没那个福气,你还年轻,不要...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