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05章 大结局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北宫驰的唇角泛起一丝残忍的冷笑,这才忍着满头大汗缓缓的扭头看去。

    就在方才他全神戒备展欢颜的同时,身后的台阶那里已经有一队精兵突袭,上了这城楼,并且将去路整个儿堵死。

    北宫烈着一身黑色轻裘被人拥簇着站在队伍的最前方。

    他是气色一如往常这些年来一样,并不是太好,被黑色的轻裘略一反衬,面色看上去就越发显得苍白,却是于眉宇间展开一片凌厉又冷酷狂傲的气势,如是巨石压顶,一道随时可能劈开云雾天幕的风雷一般,让每个人都能感受到他身上锐气的锋芒。

    这就是那个站在帝国之巅的男人,生来便注定拥有一切,心机深沉,手段了得的年轻帝王。

    曾经一度,北宫驰甚至都不曾将他看在眼里——

    一个将死之人罢了!

    是直到了今时今日的这一刻,他才不得不变换一个视角,重新来正视这个人的存在。

    毫无疑问——

    这一路走来,自己在他的面前已然的一败涂地。

    “哈——”心里愤恨不甘到了极点,北宫驰却是捧着鲜血直流的手腕失声笑了起来,“一直以来我都都以为步步为营将一切大局在控的人是我自己,到头来,却全然不过一场笑话,真要跟你比起来,我到底也是没能算计的过你!”

    北宫烈的面容冷肃,漠然看着他,却没有接他的话茬。

    北宫驰看着他,眼底焚烧的起来的愤恨情绪就越发浓烈了起来,忽而便是目光一寒,阴阳怪气的说道:“败了就是败了,我技不如人,早该是这样的下场,可是北宫烈,你真觉得你赢了吗?就算你再如何的工于心计,算计到位又如何?到头来你除了守住了这个本来就是在你手里的皇位,你又得到了什么?一副残躯,随时都可能性命不保,为了你的皇位你的江山,更是连你自己的女人孩子都能用作踏脚石,你真就觉得自己会比我更高尚几分吗?算起来,大家不过彼此彼此罢了!”

    “愿赌服输,朕和你之间没这么多话说!”北宫烈却是半分与他去逞口舌之快的心思也无,只就冷冷的看着他道:“你和单雪莹,你们母子一生谋算,都是为了这江山天下,为了你们的野心抱负,你们杀了多少人怕是连你们自己也数不清了。诚如你方才所言,何人的王座之下不是尸横遍野白骨堆垒?你也不用故意拿这些话来刺激朕,朕今日能坐在这个一国之君的位置上,但凡是有一丁点儿的心慈手软,现在早就成为你脚下那些尸骨当中的一具了。现在摆在眼前的事实就只有一个——那便是成王败寇!黎王一党已经伏诛,你策动拉拢过去的那部分御林军和步兵衙门的人马,朕也叫他们提前下去,等着继续给你这个旧主效忠了。过往种种,你们欠我母后,欠廖家的债,就算斩杀你们千遍万遍也都于事无补了,单氏一族的下场已经不容变更,至于你——朕还可以给你最后的一点体面,你自己了断了吧!”

    就是因为经历生死的次数多了,现如今反而是让他将很多的事情都看透了。

    不是不恨,也不是忘了那些血海深仇,和北宫驰母子这些年加诸于他身上的痛苦,而是——

    他已经不屑于和这样的丧家之犬再去争勇斗狠了。

    千刀万剐,抑或是一刀结果,于他而言,都没什么分别。

    最终的史书上留下的都只会是恢弘大气的一笔——

    武帝烈,诛叛贼梁王于城门楼头。

    胜利者的史书,无需过多妆点,那就是不败的传奇。

    北宫烈此时这样不愠不火的态度,着实是让北宫驰觉得像是自己用尽最后力气的一拳,只堪堪打在了棉花团上,胸中的每一处都跟着憋闷。

    作为失败者,他如今站在北宫烈的面前,已然是失去了话语权。

    这一刻,心如死灰,一百荼毒,茫然无措的时候他才突然后知后觉的觉得方才展欢颜落下去之后,城楼下面的气氛有些不对劲,并没有听到骚乱和惊叫声。

    心里又凭空生出几分窒闷的感觉,北宫驰忽而扭头往下看去。

    却见下面兵临城下,还是黑压压的一片人头,辇车里面的人跳下来,却不过是为了分散他注意力,掩人耳目的一名暗卫罢了。

    想来也是,宫里出了这么大的事,以北宫烈的个性,他一定是亲自带兵平乱了。

    这也就怪不得之前展欢颜坠楼的时候,那辇车里的人都全无反应。

    而这一刻,城楼下面整齐划一的队伍,声势惊人,裴云英端坐马上压阵,人海茫茫,却是根本就没有展欢颜的影子。

    北宫驰并没失神的太久,心里已经明了——

    就算最后他斩断了绳索,可只就凭在半途中突然被拉拽了一瞬做缓冲的契机,已经足够减轻展欢颜从高处坠落时候所受的冲击力,给裴云英创造时机,顺利的救下她!

    这个女人,也当真是狠绝了——

    毫不姑息己身,在这样的危局之下,竟是冒着九死一生的风险去死里逃生。

    要知道,但凡她计划中的任何一个环节出现一丁点儿的纰漏,等待她的都是一尸两命的下场。

    或者那绳丝没能挂住砖缝?或者裴云英没能及时接住她?

    可是——

    她就是敢做!

    娘想着眼前这样的局面,北宫驰就只觉得深深的无力。

    他再抬头的时候,展欢颜已经从那楼梯口的台阶上走了上来。

    这会儿她身上已经多披了一件素白的披风,人往高处一站,冷风猎猎,卷起她的衣袍翩飞,和身着一袭黑色轻裘的北宫烈相得益彰。

    两个人站在一起,面上是一样高高在上,却是冷厉高傲,并无半分悲悯之情流露的表情。

    一帝一后,仿佛天生绝配,他们生而就该是这样并肩站在一起的。

    在这两个人面前,遇到了这样的对手——

    好像除了一败涂地,他也再不能指望别的了。

    展欢颜出现之后,北宫烈也没有刻意去看她,仍是面容冷肃看着前面失魂落魄的北宫驰道:“怎的?你还不动手?是要等到去大理寺过堂吗?”

    “呵——”北宫驰忽而便就又惨然的笑了出来,他看着北宫烈,那笑容之中带了几分玉石俱焚的恶意,道:“我大夏皇室的祖训,最忌讳的就是同宗相残,你这样一再逼我动手,还不是心存顾忌?祖训有云,同宗相残是要遭天谴的,怎么样?你还不是怕了?”

    北宫烈面上表情全无半分松动,眼中却有隐晦的一点微光一闪而逝。

    展欢颜的心头微微一动,忽而又再记起前世种种——

    那个时候知道北宫驰要对北宫烈下杀手,她就为了这条祖训心惊不已,劝说之下,却是害的自己和腹中孩儿两条性命。

    她不知道那一世的后来,北宫驰和展欢雪他们都怎样了,可真要说到报应——

    和自己一起身死的那个孩子算不算?

    那个时候的北宫驰是利欲熏心,完全的无所顾忌。

    可显然——

    北宫烈对此却是心有余悸的。

    她的手,下意识的抚上自己尚且平坦如初的小腹,心里已经飞快的下了决定,越过北宫烈,一步走上前去,抬手一指,“梁王叛上作乱,意图对皇上和本宫不利,此等乱臣贼子,罪无可恕,既然他死不悔改——皇上念及血脉之情,不忍对他下杀手,可是这样不忠不孝又寡廉鲜耻的卑鄙小人,也已经不配存活于世,既然他不肯妥协,那就不用跟他们客气,直接给本宫乱箭射死!”

    北宫驰的眼睛不可置信的瞪得老大,嘴唇动了动,却是没能说出话来。

    他的目光游移不定的从展欢颜脸上扫过,又去看她身后面沉如水的北宫烈。

    展欢颜却是冷冷说道:“你几次三番想要置本宫于死,风水轮流,今天就算皇上不追究你的谋逆大罪,本宫也还要和你了结私怨,今天下令要对你下杀手的是本宫,和其他任何人都没有关系!”

    说话间她就是目色一厉,侧目对严阵以待的陆行打了个手势,然后就势往后退了一步。

    陆行自是不会手下留情的,马上挥手示意侍卫们放箭。

    “这里风大,我们走吧!”展欢颜转身,却是头也不回的携了北宫烈的手,两人转身朝楼梯口走去。

    “展欢颜——”北宫驰由喉咙深处爆发出一声天崩地裂一般的咆哮,抢着一步就要扑过去。

    然则陆行却没给他近身的机会,直接冷声下了命令:“放箭!”

    “快!保护王爷!”孙逊惊慌失措的提剑扑过去。

    可是这个时候,他们所做的也不过困兽之斗。

    箭雨如林,带着凄厉的风声呼啸,铺天盖地的笼罩下来。

    北宫驰被孙逊拽着后退一步,却一直都是错愕不定的盯着眼前那两人相携离去的背影。

    他这一生,本该是运筹帷幄,坐拥天下的。

    可是这一刻,却是所有的算计落空,最终——

    一败涂地!

    有那么一瞬间,一个无比荒唐又无比滑稽的念头忽而在脑海中浮现,直到了这一刻,他都不承认是自己技不如人输给了北宫烈,反而是有一种鲜明的感觉——

    他的失败,只是败在了——

    北宫烈的身边站了一个展欢颜!

    那个女人曾经说过,是她要挡他的路,然后此时此刻的事实证明——

    她做到了!

    她毁了他唾手可得的一切。

    他终于也没能得到这个女人,同时——

    也失去了自己筹谋算计了多年的皇位和江山。

    自此——

    一败涂地!血光飞溅,万箭穿心!

    多年的筹谋算计,终于在这一刻,如血残阳的笼罩下彻底的灰飞烟灭。

    这座金碧辉煌的皇宫里,刚刚经历一场浩劫,到处都充斥弥漫着浓烈的血腥味。

    侍卫们往来清理枉死的宫人和叛军的尸首。

    裴云英驻马踟蹰在城门外,微微仰起头,看着高高的城门楼上那一男一女来了又去的身影,目光深沉,用力的抿着唇角,半晌不置一词,也一直都没有上前一步。

    夜色慢慢笼罩,带起的风声有些微凉。

    一只稳健有力的手掌压在他的肩头,才将他的思绪拉了回来。

    “大哥!”裴云默微微牵动嘴角对他露出一个笑容,那笑容之间带了几分不很明显的愧疚之色。

    裴云英是个心思十分细密又睿智的人,曾经为了拆散他和展欢颜,他在背后做的那些小动作,裴云英不可能全无所察。

    只是一直以来,他都装作不知道罢了。

    可是对裴云默而言,哪怕他是初衷再如何,这也始终是一件又欠光明磊落的事情。

    “都过去了!”裴云英说道,他先是低头自嘲的露出一个笑容,重新再扬起脸来的时候,那张脸就还是一如往常那般温和又平静,“曾经我说过,只要是她自己的选择,只要她绝对幸福——就都足够了!”

    言罢,他就是打马错开了裴云默的身边,抬手也是用力拍了下他的肩膀,然后从容的款步离开。

    夕阳最后的一点余晖,在他男子身上笼罩一层暖意融融的光晕。

    多年以来的心愿未变,多年以来的心也没有变,一切如故,所幸,他还是那个绝代风华的温润公子。

    裴云默看着他渐行渐远的背影,也终于是在这一刻完全释然。

    情之为物,不是强取豪夺,只惟愿她能够遵循自己的本心去生活。

    其实这么久以来本就是自己杞人忧天了吧,裴云英那样的人,当初在他决意放手的时候,其实早...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