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96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展欢颜下意识的抬手挡了一下。

    外面那一行人浩浩荡荡而来,大片的灯笼火光满眼,走在中间,被两名宫女搀扶着的——

    恰是单太后。

    这短短不过一昼夜的功夫,这女人就仿佛顷刻间苍老了数年的光阴,面色暗沉,鬓角也透出了缕缕银丝。

    她的眼神空洞没有焦距,但是浑身上下都透露出一股子阴唳的狠劲儿来,本是十分尊贵精致的凤袍穿在身上,看上去竟是那般的不协调。

    展欢颜看到她,下意识的就想到了当初第一次见她时候的情形——

    那是个十分雍容又精明的女人,一直端着一种高高在上的姿态。

    可是现在——

    哪怕她也就是被人拥簇着,哪怕她依旧锦衣华服身在高位,可是内在的气质却荡然无存,似乎是自己就已经先把自己给打入了尘埃里。

    明知道对方来者不善,展欢颜却是面不改色,坐在椅子上漠然的看着。

    “太后当心门槛儿!”搀扶单太后的宫女小声的提醒。

    单太后闻言,脸色就越发阴沉的难看,一步跨进门来。

    她往当前一站,脸上怨毒的神色就暴露无遗的显现,冷冷道:“见到本宫你连礼都不行了?果然是人之将死,就什么都无所谓了吗?”

    展欢颜的目光扫过,视线并没有在她脸上多停,却是定格在她身边跟着的一个嬷嬷手上。

    那嬷嬷手里端着个托盘,上面一碗犹且还冒热气的药汤。

    “也不一定!”展欢颜动也不动,低头扯平了裙摆上的褶皱道:“对于一个将死之人——好像本宫也是没有必要再浪费精神应对了!”

    单太后的心里一怒,但是想着对方只是在做垂死挣扎就又稍稍压制住了情绪,冷笑道:“不知死活,到了个这个时候你还敢逞口舌之快?”

    “无所谓啊,就算我此时对你再如何的恭敬,你又岂会放过我?”展欢颜微微一笑,反问道。

    单太后一时语塞,展欢颜也不管她,只就抖了抖衣裙起身,道:“既然彼此之间已经注定了会是这样不死不休的下场,我又何必伏低做小再去让你称心如意?”

    “你倒是看的清楚形势!”单太后冷嗤一声。

    展欢颜径自走过去,侧目斜睨一眼那嬷嬷手里的药碗,挑眉道:“毒药?”

    那嬷嬷却未想到她在明知道单太后来者不善的情况下还能镇定如斯,嘴巴动了动,却是说不出话来,只就有些忐忑不安的去看单太后的脸色。

    单太后在婢女的搀扶下落座,想着稍后展欢颜会有的下场才觉得舒心。

    她接了宫女递过来的茶水喝了一口,然后才颇为自得的说道:“你是个聪明人,到了这般境地,也不需要哀家再多什么了,你放心,这药快得很,不会叫你多受苦。你识时务点儿自己喝了,也省得哀家叫人动手,到时候——大家的脸面上都不好看!”

    “这样说来,就是毒药了?”展欢颜莞尔,那神情还似是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眼下的处境。

    “你也不用在哀家的面前装糊涂,拖延时间也没有用,哀家不妨告诉你,北宫烈没醒,你要等着他来给你解围是不可能的了,自己配合一点,咱们大家都方便。”单太后道,唇角忍不住牵起一抹快意讽刺的笑容来。

    “太后要赐死我总得要有个名头吧!”展欢颜道,语气仍是不徐不缓,“虽然我这区区一条性命微不足道,可就算你贵为当朝太后,也不能随意葬送皇室血脉。死我一个是无所谓,就怕是太后娘娘你后面无法对满朝文武和北宫皇室的列祖列宗交代。”

    她腹中孩儿就是保命符。

    死她一个展欢颜是微不足道,但是残害皇嗣,这个罪名,哪怕是单太后也吃罪不起。

    她还要扶持北宫驰上位,她还要继续做她的皇太后统摄后宫,自然不肯折在这里的。

    哪怕是现在急怒攻心,也哪怕是现在她对展欢颜和北宫烈都恨之入骨——

    也绝对不肯同归于尽的。

    “谁说是哀家动的你?你分明就是害了皇上之后畏罪自裁!”冷冷一笑,单太后道,紧跟着就是不耐烦的冷了声音,道:“被废话了,给她灌下去!”

    “是,太后!”两个随行的嬷嬷领命,端了那药碗就要上前去拿展欢颜的肩膀。

    展欢颜面色如常的略一侧肩躲过,却是稳稳地接过那碗汤药在手,冷然的看了单太后一眼,最后却是笑了出来道:“太后娘娘你一生算计,凡事都力求周到,一定要做到天衣无缝,那么现在——你是真的确定把所有的后顾之忧都打消了吗?天下臣民的悠悠众口或者你能堵得住,可是你这番说辞,也总有人是不会相信的。”

    单太后的心中微微一动,脸上瞬间凝满冷厉的杀意,怒喝道:“还等什么?她不肯喝,就给她灌下去!”

    要说不相信,北宫驰恐怕第一个就不会相信展欢颜会畏罪自杀。

    而且他们母子都十分清楚,北宫烈的事情和展欢颜半点关系也没有,她也犯不着这样做。

    自己的儿子,是着了魔了,到了今天也没有把这个女人放下。

    单太后的心里其实很清楚,如果她今天一意孤行的赐死了展欢颜,那么她和北宫驰母子之间势必又要再起嫌隙,可是——

    越是这样,她就越是不能再留着这个女人了。

    单太后的话杀机凛冽,身边的婆子再不耽搁,忙就要上前去抢夺展欢颜手里药碗。

    展欢颜冷然的一勾唇角,却是毫无预兆的突然一扬手——

    所有人都始料未及,下一刻单太后就被一碗汤药当头浇下来,脸上的妆容花成一片,她呆如木鸡的坐着,任由味道刺鼻的药汁自她头上滴滴答答的往下滚。

    “呀,娘娘!”宫婢们惊呼着过去给她擦拭。

    展欢颜随手就将那空碗扔在她脚下,转身坐回椅子上,凉凉道:“你也不用在我的面前来摆谱,事到如今,你以为你还能凭借你一朝太后的名分来压人吗?单雪莹,你也一把年纪了,也是时候来改改脾气的了!”

    单太后也是几十岁的人了,何况又顶着个长辈的名头,这样被展欢颜指着鼻子挖苦,顿时就是胸口一闷,险些一口气上不来。

    “展欢颜!”她几乎是怒不可遏的凄声尖叫,一下子拍案而起,踉跄着就要扑过去。

    却又奈何眼前一抹黑,起身踩到地上的碎瓷片,几下一疼险些就扑倒在地,也好在是被身边的宫女嬷嬷们扶着。

    宫女们手忙脚乱的拿帕子去给她擦脸,一边道:“娘娘莫要动怒,快打水来给娘娘清洗!”

    单太后是一心想要展欢颜的命的,这碗药里下的是剧毒,这样被浇了满脸,药汁都滚到了她的眼梢嘴角,保不准是要进入肺腑的。

    单太后闻言这才如梦初醒,心里也是慌乱的都成一团。

    偏殿里乱成一片,所有人都方寸大乱,却唯有展欢颜在侧旁观,面容冷酷的闲闲道:“你们不用忙了,堕胎药死不了人的,一会儿动静闹大了再招了人来,怕是你们娘娘不好对外交代!”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