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13. 遇险增援,空城绝唱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这些百姓之中有很多人本就是被拉着一同上城楼的,并没有什么视死如归的观念,听到君倾宇的话,自然心中大喜,纷纷下了城楼,高呼开城迎接锦**队入城。

    而那些视死如归的百姓大抵也都是因为害怕锦**队入侵之后会民不聊生,如今见到自己的亲人朋友都过的好好的,自然也就放弃了抗争,也都纷纷走下了城楼,加入了迎接锦**队的行列。

    唯有那些士兵和少部分真正爱过的百姓仍旧立在城楼之上,只是他们的神情也不像之前那么坚定了。刚才西决守将斩杀百姓的那一幕,无疑让他们感觉到了心寒,身为西决的守将,居然亲手杀害自己的百姓,这是多么让人心寒的事情啊。

    “自古开战,百姓不得参战。这西决守将哪里来的这么大的胆子要你们参战?怕也是西决皇帝的命令吧。而西决皇帝难道不知道让你们参战就等于要你们送命么?若是锦国执意攻城,你以为凭借五万军队和一些百姓就能够阻挡二十五万大军么?西决皇帝这分明是要你们送死!连你们的性命都不在乎的皇帝,你们何必为他守护国家?!”洛倾凰看到百姓脸上出现的犹豫之色,不由勾起一抹笑容,朗声说道。

    洛倾凰的声音极为好听,每一字每一句都如同月光流过清泉一般悦耳动听,而她的语气又是那么诚恳,字字句句都是站在百姓的立场,不少百姓和士兵听了洛倾凰的话都放下了武器,默默的站到了一边,而剩下的那些四处看了看,也终于不情不愿的下了城楼。

    唯有少数的士兵看到这一幕,眼中出现一丝决绝,举剑自刎在城楼上。他们说,这城池是守不住了,但是要他们做贪生怕死的投降者,他们做不到。所以,他们宁愿以死谢国。

    面对这一幕,不管是锦国还是西决的士兵都不忍去看,他们的眸中都带着动容和敬佩,君倾宇也下令厚葬这些为国自刎的士兵。

    不过以一席话,以情动人,西决的边城重镇就这样被锦国收入囊中。君倾宇的队伍长驱直入,连破城池,不过一个月的功夫,就已经逼近了西决的中心城市。

    而欧阳彻也率领了四十万大军,御驾亲征,亲自和君倾宇交锋。而另外的四十万大军则是被欧阳彻派到了北边对付凌景澜。至于西边,天险城池较多,似乎还可以守上一阵,欧阳彻竟没有派兵前往。

    “欧阳彻此举,难道是想以西边天险拖延时间,先击退我和凌景澜,再集合兵力对付司澈么?”君倾宇看着收到的情报,微微蹙了蹙眉头,乌黑的眸子里面闪过一抹思虑。

    锦国攻打西决城池,也耗损了不少的兵力,如今二十五万大军已经只剩下二十万,而收编的西决军队毕竟是西决的子民,怕是不能用来作战,以二十万对四十万,又是易守难攻的地形,还是欧阳彻亲自领兵,怕是有些困难,看来必须要援兵了。

    “那我们先去司澈那里调集十五万兵马过来帮忙?”洛倾凰听君倾宇如此说,眸中闪过一丝认同,以西决目前的情况,自然是不可能三面面面兼顾,先集中力量对付其中两个,倒也是一个好方法。

    君倾宇听到洛倾凰的话,乌黑的眸子微微一沉,唇角紧紧抿着,光洁的下巴扬起一抹迷人而完美的弧度,微微沉默了一会,他才沉吟道,“西边天险极多,攻打起来更是易守难攻,司澈那边的兵力只怕也只有二十万不到了,若是再借来十五万,那岂不是只剩下五万不到,万一欧阳彻调转兵力,司澈岂不是岌岌可危?”

    “欧阳彻已经御驾亲征,自然意在对付你。就算调转兵力,怕也是来不及,更何况他若是调转兵力,我们就可以长驱直入,想要救援司澈,也不是来不及。”洛倾凰微微沉思了一会,说道。

    欧阳彻御驾亲征,率领四十万兵马,明显是要对付君倾宇,若是再不调集士兵,君倾宇只怕就危险了,以欧阳彻的性子,必然已经恨极了君倾宇和凌景澜,怕是恨不得把他们碎尸万段,若是被欧阳彻逮到机会,君倾宇的处境只怕堪忧。

    她不能以君倾宇和哥哥的性命来冒险,因此,这援兵必然是要借的。

    “可是谁去向丞相借兵呢?十五万兵马可不是小数目啊。而且欧阳彻必然知晓我们要去借援兵,一路上必然层层关卡,怕是也不易抵达丞相那里。”洛云止听到洛倾凰和君倾宇的对话,不由蹙了蹙眉头说道。

    这次随军的将军虽然骁勇善战,但是却不善谋略,只因有君倾宇和洛倾凰在,也不需要什么军师,如今这个任务倒是找不到合适的人选去了,若是他和君倾宇离开,这边的军队就会失去领导,也是不行的。

    “我去吧。”洛倾凰自然也明白现在的局势,听洛云止如此说,目光中露出一抹坚定,对洛云止说道。

    君倾宇挑了挑眉毛,墨黑的眸子里面闪过一抹思虑。如今的状况,洛倾凰的确是最合适的人选,何况他并不认为欧阳彻会派人阻拦去求援的人,毕竟西决已经不完全在欧阳彻的控制下,要去阻拦一个人,并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若是真的要阻拦,还不如阻拦那十五万援兵。

    “凰儿去也好。去了之后就派刘子轩带援兵过来就好,凰儿就留在那里陪司澈镇守城池吧。”君倾宇微微思量,唇角勾起一抹笑容,墨黑的眸子望着洛倾凰,眸中似乎藏着一些情愫。

    就算援兵到了,以三十五万对四十万,也不是件容易的事情,必然是一场硬仗,他自然不想洛倾凰跟在身边冒险,而将洛倾凰交给柳司澈保护,他也是极为放心的,以柳司澈对洛倾凰的感情,只要他在,绝对不会看到洛倾凰受到伤害的。

    只是他并不知道,有时候,事情偏偏就是那么的出乎意料。

    洛倾凰微微蹙了蹙眉头,似是有些不赞同,但是君倾宇这次的态度出奇的坚决,否则就不让洛倾凰去求援兵,洛倾凰没有办法,只得答应了君倾宇。

    快马加鞭的穿过边城,向柳司澈那边赶过去,路上并没有遇到什么危险,洛倾凰在三日后顺利的抵达了柳司澈所在的地方。

    “倾凰?”柳司澈看到风尘仆仆的洛倾凰,乌黑的眸子里面闪过一丝诧异,继而又恢复了平静无波,脸上带着几分了然,唇角勾起一抹淡淡的笑意,对洛倾凰说道,“是来求援兵的么?”

    洛倾凰连凌乱的发丝都没有来得及去理,就急急的对柳司澈点了点头,目光之中还带着几分焦急,乌黑的眼眸里面是掩饰不住的担忧。

    柳司澈望着洛倾凰焦急无比的神色,唇角的笑意渐渐泛出了一丝苦涩,这天下间怕也只有君倾宇能够让洛倾凰露出如此焦急的神色了吧,她的眼里心里也都只有君倾宇一个人而已,从来都不会看到他。

    只是当有一日,洛倾凰的眸子里面清清楚楚的映着他的影子,带着决绝的时候,他却宁愿在她的心里,他只是无关紧要的陌生人。

    “我已经抽出了十五万兵马。由子轩率领。不知可否?”柳司澈收起了唇角略带苦涩的笑意,又露出了清雅无双的笑容,乌黑澄澈的眸子望着洛倾凰,悠悠的说道。

    洛倾凰抬眸看了柳司澈一眼,眸中带着三分惊诧七分赞许,没有想到柳司澈和他们远隔千里,却能够将他们那边的情况了解的清清楚楚,甚至连君倾宇的心思都猜到了。公子司澈,谋略无双,果然不是虚言。

    点了点头,洛倾凰赶忙催着柳司澈让刘子轩赶快带着十五万兵马去援助君倾宇。

    瞧着洛倾凰紧张的模样,柳司澈不由勾起了笑容,眸中含着三分戏谑,悠悠说道,“几时见倾凰如此着急的模样了,也就倾宇有这本事。”

    “司澈你就别打趣我了。若是你有危险,我也会着急的。”洛倾凰没有注意到柳司澈戏谑目光背后的苦涩,只是勾起一抹笑容,说道。

    柳司澈微微一笑。若是他有危险,洛倾凰也会着急。能够得她一分心思,他也该知足了不是么?

    “这都已经是春天了,怎么还这么冷啊?”洛倾凰刚刚赶到柳司澈这里还不觉得,和柳司澈说了一会话,不由觉得身上直冒寒气,按道理说这都已经是春天了,不该这么冷才对啊。

    柳司澈听了洛倾凰的话,立刻将自己肩膀上的披风解了下来,披到了洛倾凰的身上,伸手替洛倾凰系好披风前面的丝带。

    柳司澈的动作极为认真,仿佛满眼都只能够看得到手中的丝带一般,而洛倾凰则是有些尴尬的站着,虽然这个动作也算不上亲密,可是由柳司澈这般做来,却叫她无端端的觉得有些不妥,可是偏生柳司澈的神情是那么专注,竟叫她连推脱的话都说不出来。

    柳司澈的披风上有着淡淡的墨兰香气,一如他身上的气味,淡淡的墨兰香气萦绕在鼻尖,倒也是极好闻的,只是洛倾凰还是比较怀念君倾宇身上的艾草味,才不过分开三天而已,她就已经思念他到这般不可收拾的地步了么?

    看到洛倾凰乌黑的眸子里面氤氲着一丝雾气,似乎是在愣神,柳司澈以为是他将披风给了洛倾凰,洛倾凰不好意思,他不由勾起一抹笑容,悠悠说道,“这边地形奇特,因此气候也有些奇怪全文阅读帮主万岁。天气凉,你还是披着披风吧,一会冻病了可不好。”

    “嗯,谢谢。”洛倾凰听到柳司澈的话,这才回过神来,感觉到确实挺冷的,她又将披风拢了拢,对着柳司澈笑了笑。

    刘子轩在第二日就带了十五万援军离开柳司澈的军营,赶赴君倾宇的军营。十五万大军几乎是没有多少阻碍就抵达了君倾宇的军营。

    君倾宇看着风尘仆仆赶过来的刘子轩,墨黑的眸子里面闪过一丝诧异,他的眉头紧紧的锁在一起,脸上浮现出一丝疑惑,问道,“你说你这一路过来,都未曾遇到欧阳彻的阻止?”

    “的确一路畅通无阻。”刘子轩的眼中也带着显而易见的疑惑,显然对于他如此顺利的抵达君倾宇这边也感到十分不解,虽然他刻意的绕开了欧阳彻的兵力部署范围,力求能够将最大数量的援军带到君倾宇这里,可是这一路没有遇到一丝一毫的阻碍也未免有些说不过去了。

    君倾宇听到刘子轩的回答,眸中的疑惑之色更浓,如同黑曜石一般的眼眸里面闪过一抹思虑,他的唇紧紧抿着,眉头越锁越紧。

    十五万大军的调动是绝对不可能瞒过欧阳彻的眼睛的,可是他却没有派兵来阻止,这实在是有些不正常啊。若是欧阳彻真的要攻打他,一举将他拿下的话,一定会想方设法的阻碍援兵的到来,力求将他们逐个击破才对啊。

    逐个击破?!

    君倾宇的脑海里面电光石火的闪过一丝什么,眼中闪过一丝焦急和忧虑,脸上的慌乱显而易见。在君倾宇身边的洛云止和刘子轩看到君倾宇的表情,不由疑惑,跟在君倾宇身边这么久,除了为了洛倾凰的事情,他们从未见过君倾宇的脸上出现过如此慌乱的神色。

    “皇上,你可是想到什么了?”刘子轩看到君倾宇的表情很不正常,立刻问道。

    “我们怕是中了欧阳彻的声东击西之计了。”君倾宇乌黑的眸子里面盛着满满的担忧,他抿着唇角继续说道,“也许欧阳彻真正的目的不是攻打我,而是攻打司澈!”

    洛云止听到君倾宇的话也是一惊,照如今的局势看来,这也不是没有可能,但是他的心中还是有着疑惑,“可是西决一共只有八十万兵力,而八十万兵力也已经全部出动了啊,哪里有多余的兵力来对付丞相?”

    “八十万兵力只是表面上,也许欧阳彻还隐藏了实力呢?”君倾宇的眉头越蹙越紧,眼中的担忧也越来越浓,他继续说道,“领兵去攻打凌景澜的是西决的大将军。那么羽琉去了哪里?羽琉和我们同门师兄妹,对于布阵之道也是精通,欧阳彻为何未曾带她出来?”

    “皇上的意思是欧阳彻故意将司澈的兵力架空,派凌羽琉领着秘密军队去偷袭,以此来打开一条生路,再集中力量对付皇上和凌国皇帝?”刘子轩听到君倾宇的话,似乎也明白了过来,微微蹙了蹙眉头,这么说来,倒也不无可能。

    洛云止听完这话,眼中也浮现出了焦虑,若是事情真的如君倾宇所想,那么柳司澈和洛倾凰的处境岂不是岌岌可危?柳司澈现在手里面的兵力只怕只有五万不到,又要用来镇守已经攻打下来的城池,可用的兵力更是少之又少,这边又援救不及。

    “立刻下令。整军待命,听我指挥,以最快的速度进攻!”君倾宇的眉头深深的锁着,墨黑的眸子里面闪过一抹拒绝,对洛云止吩咐道。

    与此同时,柳司澈和洛倾凰也收到了刘子轩毫无阻碍的抵达君倾宇的军营的消息。

    “刘子轩已经到了宇那里。”洛倾凰挑了挑眉毛,乌黑的眸子里面含着三分喜悦七分疑惑,对柳司澈说道,“司澈,你觉不觉得有些蹊跷?”

    柳司澈负手立在营帐面前,俊秀的侧脸上浮现出几丝疑惑和思虑,乌黑的眸子里面带着浓浓的担忧,他看了洛倾凰一眼,沉吟了一会,说道,“只怕其中是有些蹊跷。倾凰,不如你回倾宇那里看看情况?”

    洛倾凰听到柳司澈如此说,立刻变了脸色。君倾宇那边的情况,他们都有飞鸽传书可以了解,何必她亲自回去看?更何况有君倾宇在,有什么事情需要她去解决呢?

    柳司澈必然已经看出了其中的蹊跷,害怕她受到伤害,所以才故意支走她。既然柳司澈要支走她,必然是这里不安全。

    欧阳彻先是带兵包围君倾宇,逼得君倾宇向柳司澈借援军,可是又不阻拦援军的抵达,难道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其实是为了攻打柳司澈?

    “欧阳彻真正先要对付的是你,对不对?”洛倾凰眉毛一挑,墨黑的眸子里面带着几分笃定,盯着柳司澈的脸,一字字问道。

    柳司澈的脸上露出几分无奈,乌黑的眸子里面也带着浓浓的担忧和无奈,他抿了抿唇角,沉默了半日,才说道,“看目前的局势,很有可能如此。若真是如此,大军不日就会压境,你若是再不走,只怕就来不及了。”

    “我不会走。”洛倾凰听到柳司澈的话,乌黑的眸子里面带着满满的坚决,若是真的有危险,她怎么可能弃柳...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