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08. 敢挑衅本宫?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欧阳彻答应将君倾宇和洛倾凰遇到追杀的事情调查清楚,要求他们留在西决皇宫几日,给他几日的调查时间,君倾宇和洛倾凰欣然同意。

    其实他们心里都清楚,欧阳彻只是需要几日的时间来装模作样,好安排证据来陷害欧阳明,以达到除掉欧阳明的效果。

    当然,君倾宇和洛倾凰一路颠簸赶了过来,自然是需要休息几日的。因此,对于欧阳彻的决定,他们也没有什么意见,就在西决皇宫的偏殿里面住了下来。而柳司澈也没有继续住在驿馆,而是住在了偏殿中的一间屋子。

    夜间,清冷的月光洒落在偏殿的院子里面。君倾宇和柳司澈比肩立着,两个人的身影沐浴在月光下,显得出尘而绝代风华。

    “这些日子在西决可好?”君倾宇微微侧过半边脸颊,望着柳司澈在月光下略显孤寂的脸,声音中隐隐含着几分喑哑,问道。

    柳司澈的目光依旧望着月亮,似乎什么也无法撼动他的情绪分毫,他的神色温柔而淡雅,却也隐隐含着一丝落寞,唇角微微牵起一抹清雅无双的笑容,他的声音如同山泉流过的声音一般清澈,“挺好的。他们不敢对我如何。”

    “未曾料到羽琉竟会变成这样。”君倾宇也将目光投向了远方,略略带着一丝惆怅,悠悠的说道。

    想当初,他们三人一起跟随袖手医圣学习各种技艺的时候,他们才不过十岁左右的年纪。那个时候,他和柳司澈因着家族的复杂,多少有些心机谋略,而那个时候的凌羽琉却还是一派天真烂漫。

    他还记得那个时候的凌羽琉总是带着天真无邪的笑容,对着他们要这要那的。三年的时间,凌羽琉成长了不少,越发的温婉出落,可是他们却觉得那个天真烂漫的凌羽琉已经消失不见了。

    但是毕竟三年的同门情谊,毕竟朝夕相对,他们对凌羽琉的兄妹之情还是未曾改变。

    又是三年未见。再见的时候已经在欧阳彻登基的时候,那个时候的凌羽琉,已经让君倾宇觉得陌生。每一步每一个笑容每一句话,都计算得那么得体,仿佛挑不出一丝错处,而正是这样的凌羽琉,让他觉得彻底的陌生。

    但是在他心底,凌羽琉仍旧是他的妹妹。可是,他没有料到,凌羽琉竟然会陷害柳司澈!

    “她早就不是从前的师妹了。”柳司澈微微一顿,如同黑曜石一般的眼眸里面闪过一丝悲悯,唇角勾起一抹无奈的笑容。

    “司澈。幸好我们不会有兵戎相见的那一日了。”君倾宇望着柳司澈,一字字,带着重量说道。

    他和柳司澈曾今约定,各为其主,就算兵戎相见,也不能够手软。但是最后,他们并没有真的兵戎相见,不知道是所谓的手软,还是所谓的形势所迫。

    只是君倾宇知道,他对凌羽琉的感情远不如和柳司澈的兄弟之情深厚,看到凌羽琉变成这样,他心中尚且觉得无奈而难过,若是那时候,他真的和柳司澈兵戎相见,那种矛盾,可想而知。

    “嗯。”沉闷的一声应答。

    月光依旧寂静的洒落,一夜无事。

    天一亮,君倾宇和柳司澈就出门有事了。洛倾凰也大抵知道,应该是要看看西决的局势,以及联系一些在西决埋伏下的眼线。

    她怀着孕,到底有些不方便,因此也就没有跟着他们一起出去,而是闲来无事,到西决的御花园里面坐坐。

    真是树欲静而风不止。洛倾凰不过坐在御花园里面看看景色,打发打发时间罢了,却也要被人打扰。

    “哟!这不是锦国的皇后么?”冷嘲热讽的声音在耳畔响起。

    洛倾凰听声音就能够听出是欧阳若曦的声音。她连眼皮都懒得抬一下,只是垂着眼睫毛,装作没有听到欧阳若曦的声音。

    “洛倾凰,你没有听到本公主说话么?!”欧阳若曦还是和从前一样没有脑子,她看到洛倾凰居然敢无视她,不由着恼,伸手推了洛倾凰的肩膀一下,居高临下的望着洛倾凰,带着几分嚣张和骄纵说道。

    洛倾凰被欧阳若曦推了一把,她陡然抬起眼眸,乌黑的眸子里面似乎夹杂着千万把匕首,直直的射向欧阳若曦,她冷冷的望着欧阳若曦,虽然她是坐着而欧阳若曦是站着,可是她那么一望,就好像硬生生比欧阳若曦高出了一大截一般。

    “西决公主还是如此的不懂礼数。不仅直呼本宫名讳,还对本宫动手动脚,本宫倒想问问西决皇帝,究竟是如何调教妹妹的,竟把妹妹教得和乡野村妇一般!”洛倾凰幽黑的眸子冷冷看着欧阳若曦,表情带着一丝不屑,勾起唇角,三分嘲讽七分冷意,悠悠说道。

    欧阳若曦听到洛倾凰的话,气的直跳脚,她的13-看-网要瞪出来一般,指着洛倾凰的鼻子吼道,“洛倾凰!你说谁像乡野村妇呢?”

    “自然是你。你觉得这里还有比你更像的么?依本宫看,就是你身后跟着的丫鬟,修养也比你好。”洛倾凰慢悠悠的站了起来,她的身侧本就颀长,一站起来,立刻比欧阳若曦高出了不少,她不屑的俯视着欧阳若曦,悠悠说道。

    欧阳若曦望着洛倾凰,眼里面迸射出恨意。她的眼底闪过一丝浓浓的恨意,唇角不经意的勾起一抹怨毒的笑容,对着洛倾凰狠狠推了一把,那力气之大,很明显是想要将洛倾凰推到。

    洛倾凰早就注意到了欧阳若曦神色的变化,因此在欧阳若曦还未曾动手的时候就做好了防备,欧阳若曦伸手推她,她便一个闪身闪了过去。

    欧阳若曦没有注意到洛倾凰闪开,由于惯性的缘故,整个人向着地上倒了下去,摔了一个结实,整个人呈现一个大字型,趴在地上,蹙着眉头,哀嚎着。

    洛倾凰立在一边,脸上面无表情的望着欧阳若曦狼狈的样子,乌黑的眸子里面闪过一丝冰冷的寒意,她缓缓俯下身子,对着欧阳若曦的耳边说道,“不管你是听了谁的指使来做这件事,本宫告诉你,所有胆敢想要伤害本宫肚子里的孩子的人,都不会有好下场。若是再有下一次,一定不止如此!”

    欧阳若曦原本蹙着眉头大呼疼痛,在听到洛倾凰的话的时候,却是停了下来,整个人十分错愕的望着洛倾凰,眸子里面有着浓浓的惊讶和恐惧,甚至连喊痛都忘记了。

    洛倾凰却是不再理睬欧阳若曦,而是快步回到了她的寝宫。她的手心里面不自觉的多了一层汗珠。很明显,有人想要加害她的孩子!

    方才欧阳若曦那样卯足了劲想要推她,绝对不是一时气愤,而是想要害她摔倒,以她的身体,那样摔一下或许不会有事,可是对她肚子里面的孩子,却是致命的打击。

    欧阳若曦虽然骄纵跋扈,但是心思也还不至于如此恶毒,她一定是听了什么人的挑拨,才会来对她下如此毒手。而那个唆使欧阳若曦的人,必然是知道若是她在西决皇宫出了什么事情,那个害她出事的人定然逃脱不了,所以才指使欧阳若曦来做这件事。

    如此恨她,又如此有心计的人,会是谁呢?

    洛倾凰的眉头微微一蹙,乌黑的眸子里面闪过一丝了然,她的眸中浸润着一丝寒意,对着暗处喊了一声,“素玄。去请西决皇后过来!”

    凌羽琉很快就过来了。她穿着一袭金黄色的长袍,将她雍容高贵的气质显露无疑,她的脸上化着精致的妆容,一步一步,都走的恰到好处,她走到洛倾凰的面前,停了下来,扬着下巴说道,“听说你找我。”

    “本宫刚刚派人寻你,你就来了,还真是随传随到。本宫深感欣慰。”洛倾凰唇角勾起一抹不露情绪的笑容,抬起长长的睫毛,乌黑的眸子望着凌羽琉,里面带着几分复杂的目光。

    凌羽琉听了洛倾凰的话,脸色微微变了变,不由冷哼了一声,冷声说道,“这里也没有外人,你也不必逞口舌之快。”

    “本宫也没有兴致陪你逞口舌之快。”洛倾凰听到凌羽琉的话,脸色也微微一沉,欺霜胜雪的容颜上面多了几分凉意,她冷冷的盯着凌羽琉的脸,一字字问道,“凌羽琉,是你指使欧阳若曦来推我,想要害我的孩子?”

    听到洛倾凰的问题,凌羽琉微微愣了一愣,她的眸中闪过一丝惊慌,继而又平定下来,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望着洛倾凰,冷冷说道,“是我又如何?都怪欧阳若曦太蠢!”

    “本宫倒是好奇,你对欧阳若曦说了什么?”洛倾凰听到凌羽琉承认,一点也不意外,她思来想去,除了凌羽琉,怕是也不会有别人这般恨她了。她可以理解凌羽琉对她的敌意,可是她因此做出伤害别人,伤害锦国,甚至是伤害她肚子里面的孩子的事情,她就不能容忍了。

    “说了什么。我不过就是告诉她,以现在的局势,锦国很可能和西决联姻,而她还是有机会嫁给君倾宇的。但是,你腹中已经有了孩子,就算她嫁过去也不会有地位,除非,你肚子里面的孩子没有了。”凌羽琉听到洛倾凰的问题,摆出了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冷漠的说道。

    洛倾凰的眉头微微蹙了蹙。她不了解凌羽琉,但是看君倾宇和柳司澈之前对她的态度,她断然不是这般蛇蝎心肠的狠毒女子,难道说爱情真的会让人疯狂么?就算凌羽琉恨她,也不该对她的孩子下手啊!

    “你不必一副悲悯的模样,我凌羽琉难道还需要你的同情不成?是,你是得到了司澈的爱,而我得不到,那又如何?总有一日,我会把你所拥有的东西全部毁掉!得不到的,我都会毁掉!”凌羽琉看到洛倾凰的神色,脸上突然露出了一丝扭曲,冷冷的说道。

    凌羽琉说的极为冰冷而平静,那其中的彻骨恨意和决绝,洛倾凰能够清清楚楚的感觉到。

    “同情你?你凭什么以为你配得到我的同情?”洛倾凰却是勾起了一抹讥诮的笑容,乌黑的眸子冰冰凉凉的望着凌羽琉,一字字慢慢说道,“我的东西。我都会守护好。你想要毁掉,绝不可能!不管是我的孩子,还是锦国,还是宇,一切对我来说重要的人或物,我都不会容许你伤害!”

    “那我们就走着瞧!”凌羽琉听到洛倾凰的话,也不动怒,只是阴鸷而冰冷的说道,说完,便头也不回的离开了洛倾凰的院子。

    洛倾凰的眉头微微蹙着,伸手抚摸着自己的肚子,乌黑的眸子里面带着一丝迷离。

    孩子啊孩子。原本你一定可以平平安安没有一丝波折的出生,现在看来,似乎也不会那么容易啊。不过你放心,娘亲一定会保护好你的。

    “参见锦国皇后。皇上来了。”门口的丫鬟进来对洛倾凰行礼,恭敬的说道。

    洛倾凰的眉毛微微一挑,眸中闪过一丝惊诧,这个时候,欧阳彻不是应该正在忙着制造证据来陷害欧阳明么,跑到她这里来做什么?不过她还是温和的说道,“请他进来吧。本宫身体不便,就不迎他了。”

    那丫鬟听到洛倾凰如此说,便恭敬的退下了。

    “倾凰。我可以这样喊你么?”欧阳彻一进屋,便这样问了一句。

    洛倾凰记得那次去骑马的时候,欧阳彻也曾经这样问过,对她而言,不过是一个称呼而已,她并不在乎,因此,她只是淡淡一笑,“随你。”

    欧阳彻看到洛倾凰无所谓的态度,只是牵起笑容,笑了笑,眸中闪过一丝担忧,问道,“我听说若曦今日找你麻烦了?”

    听到欧阳彻的话,洛倾凰的眼里面闪过一丝了然,原来是为了欧阳若曦的事情,她说欧阳彻怎么会突然跑来这里。

    “西决皇帝大可放心,本宫不会计较此事。”洛倾凰挑了挑眉毛,淡淡的看了欧阳彻一眼,寒声说道。

    欧阳若曦虽然对她动了手,但也不过是被凌羽琉利用而已,何况以欧阳若曦的本事也伤不到她,她也犯不着浪费精力和欧阳若曦作对。

    听到洛倾凰的话,欧阳彻的眉毛挑了挑,眼中闪过一丝诧异,似乎奇怪洛倾凰居然不追究这件事情,他笑道,“我以为倾凰会为此事要求我责罚若曦呢。我已经罚了她一个月不许出门了。”

    “噢?”听到欧阳彻的话,洛倾凰不由挑了挑眉毛,眼中闪过一丝惊讶。欧阳彻居然因为她责罚了欧阳若曦?

    据她所知,欧阳彻对欧阳若曦这个妹妹是极为宠爱的,这才养成了欧阳若曦骄纵跋扈的性子,可是欧阳彻现在居然舍得责罚欧阳若曦,他这么做,到底有什么目的?

    按道理现在西决并没有什么事情有求于锦国啊,欧阳彻没有道理这么做啊。

    看到洛倾凰眼底的疑惑和质疑,欧阳彻唇角的笑容微微僵了僵,他慢慢站了起来,看似无所谓的笑了笑,说道,“倾凰放心。我没有什么目的,只是觉得若曦做的确实不对,我不该这样骄纵她了。否则终有一日,她会害了自己。”

    “像她这般没脑子的骄纵。若不是有你护着,早就吃亏了。”洛倾凰听到欧阳彻的话,只是挑眉笑了笑,淡淡的说了一句。

    欧阳彻听洛倾凰这么说,也只是无所谓的笑了笑,幽深的眸子里面似乎隐藏着什么,又似乎什么都没有,他看了洛倾凰一眼,状似随意的笑了笑,说道,“虽然倾凰不追究,不过我还是要替若曦说声对不起。”

    洛倾凰微微笑了笑,算是接受了欧阳彻的歉意。

    她之所以接受欧阳彻的歉意,不是因为别的,只是为了成全一个哥哥照顾妹妹的心意。因为她也有这样一个事事都为她考虑的哥哥,不管她做错了什么,洛云止永远会站在她这一边,保护她,照顾她。

    越是深处于权利的中心,就越是容易接触勾心斗角,而在普通人眼里极为普通的亲情、友情甚至爱情,对他们而言,都是极为奢侈的存在。因此,才更加显得难能可贵。

    就算西决和锦国为敌,就算她对欧阳彻没有什么好感,可是至少在这一点上,她还是欣赏欧阳彻的。

    看到洛倾凰眼里面状似欣赏的目光,欧阳彻脸上浮现出一丝复杂的表情,摇了摇头,便离开了洛倾凰的住所。

    而洛倾凰看到欧阳彻离开,才又自顾自的喝起茶来,没有想到她不过去御花园逛了一圈,就惹出这么多的是非,看起来,这皇宫里面,还真是是非最多的地方啊。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