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13 冷淡(2)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眼前同当初林府别苑一模一样的布置,让我怔怔立在当场。翠侬过去拉开抽屉,“娘娘,真的和您在莱阳别苑的房间一模一样呢,连这个风筝都在。”

    我过去取下那个风筝,是当年旧物。派人从莱阳千里迢迢的取了来。还有许多当时的小玩意儿,除了小柳给我雕的那些木头娃娃全部都搬到这里来了。还有那些当年我嗜之如命的书也全都搬来了。

    翠侬扶我在躺椅上坐下,子晟的头从外头冒出来,“咦,母后的房间怎么这么旧?”

    “这些都是当年母后曾经住过的屋子里的东西,你父皇命人搬了来这里。”可是又怎样,难道你我还能回到当初?我把风筝重又挂回去。这些日子,我愈发淡定,他眉间却愈加焦急。一向务实的皇帝陛下,居然也难得的做起这种事来。

    “这个风筝好旧,好丑!”子晟伸手去够墙壁上挂着的风筝,“而且这个时候,谁还会放风筝。”

    “是啊,不合时宜嘛。有些东西,只能在当季,过了再做就变味了。”看子晟搭着凳子去取风筝,我让翠侬取下来交给他。

    “好丑好丑。”他一副嫌弃的样子,“母后,你小时候就只能玩这个啊?”

    “不是啊,你姨丈先买了一个给母后,结果被人撕了,这个是他赔给我的,亲手做的呢。”我想起当日吊在六哥手腕上要他赔我风筝的情景,前尘往事好像已经太久远了。

    “谁敢撕母后的风筝?”

    “你父皇。”

    子晟拿着风筝愣愣的,看了半日说:“这是父皇亲手做的啊,赶紧挂回去,不能叫他知道我说他做的好丑。”

    “只是式样过时了,而且你一直看的都是第一流的能工巧匠做的东西,眼界自然高了。不过那时候对母后而言,这个风筝,还有你姨丈花一文钱给母后买的,都是很珍贵的。”

    子晟叫翠侬把风筝挂好,拍拍手,“母后,你怎么好像很伤怀的样子。你是不是想父皇了,他在书房被几个老头子缠住了,叫儿臣过来替他说,让母后等着他一起用膳。”

    “哦,知道了。”

    贤妃和董宝林的院子离我这边很远,大家各自过自己的日子。用膳的时候,我看到桌上尽是莱阳菜式,都是当日我在别苑经常叫吴妈做的。子晟跟旻儿吃不惯,六哥轰他们自己出去吃。

    “不嘛,要和母后一起吃。”子晟不肯走。

    “你又吃不惯,出去让御厨给你做你喜欢吃的。”

    “叫他们做好送过来就是,儿臣要陪母后用膳。母后喜欢吃的,儿臣也可以学着吃。”小家伙就是不走。

    六哥撇下嘴角,“你也是要当兄长的人了,要给弟弟妹妹做个好榜样,别成日胡混了,明日开始,同你大皇兄一起去上学。”

    子晟闻言哭丧着脸,“母后,儿臣不去,二皇兄还没去呢,儿臣还小。”

    我也说:“是啊,瑜儿按说还要几个月才去呢,子晟不能越过他去。”

    “那就一起去,你二皇兄明日就要去了。”

    “好容易出来避暑,你这是干嘛呀。”

    他看看我,我对子晟说:“你出去自个儿和大皇兄一起吃,母后不用你陪,有父皇呢。”

    他嘟嘟嘴,和旻儿一起起身,“好嘛,父皇母后,儿臣告退。”

    等他出去,六哥说:“总算可以清清静静和十一你吃顿饭了。成日就听他叽叽喳喳的,跟旻儿一样不出声也好哇。”

    我笑,“他何尝看过人的脸色行事,怎么懂这些。”

    他伸筷子给我夹菜,“来,这个,你最爱吃的。”

    我看看碟子,“其实,我口味早改了。”看他面色一变,我叹道,“只是因为孕期口味淡,吃不得这些家乡风味。既寻了莱阳的厨子来,就先养着,待我产后再吃。”

    “好,那先把这席面撤了,让他们重上一席。”

    肯定是有备好的席面的,不然让帝后饿着肚子等着么。宫人进进出出,很快换了一席。六哥抬头看到风筝像是被动过的样子,“这个东西让他们好好保存着,可惜还是褪色了。”

    “哦,子晟刚才看着新鲜取下来看了一下。”

    六哥面上难掩失望,“是他啊。”

    “你要我住这里?”

    “是我们。”

    我看看,随便吧,住哪不是住。

    “你把这些东西全搬了来,是要从九岁开始重来过?”我夹起一朵香菇入嘴。

    他失笑,“你觉着你还能缩水变回九岁那个样子。只是这些东西有时候老是想起来,莱阳去一趟太麻烦,但西苑离宫里还是很近的,想怀旧了可以随时过来住一阵。”

    我抹了下额上的汗,“我觉得我还没到怀旧的岁数。你好像也还早吧?还是说你要借此怀念十年前的那个我。”

    “你就在我跟前,我有什么好怀念的。再说了,我怀念那个小孩子做什么。”他看着我,“本想着你也许会想这些陪你三年多的东西,所以让人不远千里搬了来,看来是白费功夫。”

    我肚里好笑,“你要做什么啊?”

    “取悦你啊。”

    “你不用刻意取悦我啊,正如你所言,作为一个皇帝,你已经很纵容我了。”

    “我错了,真的。我要的不只是一个皇后,可是却只会从我的帝王身份来要求你。这二者是不对等的。”

    我差点被汤呛到,你咋想明白的?

    我放下汤碗,然后很认真的说:“六哥,我是真的觉得,人跟人相处,再是亲近,再是耳鬓厮磨,还是保持点距离比较好。不然,你会窒息我也会的。过日子嘛,还是平实些好,相敬如宾其实是很不错的相处模式。要携手走完一生,我觉得这样比较能够长久。”

    他颓丧的说:“这就是这么轻易就原谅我的原因?不,你没原谅我,你压根就没有原谅,所以才要跟我相敬如宾。”

    我摸摸肚子,“六哥,你到底要我怎样嘛。我要是不依不饶的闹腾,你一准说我恃宠生娇什么的。我怀着孩子呢,我不跟你闹,你又不满。那你说你觉得我们日后要怎么相处好?”

    “我就要你像以前那样就好。”

    “当你是夫,不当你是君?”

    “对。”

    “你这些年被人贡上了神坛,心里渐渐而也只当自己先是君再是夫了,却还要死抓着当年不放。”

    “人都是会慢慢改变的,一些想法跟从前不一样很平常的。”说完了,我放下筷箸起身。不变的只有我儿子永远是我儿子而已,旁的一切都会变。枕边人的心思,我对他而言的意义,都是不能亘古如一的。

    晚间睡觉,他在我身后说:“你不能错一次就不给我机会了,咱们还有三五十年要过呢。”

    “我知道,我只是暂时还过不了自己这关。你得给我点时间。”

    “就怕给你时间任你去胡思乱想,到最后我在你心头就成了最熟悉的那个陌生人了。”他的手从我衣服下摆钻进去,轻轻捏我的腰,这是他最近很喜欢做的事。

    我闭上眼睡觉,察觉他的手在往上移,伸手隔衣摁住,“我怀着孩子呢。”

    “我想过了,十一你这回看似不怒不怨,其实是对我失望了,想把我推到不能伤害你的安全距离以外。可是,我不想和你相敬如宾。如你所说,我心里的想法是慢慢在变化,甚至老四跟老五有一些话也不敢在我面前讲了,连魏先生都……我不想连你都这样。我之前的想法是大错特错了。我想你只当我为夫,单纯的只是爱我这个人,可是我自己却把自己摆上了神坛,只一味的要求你。我不要你跟我疏离,身心都不可以。放心把你自己交给我,我不会再令你失望了。”

    ……

    我早晨是被一双小手在脸上搓面团一样搓醒的,“母后,太阳公公晒屁屁了。”子晟坐在我旁边说。

    我低头看看,身上穿着寝衣,想来是昨晚六哥抱我去温泉清理后给我穿上的,那会儿我早已溃不成军了,意识都是涣散的。昨晚到最后,我已经是口不择言了,“萧淳岘,你禽兽啊,我是孕妇、孕妇。”

    “我只对你禽兽,放心,我有分寸的,不会伤到你跟孩子。”

    ……

    “母后,你发烧么?”小手伸到我脸上。

    “没有,母后起得比你还晚,有点不好意思。”我摸摸脸,果然是滚烫的。

    “嘻嘻,我们都起得比父皇晚。父皇说他自己好可怜,起得比鸡还早。”

    我推开被子,小家伙爬开给我让道。

    “你以后是一样的。大皇兄呢?”

    “上学去了。他本来以为出来避暑可以不用上学了,结果他的师傅们都被带来了。”

    皇帝出行避暑,大学士随行是惯例,哪里就躲得掉了。当时可是浩浩荡荡的一大队车马出行啊。不过,是可以让旻儿放松一下了。

    “回头母后帮他说说,看能不能争取一个月不用去学堂。”

    “嗯,他会乐坏的。勉勉姐姐也跟着章太医来了,她跟大姐姐在一处玩儿。”

    “你怎么不去呢?”

    子晟撇撇嘴,“我才不玩那些女孩子的玩意儿。我等下去找栩哥哥和陈默蹴鞠,还有十四哥哥、清烨表哥。那天父皇很厉害哦。”小家伙脸上充满对父亲的仰慕。

    我看他一脸的憧憬,实在不好泼他冷水。人家萧栩根本就不想带你玩儿,萧栩说带着三皇子玩儿心头压力很大,生怕他一个不小心磕着碰着。可是子晟偏偏很喜欢去找他玩儿。如果人家不带他玩儿,他就要发脾气。好在还算输得起,不会要非赢不可。

    我用过早膳,也跟着子晟去看热闹,在遮阴的棚子下观战。六个大小不一的孩子,旻儿也过来了。连着萧栩都是把课挪了过来的。只有二皇子,还是一心念书。他是到了别苑才开始进学的,表现出浓厚的好学上进。才几岁的娃儿,他私下会跟我说叫我多叫他过来玩,想来并不是很情愿的。

    六个孩子分成两队,在踢半场。他们都是那天看了大人蹴鞠,然后兴致勃勃跟着学的。

    萧栩那日只能捡球,今日却俨然孩子王,都吵着要和他一队。

    今天的蹴鞠自然是很小儿科的,还有子晟这样腿短跑不赢球的,也很高兴的满场乱跑。还有旻儿,躲避不及,被球撞倒在地,也难得的没有抽抽搭搭,反而很勇敢的爬起来。看来多和小伙伴一起玩,对人格形成还是有影响的。

    散场后,勉勉站在旁边拿手绢帮旻儿擦着脸上的灰尘,子晟跑过去,仰着头,“还有我,还有我。”

    子珏掏出自己的手绢,“三弟,你过来。大姐姐给你擦。”

    我招手叫清烨过来,看他清秀的脸庞也满是汗。其实到后来,一群小子都是在乱跑乱踢,把萧栩气得不行,说下次不跟他们踢了。

    “想不想爹爹?”五哥走了都快一年了。治理黄河的事,不能不有个朝廷大员在那里压场。

    “想,姑姑,爹爹几时回来啊?”

    “姑姑也不知道,不然,送你跟你娘去看看他好了。”

    “好,谢谢姑姑。”他扭头看看,那边几个又凑在一块儿了,不知道在商量什么。

    “过去吧。”

    原来是要一起去游水。旻儿有点为难,但又不想失了面子,更不想在勉之面前没面子。见他犹豫,那几个就嘘他,说他一刻也离不了小媳妇儿。他立即挺挺小胸脯表示要去。

    我有些不放心,要跟去看。结果萧栩就让子晟过来跟我说男人洗澡让女人都不要去。

    我好笑,“你们算哪门子的男人。”看萧栩一副别别扭扭的样子,“好了,我不去。”叫过几个侍卫,让他们一人负责看着一个孩子,出了事追究到人头,别到时候都围着子晟,没人去照看别的孩子。

    旻儿说了大话,可终究还是有些怕。我摸摸他的头,“怕是没用的,要想办法打败它。”

    萧栩拍拍胸脯,“娘娘,臣会照看好王爷的。”

    “嗯,去吧。”

    一帮小小子雄赳赳、气昂昂的走了,我带着子珏和勉之往回走。

    “嗯,我们去看看瑜儿吧。”

    子珏高兴的说:“好。”

    勉之自然没有异议。

    坐着清凉的小轿过去,这西苑三面环水,而且到处绿树绿草,是很天然的避暑胜地,比宫中用冰块造出一隅清凉要舒服多了。

    我摆手示意让人不要通传,瑜儿在听一个大学士讲课,不时还能对答几句,看来的确是基础很不错,至少在同龄人里是这样。

    他扭头看到我,忙起身行礼,“儿臣不知母后前来,未曾远迎,还望恕罪。”

    大学士也赶紧行礼,眼睛低垂不敢直视我。

    我让他们起身,瑜儿走到我身边站着,我便问起两个孩子在学堂的情况。

    说起旻儿,大学士半日总算找到一个优点:勤奋!虽然常常劳而无功。说到今日才来的瑜儿,他倒是眉飞又色舞的,滔滔不绝起来。

    这都是意料中的事,我点头,“课间有休息时间么?暂且休息一刻钟吧。”

    “是。”大学士退了下去。

    我看看瑜儿,他对于师傅的称赞看来是已经习惯了。也是,他一直面对的都是这些赞誉。

    我慢慢同他说起课本上的东西,他开始是守礼的回答,然后我越说越远,把书上的东西翻出很多新花样来,他渐渐目瞪口呆。

    “书上的东西有很多,但你要学会怎么去看。不是会记诵就够了,得用脑子去想。”

    他点头,“母后说的是,孟圣人也说,尽信书不如无书。”

    我微笑,董宝林这个三元及第的女儿,才学是有的,就是不会教孩子活学活用。不过孩子还小,还没有定型,还可以慢慢教。

    “跟你母妃生活上有什么不方便之处么?”

    他摇摇头,“没有,多谢母后挂念。”

    我摸摸他的头,“有的时候,不如意或者是磨难也是试炼人的。”我轻声跟他讲起我小时候的经历,还有那三年多被关在别苑的经历。

    他听着,眼睛越瞪越大,“原来母后小时候这么辛苦啊。”

    “也不算辛苦,毕竟是跟自己的亲娘在一起,而且也没有被怎么错待,该有的我也有。你如果有什么不如意,可以跟管姑姑还有魏侍卫说。”

    “啊?他们、他们……他们平日就很照顾儿臣跟母妃的。”

    “嗯,你母妃心气高,母后有时候也不太好做。所以安排了人暗中照看,你就别让她知道了。”

    “嗯,儿臣记住了。”

    “还有啊,除了课业好,还要有强健的体魄。闲的时候可以多活动活动,整日坐着看书,就会跟母后一样,眼睛都看坏掉了。”

    他眨眨眼,“母后的眼睛看坏掉了么?”

    我笑,“你没看出来啊?呵呵,母后很会装蒜。还有,母后的耳力非常的好,也可以弥补一些不足。”

    “装蒜,呵呵!”瑜儿颇觉有趣的说。子珏跟勉之也在一旁偷偷的笑。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