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09 捐资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六哥在别苑的时候说的好好的,可以让我自由出入,结果一回到宫里,他就耍赖,他说他答应的是在别苑。直到我气红了面颊,双手捏拳,他才笑扶着我双肩,“你出宫干嘛啊,要见故人什么的,偷偷召进宫来嘛。”

    “人的眼界有远有近,相应的心胸就有宽有窄。我不信你没觉得我这三年有时候变得你都快不认识了。如果你不想我变,那就不要把我拘在后宫。”

    “那我下朝见不到你怎么办?”

    “我巴巴的在坤泰殿等着,十日里你能有一日回来午膳,三日回来晚膳就很不错了。”我看着六哥,“罢了,我就知道是哄我,可是,我又有什么法子呢。翠侬,日后连你也要出宫去了。我在宫里就更寂寞了。”

    “好了,别说得那么可怜了。只是要出去,得跟我说一声。”六哥揉着额角说。

    “好!”我立即爽快答应。

    打发了那哥俩去睡觉,我和六哥斜倚在床上,我絮絮的告诉他今日的见闻,那三个武举子给我留下的印象。

    “嗯,照你这么说来,好好培养,应当能担些责任。过几日策论发榜,殿试时我再看看。”

    “嗯,睡吧。”

    我出宫的频率并不高,一个月也就三五次,有时候是出去走走看看、了解些情况,有时候甚至纯是为了和十七出去尝尝大酒楼里的新菜色。在宫外我都叫他十七,嘻嘻,萧士齐,跟林莳宜一样的,都是谐音。不过,虽然次数不多,用六哥的说法,我出宫就跟打了鸡血一样,浑身充满了活力,这个变化他也是乐见的。

    我挠挠六哥怕痒的手腕,“唉,你到底是怎么想明白的,我想好久了也没答案。我其实没想到你会先低头的?”这个,我是真的万万没有想到。

    他把我一拉,我就伏在他怀中了,然后他双手抱着我的腰,“我早说过帝王是一条孤绝的路,我要你在这里。一直以来,我让你没什么安全感,感觉没有依靠,而我只希望你能了解我的不得已。可是,只是一次次让你心冷。我说的也许不能让子晟即位的话,就是压垮你的最后一根稻草吧。儿子的生死,让你最终下定了决心,要离开我。”

    他理理我鬓角的发,继续道:“有些时候,你是很能壮士断腕的人啊!这一点,比我还强。再后来,魏先生问我,像你这样的一个女人,只把你拘在后宫,是不是太浪费了。如果你成了后宫中的普通女子,我是不是还会这样的爱你。我也想了很久的。不就是低个头么,不就是退后一步吗。夫妻之间,又没有谁输谁赢的说法。要么一起赢,要么统统是个输。”

    我仰头,亲了下他的唇,在他低头要吻下来时,我推开他一点,“嗯,既然你肯退一步,我当然不会不识好歹。这世上其实有很多女人都是被浪费了时光,浪费了才华,谢谢你肯给我机会做自己想做的事。”魏先生看起来也不是完全迂腐啊,我还以为他会说‘女子无才便是德’呢。

    “旻儿好像有点闷闷不乐的。”我想起这件事来,旻儿好像愈发沉默了。

    他瞪着我,“勾着我好玩是吧,先难得主动亲我,然后推开我说这说那的。”顿了一下又说:“他一向闷不吭声的,我没觉得。别浪费时间了!”

    外头的帷帐次第落下,烛火也被熄灭。我又被他拉入怀中深吻……

    第二日早起,我送六哥出门。

    “真是要看过黄历日子好才得你相送。”

    我给他正正冠冕,“我倒是想每天早起送你啊,那你给我多一些时间睡觉嘛。”

    我踮着脚,他手就在我腰上游移,弄得我痒痒的,左右一看,宫人们都低头看着自己面前端着的盥洗用具。便伸手拍开他的爪子。

    “那还是你晚些起来吧。”他在耳边说,“我还是比较看重你作为妻子晚间尽的义务。白日都是做给人看的,叫宫人做就可以了。晚上可没人替得了你。”

    我掐他一把,“还不走,要晚了。”

    “皇上起驾!”声音次第去远,我坐下喝了碗燕窝粥,然后等着旻儿过来跟我告辞。

    小哥俩手牵手的一起进来,旻儿说:“母后,儿臣要去上课了。”子晟则坐到我身边来,“母后,咱们下回什么时候再出去?”

    我捏捏他的脸,“别把心玩野了,你很快就要跟大皇兄一样,每日去上课了。”

    旻儿闻言抬头望望我,我笑着说:“母后让人做了你爱吃的松仁糕带去吃,记得分给表哥一些。咱们得贿赂贿赂他,叫他不要给旻儿太多功课,我们还小嘛。你先去学一些,以后三弟不会你就可以说给他听。”

    “嗯。”

    我送旻儿出去,交给夏嬷嬷往乾元殿后殿带。知道子晟很快也要去,看得出他要好过一点了。

    皇子读书的场所都是在乾元殿的后殿,方便皇帝随时查问。

    看起来旻儿是真的不想去,他第一天上课的时候就抱着我的腿不肯走,嘴里嚷嚷着:“不去不去!”后来还说过一次,“母后不要旻儿了吗?”

    我当时觉得他是不适应,过些日子就好了。现在看来不是,他的情绪我必须重视。

    我让人把勉之叫进了宫来,先告诉她我和皇帝让年轻的翰林院侍读给旻儿先打下基础的良苦用心,然后又说了旻儿最近的情绪变化。

    她听了点头,“娘娘,臣女明白了。”

    我摸摸她的头,“勉之,你很聪慧,本宫是为人母的私心所以才早早给你和旻儿定亲。你怪我吗?”

    她摇头,“不怪,不是不敢怪。王爷善良敦厚,臣女原本就当他是弟弟一样的,现在自然更加亲密。如果娘娘疑臣女对王爷的用心,那臣女只能说,如果日后有灾难要降到王爷身上,臣女愿意舍身为王爷挡灾。”

    我拥勉之入怀,“唉,我的子晟能不能也找到一个这样好的姑娘啊。”

    “面面”正想着,子晟从外头进来,呵呵笑着伸手拍勉之俯下的肩膀。

    勉之回头,“三皇子殿下,臣女叫勉之,您可以跟王爷一样叫勉勉,或者叫勉勉姐姐。”很有架势的样子。

    子晟吐吐舌头,调皮的说:“面面姐姐。”然后拉着我说,“母后,儿臣好久都没见饼饼了。”

    我想到小薛冰听到‘饼饼’这个称呼的时候,小小的脸颊气得通红追着子晟打的样子。

    “厄,子晟,小朋友玩闹可以,你高戈表兄,你不许再叫他‘糕糕’了。”我正色道。

    “这样好记嘛。”小家伙嘟囔。

    就知道吃。

    “不行,他是臣子,你得尊重他。”

    “好嘛。”他坐在我身边,脚丫子一晃一晃的。我捏住他的脚,“跟你说的坐要有坐像。”

    他指指勉之,“面面姐姐又不是外人,她以后是大皇兄的媳妇呢。”

    我抚额,萧栩你个混蛋,成天跟小弟弟们说些什么。

    “母后,大皇兄以后也会是个怕媳妇的。”他忽然好像有大发现一样的嚷嚷。

    勉之方才就红了脸,现在子晟又这么嚷嚷,就更红了。子晟从塌上一跃而下,走到她面前,“好像红苹果哦!”

    勉之脸上红潮减退,然后肃然看着子晟,“三皇子殿下,娘娘方才教导您要尊重臣下。臣女也要求这份尊重。”

    子晟摸摸头,看勉之一脸的严肃,好像他再乱叫乱嚷真的会不理他的样子,半日才说:“好嘛,勉勉姐姐。”

    “嗯!”小丫头起身对着子晟一福。我心头偷笑,我已经能够预见到十年后安乐王妃当家做主的模样了。

    “那勉之,旻儿那里就拜托你了。本宫不想他生了误会,咱们都劝劝他。”

    “是。”

    旻儿每天上午下午各有一个时辰的课要上,中午回来见到勉之很开心。用了午膳,两个小家伙牵着手出去坐在御苑池边的小桥上聊天。

    子晟吵着也要去,我把他拉回来,让他陪我睡午觉。

    “睡不着!”他气呼呼的。

    “睡不着也不许去!来来,母后给你讲故事。”这小子跟他老子一个德性吃软不吃硬的,得哄。

    果然一听讲故事,子晟两眼放光,“讲没了羊修篱笆的故事。”这是昨天旻儿回来讲给他听过的,不过讲得不是太清楚。

    “是亡羊补牢,好,母后给你讲亡羊补牢的故事,你躺着听吧。”我拿着一把团扇一边给他扇着风,一边慢慢讲着这个故事。

    “嗯,比大皇兄讲得好听,回头我讲给、讲给饼饼(薛冰)和馍馍(陈默)听。”

    呵,原来是羡慕大皇兄能讲故事啊,嘴上还说不好听。现在又要到小朋友面前去显摆了。

    他慢慢睡着了,我替他脱去外衣,只留了小褂,叫翠侬看着,我去看那两个出去聊天的。走到御苑池边,就好笑的看见两小人儿并肩坐着,鞋子放一边,两双白白嫩嫩的小脚丫在桥下一荡一荡的。而身后,是举着大荷叶给二人遮阴的小喜子,小喜子站在树荫下,也没有被晒到。

    “这谁想出来的?”我拿扇子碰碰那个荷叶,跟我身后两个宫娥手执的扇页异曲同工啊。

    他们赶紧起来要穿鞋,我摆摆手,“不用。”自己也准备坐下,宫女便给桥面上铺上了个软垫,又给勉之和旻儿各找来一个。

    “母后,是勉勉。”

    我就知道不是你想出来的。

    “等一下回去睡半个时辰,不然下午打瞌睡。”

    旻儿点头,“哦。”他也怕打瞌睡的时候正好遇上六哥没事走到侧殿去看看,就算听天书也努力睁大眼睛听着。看得出来,经过勉之的开解,他已经不那么郁郁了。

    我摸摸他的头,很认真的说:“旻儿,母后永远都不会不要你。哪怕我有一天年老仙去,也一定会交代子晟好好的照顾你一生一世的。所以,不要再说母后不要你的话了。”

    “嗯,儿臣知道了。”旻儿的眼睛红红的。

    我看看四周,溪水涧涧,鸟鸣悠悠,树木参天遮去不少日头,景致相当的不错,挺会挑地方的嘛。

    “好了,穿好鞋袜回去小睡一会儿,子晟都已经睡着了。”和他们坐了一会儿,我让他们回去了。小孩子生活习惯一定要好,而且不能随意打乱。这宫中的皇子少有长寿的,尤其要从娃娃抓起,让他们有个好的体质。除了练武锻炼身体,就是要生活有规律了。所以,我一直很看重这两点。

    “是。”

    旻儿拉着我衣袖跟我说:“母后,儿臣其实也想出宫去玩儿的。”

    “那母后问你,你怎么说不去呢?”

    “那是因为儿臣的书一直都没有背好。”

    “嗯,那晚上母后陪着你一起背。”

    “好。”

    两人由嬷嬷宫女服侍穿好鞋袜,跟着我一起回去。安置他们分别睡下,我看勉之好像也有点心事的模样,便在她床前多坐了一会儿。

    果然,小姑娘低着头告诉我,她母亲要有自己的娃娃了。

    即将由备受呵护的独生女变成大姐姐,这个感受当然是很复杂的,尤其还不是一母所出的时候。难为她还忍着心事,去劝慰旻儿。

    “先说说你是怎么劝旻儿的?”

    “臣女是告诉王爷,让他自己想想娘娘一直以来是怎么对待他的。他自个儿就想明白了。”

    呵呵,小姑娘还替旻儿说好话呢。其实旻儿的心结很简单,为什么只有他一个人需要去听天书。我之前只是没想到他抵触这么大而已。

    “而且,臣女也想明白了。从娘娘待王爷看来,并不是有了自己的孩子,就会慢待夫君别的孩子。臣女是不必太担心的。”

    我笑,这倒真是个灵透孩子,她言下之意有二,其一如她所说武芸不会因为自己有了孩子,就会忽略她。尤其老章对这个女儿,一直有着亏欠的心。其二,旻儿不会被我慢待,他的地位就有保障。这样一来,她作为未来的安乐王妃的地位也就有保障,不必仰人鼻息。

    不过,小孩子终究是小孩子,虽然想到这些,还是想向人倾述,寻求认同。而我,很高兴自己是她想倾述的人。

    “你说的对,的确如此。本宫怎么会把一个会令你受委屈的人送到你家去。只是因为本宫不能亲自教导你成长,所以才安排了芸女官去,也难得她和你爹志趣相投。勉之,你虽然小,但幼时的经历令你本能的趋利避害,这个于将来大有好处。这样你才能引导旻儿在以后的日子里过得更好。上次子晟差点被范婕妤害死,你们父女的表现也说明你们绝不是趋炎附势的人,反而肯舍弃自己安危来救人。这就是我最看重你爹、看重你的地方。”

    老章很迂,但女儿却很灵活。而勉之尚小,还没有完全定性,所以需要时时提点。趋利避害绝对是好的,但不能一味的去趋利避害。还是得有你爹的三分风骨。

    勉之想了一下,听明白了,面上现出赧然,“娘娘,臣女懂了,谢娘娘教诲。”

    “懂了就好,安心睡吧。”

    “嗯。”

    晚上,我和子晟陪着旻儿背《三字经》,他总是背了后头忘了前面,一遍一遍反反复复的诵读,到后来,子晟都能张嘴说出很长一段了。旻儿还是背不下来。

    “旻儿别急,咱们这样来背,把它分成一段一段的,背完了一段再背下一段,然后再全部连贯起来。”

    旻儿的样子像是快哭出来了,“母后,儿臣好笨,三弟都快会背了。儿臣学了这么久,还是记不住。”

    我把他抱到腿上,“没事的。你知道么,四舅舅小时候也最怕背圣贤书了,背多少遍都背不下来。可是背医书,他却是过目成诵的。”

    “为什么呢?”

    “因为他喜欢啊。旻儿不必考虑父皇母后希望你怎么样,你就随你自己的心意去喜欢你喜欢的东西就是了。母后一定会支持你的。你喜欢什么?”只要不是要把宫里变成市集,你去当掌柜的卖东西,让太监宫女来扮客人;或者要养猪,晚上抱着猪睡,我想你老子应该也不会太反对。

    他挠挠头,“儿臣不知道。”

    不知道啊,“不着急,慢慢想一想,平常最喜欢做什么事。”

    他想了一阵,“儿臣喜欢看歌舞。”

    歌舞啊,那看看能不能培养点音乐方面的兴趣。有个一技之长说起来也是好的,反正又不靠你养家糊口。

    “儿臣...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