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07 父丧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只是也许、也许而已。十一,咱们慢慢调养身体,别赌这把了,我赌不起。”六哥发狠的圈着我。

    “可是……”

    他面上一黯,“我也知道这样有些对不住老四跟拾儿。可是你放心,我待他们的孩子一样会比待子珏更好的。我跟老四是好兄弟,你跟拾儿是亲姐妹,他们想孩子了可以时时进宫来看的。以后选驸马也让他们拿主意,再说他们还可以再生。”

    “你只是私下说说还是怎样?”

    “生都还没生出来,当然只是私下说说而已。如果是女儿就抱进来,是儿子就算了,你这里已经有俩小子了。你也想要女儿的,是吧?”

    “是。”可也不能抢十姐姐跟四哥的呀。早知如此,我还不如真的在宗室中选一个过继呢。

    “可是,我不想要十姐姐的女儿。”

    六哥看着我,沉吟了一下,“那,把子珏抱到你这里来。跟着她那个母妃,我怕这孩子也变成心狠手辣的性子。这事儿就这么定了,别再这个不要,那个不要的。”

    他说完转身出去,我几步追上去,拉着他的衣袖,“六哥,我没你想的那么善良,有人要动我的子晟的时候,我也会栽赃嫁祸的。贤妃再有什么不好,但她是个好母亲,她不会教子珏胡乱害人的。她是公主,以后必定是到公卿之家做当家主母,如果一点手段没有,你要她怎么生存。只凭出身,以权势压人么?”

    六哥被我拖得停下来,“这些,你也可以教会她。让贤妃教,我怕将来她步上她母妃的后尘,因为心性狠毒而遭夫婿嫌弃。”他越说就越觉得有此可能,袖子被我拖着,口我却捂不住。

    “来人,传朕的旨意,将大公主抱到坤泰殿,由皇后教养。”

    “站住!”我朝出去传旨的太监吼,然后说:“你要累死我啊,你嫌我这里还不够热闹啊。”

    六哥横我一眼,“你不是隔三差五就在这里招待些小孩儿么?”

    “招待是一回事,要教养又是另一回事了。招待我只要抽空逗一逗就好,教养,责任好重大。”

    “教养公主,也是你这个皇后分内的职责。你不是想女儿想得发疯了吗,子珏除了是我的女儿,还是你的女儿、侄女。”

    “你说跟着贤妃要学的心狠手辣,那跟着我,就会学得要独霸后院。可不是每个男人都像你这样好的。”

    他哼哼两声,面色缓和了不少,“你说的倒也有道理,不过嘛,皇帝的女儿不愁嫁,皇帝的女婿就是不准纳妾。你再教教她你拿捏我的法子,那不是更好了嘛。以后的女婿就算比不上我这老丈人的一半,有你调教出来的手段加上我这个父皇,那还不是一样的。”

    “理由呢,贤妃并无过失,你凭什么剥夺她教养女儿的权利?如果贤妃有过,臣妾身为皇后,有失察之罪;身为其妹,也是连坐之罪。”我拉着他的袖子,跪在地上。

    旻儿跟子晟方才跑出来躲在柱子后头看到底怎么回事,看到我拖着六哥袖子跪下了,赶紧跑出来,跪在我旁边,“父皇,您要把母后怎么样?”

    六哥看看我拉着他袖子跪在地上,这个样子是很容易让人误会。

    他不出声,两个儿子更着急了,旻儿咚咚咚的往青石板上开始磕头,“父皇,饶了母后吧。”

    子晟也跟着磕。

    我赶紧起身,把他俩的头托住,“磕什么磕,没事的。”

    子晟慢一步还好被拦住了,旻儿的头已经磕到地上了,头上一个寿星包吊着。

    “嗯,没事?”子晟抬起头来,旻儿拿手揉自己的额头,泪水立马就出来了,“好痛!”

    我心疼的拉着旻儿到榻上,取了药酒来擦。

    他一直嚷嚷痛,子晟便很友爱的帮他吹,结果喷了他哥不少口水,连我的手指也沾光。

    六哥看得好气又好笑,“看你唱得这是哪一出。”

    这怎么是我的问题了,“不是你一会儿要去抱十姐姐的孩子,一会儿要把子珏送过来,我至于么。”

    六哥指指子晟,“是这小子嚷嚷着要妹妹才引起的。”

    子晟挠头,一脸的疑惑:你们大人在这里吵架,关我什么事啊,为什么要怪我?

    六哥叫来秦涌,说是要他过去告诉贤妃今天发生的事情,到底是因何而起。

    “不妨直言告诉她,朕说她心黑手狠,怕大公主也染上同样的毛病。如果她还是不改,就算皇后顾念姐妹之情不肯接手,那还有太后呢。”

    “是。”

    “等等,再告诉她,大过年的,别到这里来负荆请罪。”

    “既然知道大过年的,干嘛这么不留余地。”说实在的,他这样对贤妃,我心头其实有点生气。董昭仪做的那些事,难道不比贤妃严重。为了二皇子你就护着,就因为子珏是女孩儿么。

    “你知道什么?既然我要保全林家,就不能让他们陷进这些事里。他们当我什么,嫡庶远近都分不清么。你告诉他们,不要再在背后搞一些事。”

    我舌头立即短了,小声问:“他们做什么了吗?”

    “也没什么,就是暗地里散步董家人的一些恶行,要把水搅浑。要怎么做我自有分寸,叫他们不要搅局。”

    “又没有造谣。”我小声嘟囔。

    “谁家没什么事?林家也不是清清白白的。还有,咱们只有一个子晟,谁都知道将来他就是太子。可是,如果让他知道那把椅子铁板钉钉是他的,他还能像我小时候那样用心的学?”

    “可是,这样子,二皇子和董昭仪很容易产生觊觎之心啊。”

    “这个,我自会敲打他们。”

    我想了一会儿,“你是不是还有个想法,就是如果子晟真的不成才,也还有一个备选的人?”

    六哥沉默了一下,还是跟我承认,“我当然是希望子晟能够格即位,可是手里的江山要交出去,也得是可托付之人。万一,他真的不是合适的人……”

    站在他的立场,这个想法无可厚非。可是,那样一来,我的子晟怎么活?

    “你到时也把我一并带走得了。但是子晟,难道你到时也带走么?他是嫡皇子,如果不能即位,他要如何自处。”我知道了,为什么贤妃要说只有除掉二皇子,子晟面前的路才是一马平川。皇帝这番收拾贤妃,就是为了这句话吧。他的确无法容忍林家再动他的子嗣。

    “所以,我更不能让他长歪了。你放心,只要不是德行有亏,我都不会……”

    我跌坐在地,他过来半抱半拉把我弄到榻上坐着,我望定他:“皇上,子晟还小,我其实并不希望他坐到那个位子上。不如,你让我带他离开吧。”

    “你说什么?”六哥不可思议的看着我。

    “你说什么?”

    我没有出声,他又问了一遍。

    既然决绝的话已出口,我就索性一股脑的说了:“我说,现在子晟还小,再过些年岁,他就会忘了自己曾是个皇子。我也永远不会告诉他。你让我带他离开,就用姬瑶的法子。孩子先送出去,然后我再‘伤心过度’逝去。”小孩子夭折是很平常的事,再过些年,别人说起这一朝的帝后佳话,也只会问,‘是么?会有这样的事,你说笑吧?’而这个玉牒上记录早夭的嫡皇子,也不会再有人提起,因为,新帝会不喜欢。

    一切,烟消云散,我和六哥的过往也只化作史书中的淡淡一行墨迹。当事人的心底也只剩下一声叹息。我们终究是走到这一步,我到底是说出来了。

    之前我想着子晟怎么说也是嫡皇子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可是六哥今天的这一席话,把我惊醒了。那个位置并不是铁板钉钉就是他的了。留在宫里说不定到最后小命都不保,那我还举棋不定的做什么。

    我不适合进宫,这一开始就是一个错误,既然是错误,那就早早的结束它吧。

    “林十一,你真是不知好歹!你以为我是什么人,能由得你招来挥去的?”他沉默着,然后突然爆发,把身侧的东西能砸的都砸了,还有玉石的碎屑溅到我身上。

    一阵忙乱的脚步声,然后是侍卫支支吾吾的拦阻。

    子晟的声音传进来:“母后,你们又在干嘛?”

    “没事,花瓶被撞倒了,回去睡吧。”

    “哦,大皇兄,没事,我们回去吧。”

    外头的脚步声远去了,六哥忽然指着我的鼻子说:“你成天就知道想你很辛苦,有没有设身处地为我想过。我迎你为后,事实上虚设六宫,我顶了多大压力。江山社稷面前,我当然只能这样选择。可是,你跟子晟,我绝不会不管。不把你们安置万全,我能闭得上眼?”

    “你也觉得辛苦,我也过得累,所以我说不如好聚好散,就当和离吧。”事情没关涉到子晟的生命时,我下不了决心。可是,如果我这么在宫里过一辈子,我儿子的命还不能万无一失的保全。那我留在宫里做什么。你是可以做你的安排,但你走了,所有的资源都到了新帝手中,我们母子不一定能避得过啊。

    “你、你好!你当我是垃圾,想丢掉就随手丢掉?”

    “我没有这样说过。六哥,你冷静一点!我进宫三年了,你不觉得,这三年其实我也变了么。我变得只知道疑心跟抱怨。我不想再这样过下去,我想找回原来的自己。”

    六哥目赤欲裂的看着我,然后拂袖而去。

    我一个人在地毯上坐了良久,入更了,翠侬才小心翼翼的进来,把我扶到外室坐下,然后让人打扫内室,更换家具。

    又过了两日,到了正月初八,我满十九岁了。

    子晟和旻儿拉着一长串五颜六色的纸鹤进来,奶声奶气的道:“儿臣恭祝母后芳华永驻!”

    六哥面上平静的在我身边坐着,他前两日都在乾元殿,是今早过来的。等一下,内外命妇要进来给我拜寿,百官也要在殿外磕头。他来是应有的礼仪。只要不是皇后要被废了,或者是朝中出现了什么不得了的大事,皇后的千秋皇帝还是会露面的。所以,吵架归吵架,冷战归冷战,在人前,我们还是恩爱帝后。

    看着两个儿子,我心情稍好,拈起一只红色的问:“这谁教你们叠的啊?还有,是你们两个自己亲手叠的么?”

    “是勉勉教儿臣跟三弟的。儿臣叠了十二只,三弟叠了八只,剩下的、剩下的就是勉勉跟翠姨还有云姨、嬷嬷她们叠的了,一共九十九只。不然赶不及,儿臣跟三弟都很慢。”

    子晟埋头找出他叠的,胖手指指着告诉我:“母后,这只、这只还有这只统统是儿臣叠的。”他脸上写满了‘表扬我吧’。

    我一把搂过他们两个,一人脸上亲一下,“嗯,你们有亲自动手母后就很开心了。”

    子晟很满意我的答谢,几下子爬到六哥腿上坐下,“父皇,你送的什么?”

    六哥瞟一眼他赏下的贺寿礼,然后说:“那个。”

    旻儿走过去打开,我还没来得及打开看呢,结果又是首饰。

    “母后好多这种亮闪闪的东西。”旻儿很不给面子的说,子晟也点头。这俩不识货的,皇帝赏皇后的,那可是举世无双的好东西啊。由能工巧匠设计图样、雕刻,谁敢重样,那都是忤逆之罪。

    可是,凭良心说,我还是喜欢两个儿子牵进来的纸鹤多一些,至少他们动手了。我又想起了那个美人风筝,他已经很多年没有亲手做过东西给我了吧。算一算,十年了啊。

    小太监进来说各命妇侯见,百官也已在殿外恭候了。六哥把子晟从腿上放下去,“快坐好!”

    “哦!”小小的子晟挨着旻儿坐到我们中间。

    先是百官叩寿,然后各命妇鱼贯而入。若是往常,我还会留她们说说话的。但是今日,左右是做戏,便推说身子不适,只让她们叩寿就下去了。

    等人出去,六哥脱下大礼服的冠冕,搁在案上,挥挥手,“叫他们都散了。”说完,他就走了出去。

    “恭送皇上!”我起身行礼。

    他的背影僵了一下,然后大步离去。

    “母后,又没有外人在,你干嘛站起来。”旻儿歪着脑袋问我。子晟在位子上好玩的拨弄别人呈上的贺礼。

    我看眼旻儿,也许我不该让你们觉得坤泰殿是个家,在这里可以不讲那些虚礼。夫君夫君,先是君再是夫;父皇父皇,先是皇再是父啊。

    “来人,给本宫召章太医入见。”既然身有不适,自然是要召太医的。

    旻儿笑着把章太医领了进来,待章太医行过礼,又吩咐人上茶水,献着小殷勤。

    “旻儿,刚才子晟找你。”

    “哦,那儿臣去看看他有什么事,多半什么事都没有。”

    “去吧。”

    等旻儿出去,我看定老章,“不用号脉了,给本宫出一份需去别苑休养的诊断书就好。”

    老章放脉枕的手顿住,“娘娘已经商量过皇上了?”

    “商量过了。”大吵了一架,算是商量过了。

    “臣遵旨。”老章难得的没有坚持把完脉再出诊断。我不让他把是因为我这几日已经想明白了,我已经不郁结了。再把脉想必就不会再有阻塞的脉象。省得他到时再挣扎于出假的诊断和专业操守之间。不过,难得老章这回没迂了,提笔立就,刷刷刷就写完了。我也从袖中抽出一封写好的折子,“一并呈给皇上!”

    初八当日没有回话,我打发两个儿子去睡下。

    “不去、不去,儿臣陪母后睡。”子晟小小的四肢用力张开,躺在我的床上。

    “不用,回去吧。”

    “今早,父皇是从外头进来的,儿臣看到了。父皇不回来睡,母后不开心,儿臣陪母后睡。”

    “儿臣也陪母后睡,陪母后过完生辰。”旻儿也踢掉鞋,跳到床上躺下,“母后,父皇不跟你睡,儿臣和三弟跟你睡。你不要不开心!”

    谁说我是因为他不跟我睡不开心的。不过,这个生辰还真是难过。一左一右的两个小子已经睡着了,我还躺在中间数羊。

    就要过完这一日了,我九岁生辰过了没多久就被关在别苑三年多。这一回是我自己上折子去求来的。请让我找回从前那个自己。等我找回了自己,到底要怎么做,我就能知道。

    门被人从外面推开,这个时候能进这扇门的除了六哥不作第二人想。

    “你要去别苑?”

    我起身下地,“是,请皇上成全。”

    “好,朕就成全你。”他看了我半日,然后走过来,连人带被抱起睡着的子晟,“既然皇后精神不济,想必是没有精力照顾三皇子的了。”

    “你要把他交给谁照顾?”我替旻儿拉了拉被子,他睡得很好,子晟也是。

    六哥冷眼看我,“怎么?你又想托给贤妃?别做梦,我不会让人有机会拿我儿子做筹码。不会让他亲近林家除你之外的人了。朕会把他放到乾元殿亲自照顾。你要去别苑休养身体,就尽管去。”

    我披衣跟着他走出去,看他把...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