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IP069】争云破月而来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花盛会的时候,去蓝陵国她是见识到季安然的琴技的,若是她出手,那自己再无出手的机会。

    “最后一场,开始!”并未给他们准备时间,见季安然没有说话,云不悔唇角一抿,走了上去,她的琴技自然是好的,所以,若是没有季安然的相比的话,她自是天下无双。

    云不悔将注意力集中在琴上,一曲《高山流水》从指尖喷射而出,琴声叮咚,美人如玉。

    听着云不悔的琴音,季安然先是不动,脸上没有什么表情,也未动笔,其他人都以为她是不会画的时候,季安然忽然动了,从袖中飞出一缎白绸,卷起画布边上的最大的毛笔,挥洒如雨,旁边的人都觉得漆黑的墨汁会溅到自己身上,可是偏偏一滴都没有洒下。

    就连画布下面,都没有一滴的墨水,可见女子的控笔能力,最后一个琴音落下,季安然也停下了笔,衣袖一挥,笔牢牢地放回原地,除却画布上染上了墨之外,再无其他痕迹,就像是刚才做了一场梦一样,怎么还能这样绘画。

    除了安老之外,其他人都看向季安然依旧白如雪的衣袖,,而安老则是看着季安然的画,半响不出声。

    因为是背对着所有人,云不悔并没有看到季安然的动作,此时鸦雀无声,她还以为是输了呢,转身看去,一副巨大的泼墨山水耸立在她面前,身体不由得后退几步。

    怎么这画就像是能够进去一般。

    睁大了眼睛,“这是怎么一回事。”在安老的掌声中,终于有人将视线集中到画中,纷纷一惊,怎么会有这种画。

    高山流水不说,可是人为什么像是置身其中一般,季安然看着震惊的众人,唇角扬起浅浅的弧度,她不过是用立体画的方式画水墨画罢了,不过这样的古代,自然没有人会这种画法。

    安老眼中带着赞赏,“姑娘好画技,天下第一画师都无法相比。”

    “前辈过谦了,不过是雕虫小技罢了。”季安然这话说的倒不是谦虚,这对她来说,本来不过是雕虫小技。

    声音未落,便听到清冷熟悉的声音传来,“娘子。”带着隐隐的温柔,是她每天都能听到的,猛地回头,疏离的脸上染上了笑意缱绻,“相公!”

    “没想到如此才女竟然已经嫁人了,真是可惜,不知是什么样子的男子有这样的福分。”没有看到莫御宸的模样,众人议论纷纷。

    直到一个白衣男子远远走过来,每一步似乎都是踩在云朵上一样,仿若争云破月而来,让人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世间怎会有这般男子。

    真正的生如明月朱辉,这样的男子就该万人敬仰,顶礼膜拜,偏偏看着面前女子的时候,笑容缱绻,极尽温柔,就连旁边的人都会被这样的眼神给融化掉。

    忽然眼前一片迷蒙,当再次睁开眼睛时,相拥的白衣男女已经不见了踪迹,眨眨眼睛,刚才是一场梦吗。

    就连云不悔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消失了踪迹。

    而季安然身子一轻,被人抱在怀中,原本还想着抵抗来着,可是嗅到熟悉的气息,力气一下子便没有了,松松的揽着莫御宸的脖颈,在他耳边低低的说,“你怎么来了?”

    “担心你。”声音不大,可是季安然却听得清楚,唇间笑容越大,“难道不是又吃醋了。”

    这次莫御宸没有再说话,而是轻触季安然的脸蛋,动作不大却让人忍不住脸红。

    等到季安然再次站到地上的时候,已经是在船上了,不一会,云无风也抱着云不悔来到了船上,微微挑眉,刚想要说话,便看到云无忧掀开帘子从里面走了出来,没有丝毫的吃惊,“你们来了。”

    顿了一下,“等会就可以吃东西了。”

    这个时候,季安然才蓦然想起,自己从早晨开始就没有吃东西了,可怜兮兮的看向依旧揽着自己腰肢的男人,莫御宸低头,“饿了?”

    “嗯,饿死了。”季安然摸摸肚子,眨眨眼,无辜至极。

    云不悔刚一上船有些晕,现在听到季安然说饿了,有些愧疚的说,“都怪我,忘记然姐姐还未吃早饭了。”

    “不怪你,是我自己早晨不想吃的。”季安然声音清冷,没有了对着莫御宸的带着深深感情。

    云不悔已经习惯了季安然的疏离,再者,她也不是真心的想要如何,不过是想要……美目流转,看着莫御宸的时候,带着深深地情意。

    只要是眼睛不瞎的都能看得出来,可是偏偏云不悔还觉得大家都不知道。

    莫御宸忽然开口,“然儿,我跟你说过什么。”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