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百八十二章 男人的天下(大结局下)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禁问道:“你伤心么?”

    说完,她不禁懊恼不已,她这是怎么了,不管怎么样对方只是九岁的孩子,就算是欺骗过她也是为了保护他自己,何况他本意并没有伤害她。

    她略微不安的看了他一眼。

    “你觉得呢?”墨君临似笑非笑。

    她窒了窒,不说话。

    “白姐姐生气了?”

    “没有。”

    “说实话,我也不知道我该伤心还是该有什么别的情绪,按理说父皇这九年来对我严加教导,我应该感激他,他又是我唯一的亲人,我应该与他亲密无间,可是我又恨他,要不是他软弱,我的母妃也不会被墨后害死,而且以那种不堪的方式害死,就算是死了,也没有留下一个好的名声,而且连尸体都不见了。所以我说不出对他有什么感觉,对于他的死,我没有任何的悲伤,也没有觉得突然,仿佛这一切都是跟每天吃饭一样的正常。也许这就是皇家的人吧,骨子里流动的永远是薄幸薄情的血液。”

    他自嘲一笑,笑得没有九岁孩子的天真,全是世俗的苍桑。

    晨兮心头无端的一痛,拉住了他的手道:“别这样说,你能带着我走,说明你心还是暖和的。”

    “你怎么不认为我是想拿你当人质来要胁司马十六与揽月国呢?”

    晨兮愣在那里半晌才道:“你会么?”

    “你说呢?”

    “你不会!”

    “为什么?”

    “你连这秘道都告诉我了,说明你心里对我信任,既然你信任我,我怎么不能信任你呢?”

    墨君临沉默了,半天才道:“谢谢你白姐姐,让我这冷如坚石的心有丝毫的温暖,如果不是你,我想我会成为一代圣君,但决不会是有血有肉的君王。”

    “不用谢我,其实你心里一直有爱。”

    墨君临笑了笑,落寞道:“也许从小是有爱的,可是当一个人从小就得用两种面孔去面对世人,他心已然扭曲了,愤世!

    你怎么也不可能理解那种痛苦,每天白天,我必须扮着一个什么都不懂的蠢孩子,忍受着身体的饥饿,这倒也罢了,但是精神上的痛苦又有谁知道?就算一个倒夜香的宫人都能欺负我!年复一年日复一日,我必须忍着,因为父皇说忍常人所不能忍才能成大事。

    父皇总是说爱我,但他的爱从没有让我感觉是温暖的,他总是用最严厉的方法来训练我,苛刻的要求我,要我成为一个合格的帝王。

    我知道他这样对我是对的,因为我处在这个位置不能上位就是死,所以我别无选择。可是我真的很孤单很迷茫。其实我最想要的真的很简单很简单,只想我生病时有人关心我,给我喂药,喂粥,担心我守候我,可是这点要求我成为奢望。因为我从来不敢生病,因为生病了我会更伤心,更孤单,更悲哀,那种冷是从骨子里发出去的,会让我痛得无法呼吸。

    可是我终于找到机会了,就是接近你的这次,这是我从出生到这现唯一一次享受到的温暖,那一刻,我以为我母妃回来了……

    我真想生病……”

    “别说了……”晨兮听得心头酸楚,一把抱住了他,这世上居然还有人盼着生病的,只因为生病时他能软弱,只因为生病时他能感觉到被照顾的温暖。

    “傻孩子,以后我会照顾你的。”

    说出这话时,晨兮都知道不可能。如果出去了,他就是旭日未来的君王,而她却是揽月的公主,她怎么可能照顾他呢。

    不过他还是高兴的笑了,用力点头道:“好,白姐姐要照顾我,等我长大了娶你当皇后。”

    晨兮一头黑线,皱着眉看着他。

    他扑哧一笑:“我是说如果十六王爷对你不好的话,我就娶你,你有后备的丈夫。”

    晨兮啐道:“胡说八道。”

    作为帝王的种子选手,软弱总是暂时的,那种奢侈的发泄只能瞬间。

    所以只那瞬间过后,他又恢复到之前的成熟稳重。

    他走到一处多宝格,指着最上层一个盒子道:“姐姐,帮我拿一下。”

    晨兮帮他拿下了盒子递给他,他当着晨兮的面就打开了盒子,里面是一卷黄绢,描龙烫金,赫然就是外面找翻天的遗诏。

    “奉天成运,皇帝诏曰,墨君昊,墨君玦非朕亲生之子,不得继承朕之位置上。朕百年之后,帝位由朕爱子墨君临继承,钦此。”

    下面是一个大大的玉玺,红得惊艳。

    晨兮不禁暗叹墨帝的忍耐能力,居然知道墨君玦与墨君昊不是亲生子却一直宠着,还让所有的人都认为他是最爱这两个儿子的。

    而对自己的亲生儿子却不闻不问,甚至任由宫人虐待。

    这才是真正能忍的人啊,怪不得他一直让墨君临忍呢。

    不过这何尝不是变相的保护了自己最心爱的女人与他生的孩子呢。

    皇家真是无奈啊。

    墨君临,这名字其实早就说明了墨帝的心思了。君临天下嘛……

    墨君临只看了眼这圣旨就将它折起来放在了怀里,拉着晨兮的手道:“走吧,白姐姐,咱们出宫,等宫里安定了再回来。”

    两人又拐弯抹角的走了许多路,深一脚浅一脚的不知道走了多久,直到走不通了,墨君临才停下脚步,警戒道:“白姐姐,你等一下,我听听。”

    他凝神仔细的听了会,听不到外面一点的声音,遂掀开了隐蔽的门,两人跃了出去。

    “居然是座庙。”

    晨兮眼前一亮,没想到这里居然与皇宫相通。

    日前她与墨君昊还经过呢,白日里可是香火十分的旺盛呢。墨君昊恐怕怎么也想不到这座庙的彼端就是皇宫,她不禁感慨暗道设计者的心思巧妙。

    “这庙其实之前是皇家的寺庙,后来父皇把它划成百姓的寺庙了。说是让佛祖庇佑众生。”

    “你父皇其实也是一个心思巧妙之人,想来早就知道了将来要用到这地道,所以提前把寺庙划出皇家的范围,否则这寺庙还是皇庙的话,周围必然是要有重兵把守的。”

    “父亲确实是高瞻远瞩,非我所能想到。”

    墨君临眼微闪了闪,轻叹。

    “等你到了父皇的年纪,你一定也会是个十分睿智的皇上。”

    “再聪明也是皇上,其实要是要可能的话,我情愿当个闲散的王爷,能过自由的日子。”

    墨君临摇了摇头。

    “皇弟如果真是这么想就好了。”

    这时寺庙外传来了墨君昊冷魅的声音,暗藏得意。

    晨兮与墨君临惊慌的对望了一眼,晨兮急道:“不是我。”

    墨君临反手抓住了她的手,坚定道:“我相信你。”

    晨兮这才安心,她不要这个可怜的孩子对人性失望,不要让他以为是她背叛了他,他已然很可怜了,她不能让他的心变得更阴暗。

    见墨君临相信她,她长吁了口气,反握着他的手道:“我们现在往哪去?”

    “哪都去不了了。”墨君临眼变得灰暗:“他既然能到这里,说明他的人把这里围得住了,就算连只苍蝇也逃不出去了。”

    “哈哈哈,还是皇弟了解本宫。”

    门吱呀一下推开了,墨君玦意气奋发的走了进来,一时那宫殿都因为他而变得狭小。

    “兮儿,你做得很好,来,到我身边来”

    墨君昊高兴的伸出了手,等待着晨兮。

    晨兮脸一变,怒斥“墨君昊,这就是你对我的爱么?原来你的爱就是利用与陷害?”

    笑容凝结在墨君昊的脸上,他冷道:“兮儿,不要让本宫再说第二遍,你再不过来就别怪本宫不客气了。”

    “你何时客气过?”晨兮冷嘲。

    “白姐姐过去吧。”墨君临用力将手从白晨兮的手中抽出,眼中木然道。

    “你说什么?难道我在你的眼里就是这样的人么?”晨兮反手又抓住了他。

    墨君临的眼中一亮,仿佛看到了希望,他灿烂一笑:“我自是知道白姐姐的好,不过不想我的命运早就安排好了,就算姐姐再怎么做也是这样罢了,何苦让姐姐跟着受苦呢?”

    “如果我真的走了过去,那么我不受皮肉苦却会受到良心的煎熬,一辈子不安,所以你既然叫了我姐姐,我这个姐姐就会用尽全力护着你的。”

    “啪啪啪!哈哈哈,好一招姐弟情深啊。”

    门外又传来一道声音。

    晨兮与墨君临同时看了过去,却看到风流倜傥的墨君玦走了进来。

    此时的墨君玦与往日完全不一样了,之前的他风流倜傥漫不经心,而今他却更多了份霸道的气势,而眼底也变得阴沉。

    “你怎么来了?”墨君昊眉头一皱,冷道。

    “我为什么不能来?皇兄?”

    “本宫是太子,你应该称本宫为太子!”

    “太子?呵呵也许过了今天就不是了。”

    “你什么意思?”墨君昊勃然大怒:“本宫是父皇亲封的太子,将来更是未来的君王。”

    “那又怎么要?遗诏呢?没有遗诏你什么也不是!”

    “自古君王崩,太子继位,要什么遗诏?”

    “哈哈,可惜那是自古不是现在,你看看这个是什么?”

    墨君玦大笑着拿出了一道明晃晃的圣旨,晨兮与墨君临古怪地对望,如果那是真的,那么墨君临怀里的是什么?

    不行,她一定要想法把墨君临手中的圣旨藏起来,否则被搜到了墨君临就是一个死!

    她用眼神示意墨君临,墨君临仿佛没有看到般,把她急得不能自己。

    “兮儿你怎么了?”墨君昊虽然与墨君玦针锋相对,但一直没忘记观察她与墨君临。

    “没什么。”晨兮连忙道:“我在想墨君玦那张圣旨是真是假。”

    不等墨君玦回答,墨君临就抢道:“是真的。”

    “怎么可能?”墨君昊大怒,飞身而去就要抢夺圣旨,墨君玦如何能让他抢到,自然退了开去。

    两人瞬间缠斗在了一起。

    而两人带来的侍卫也斗了起来。

    晨兮对着墨君临竖起了拇指,这小家伙脑袋真是不盖的,一下就挑得两人斗了起来。

    墨君临脸微红了红低道:“那圣旨确实是真的,不过是废太子诏。”

    晨兮听了不禁对墨帝的才智多了分欣赏,这人的智谋还真是不同凡想,早就预算好了一切,将墨君临的危险减到最低。

    墨君昊一旦废了,那么墨君玦与墨君昊就平等了,两虎相争必然两败俱伤,到那时,不显眼不露水的墨君临拿出了真正的遗诏出来,一下子不但把墨君玦与墨君昊两人处置了,还把两人手中的兵权抢到手中,成为真正把权力集中的帝王

    高,真是高啊!

    也许,墨帝对于自己的死早就算计好了,失踪才是最好的方案,否则一旦真死,就会给墨君昊以机会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登上帝位。

    帝王之术真是可怕之极。

    “我们走。”

    墨君临趁乱拉着晨兮往一边小路走去。

    两人还未走出数步,就被一道大力逼了回去。

    “哈哈哈,白郡主,临皇子,你们这是往哪里去呢?”

    权正笑眯眯地走了进来。

    “那个天色不错,我们去散散心。”

    晨兮神情镇定地回道。

    “散心?从皇宫散到宫外来了?”权正依然笑得热情,只是眸光阴冷如刀。

    “嗯,走着走着走远了。”

    “是么?不知道从哪条道走的,不如告诉本将军如何?”

    “咄,权正,你一个小小的将军如何敢这么对白姐姐说话?要知道白姐姐可是揽月国的公主,是旭日国最尊贵的客人,岂是你这等粗人能无礼的?”墨君临一把将晨兮拉到身后,防备不已地看着权正。

    “哈哈,这不是宫里最不受待见的临皇子么?是什么给你的胆敢这么跟本将军说话?难道是遗诏么?”

    墨君临心头一跳,镇定道:“本皇子不知道你说什么。”

    “不知道?”权正阴狠一笑,冲到了墨君临的身边就要揪向他的衣服:“今儿本将军就让你知道知道!”

    “啪!”

    晨兮一个耳光扇了过去,怒道:“混帐,你一个小小的将军竟然敢威胁起本郡主与皇子,真是反了天了!难道你想谋篡位不成?”

    “哈哈哈,是又怎么样!”

    权正笑得阴狠,大手一伸就要摸向晨兮的脸,淫笑道:“就算你是公主怎么样,过了今天你也要当本将军身下的玩物!哈哈哈,想到本将军能玩司马十六的女人,揽月国最尊贵的公主,本将军就兴奋不已。”

    “混蛋!”

    晨兮反手一掌,却被权正一把捉住,奸笑道:“小美人,怎么,这么迫不及待的欲投怀送抱么?可惜本将军现在没有兴致,不过等本将军登基后倒是可以满足你的,哈哈哈……唔……你……你这个小贱人去死吧!”

    “兮儿……”

    就在权正用毕生的功力击向晨兮时,与墨君玦缠斗的墨君昊突然发出一声凄厉的叫声,他顾不上墨君玦致命的一掌飞奔向了晨兮。

    正好挡在了晨兮的面前,承受了权正更加致命的一击。

    “呯!”他如断了线的风筝飞了出去,一路上鲜血洒满一地。

    “墨君昊!”

    晨兮先是一呆,随后发出痛苦的尖叫。

    “你杀了他,你杀了他!你这个混蛋,你这个恶魔,你居然杀了他!我要杀了你!”

    从斜里冲出来一道娇小的人影,疯狂的冲向了权正,手中一道道银光狠狠的刺向了权正,每一刀都带出鲜红的血色。

    “凤儿,你疯了么?你居然杀我?”

    权正不敢置信地看着自己最心爱的女儿,怎么也想不到自己会死在自己最心爱的女儿手里。

    此时的权金凤已然杀红了眼,尖叫道:“不要叫我凤儿,我不是你的女儿!我只是你的工具,你夺取天下的工具,哈哈哈,你这个没心没肺的人,居然还敢说我是你心爱的女儿!”

    “不是的,凤儿……”权正痛苦的倦缩在那里,泣道:“傻孩子,不是你想的那样,你真是我最心爱的女儿,从小到大我什么不依你?”

    “哈哈哈,心爱的女儿?心爱到让你亲生的儿子奸了我么?”

    “你……你说什么?”

    “我都听到了,哈哈哈,那一天我什么都听到了,墨君昊根本不是皇上的儿子,他是你的儿子,是你的儿子!而你却为了权力泯灭人性鼓励他来奸了我?你还是人么?有你这样的父亲么?哈哈哈……”

    权金凤歇斯底里的哭喊着,突然眼露凶光又将刀刺入了权正的肚中。

    “嗯。”权正痛哼一声,紧皱着眉,突然大笑了起来,笑得苍凉,仰天大喊道:“报应啊,报应啊。!”

    “墨君昊,你为什么这么傻啊?”

    那边晨兮扑向了墨君昊,也许之前她对他没有一点的感情,可是当有人舍了命的来救你,她怎么可能无动于衷呢?

    何况她一直认为他爱权力超过爱她,绝不会为了她不要命的,毕竟前世的他让她看清了他的真面貌。

    “对不起,小师妹……”墨君昊颤抖着苍白的笑,抬手欲抓住晨兮的手。

    “不,不要说话了,我立刻救你,我立刻救你。”

    晨兮忍住了泪,急点着墨君昊几处要穴,可是血还是如不要钱的从他的唇间溢了出来。

    “没有用的。”

    他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这次她没有抽出手去,他露出了满足的笑容。

    “兮儿,这次你没有甩开我的手……你的手真暖和……”

    “不要说话了……呜呜……大师兄不要说话了,我一定会救你的,你忘了我是神医,我是神医……”

    晨兮心中痛苦,嘴里不断的重复着这句话,可是正是身为神医的她知道他已是药石无医了。

    “不要骗我了……小师妹……其实这是你我之间最好的结局……咳咳……我真的很开心……这一次我没有放开你……我真的也可以用生命来爱你的……”

    “我知道……呜呜……我知道……对不起……大师兄……我不该怀疑你……”

    “傻丫头……这是我欠你的……我欠了你一千年……债终于还清了……真好……”

    墨君昊唇间含着欣慰的笑,眼睛却越来越暗了。

    “不要!”晨兮吓得尖叫起来。

    “丫头!”

    门外传来司马十六紧张的叫声,随即他如一道风般冲了进来。

    “十六,快,快救墨君昊,快救他。”

    司马十六想也不想坐在了墨君昊的身边,将内力源源不断的输入他的身体里。

    那已然无神的眼睛慢慢又凝聚出灿烂的光芒。

    “兮儿……如果有来世……你愿意不愿意……”

    “不愿意!”司马十六冷冷地打断。

    墨君昊微微一愣,看向了司马十六,突然笑了起来,笑得风华霁月:“你真是个醋坛……我只是想问她……愿意不愿意……当我的妹妹……那样我就能光明正大的疼她看她长大……”

    “我愿意……我愿意……呜呜……”

    “谢谢……”

    墨君昊突然挣开了司马十六,将晨兮的手放入了司马十六的手中:“好好待她……否则……否则我做鬼也不原谅你……”

    手慢慢地松开了,无力的滑了下去。

    那对让世人所迷恋的桃花眼终于失去了所有的光泽,而那眉心红艳的痣也黯然得再也没有一点的色彩。

    “十六……呜呜,他死了,他为了救我死了。”

    “对不起,是我不好,是我来晚了。”

    司马十六抱住了她轻轻地安慰。

    “白姐姐,不要伤心了,对于太子哥哥来说这样去了是最好的。”

    “不,临儿你不明白,他这么年轻,怎么就死了呢?是我不好,是我害了他。”

    “不是的,他练了佛相神功,如果不能亲子之血,那么他本身就活不过二十五岁,但他早就被父皇下了绝育的药,所以这辈子他不可能有子嗣,就算现在不死,过两年他也会发疯而死的。所以他选择了一个最壮烈的死法,至少你的心里有他了。”

    “哈哈哈……”晨兮悲伤的大笑,指着墨君昊哭道:“大师兄,为什么?为什么你总是这么会算计?连自己的死也要算计的这么精准?为什么?你可知道你这么死了,我怎么办?我心里是如何的难受?”

    “不哭了,丫头,他希望你快乐。”

    司马十六心痛不已地抱着晨兮。

    “不,我要杀了权正,我要为他报仇。”

    晨兮猛得推开了司马十六冲向了权正。

    此时权正正被权金凤一刀一刀的剜着肉,权金凤眼中一片疯狂。

    晨兮吓得呆在那里,不敢相信这灭绝人寰的一幕。

    司马十六脸色一冷:“想这么死?没这么容易!”

    掌手微抖,一颗药丸冲入了权正的口中。

    权正只片刻后就醒了过来,看到权金凤还在剜着他的肉,痛不欲生。

    “凤儿,凤儿,你不能这样,我是你亲生的父亲,你会遭雷霹的。”

    “哈哈哈,你利用我的时候不怕遭雷霹么?你让自己亲生的儿女相奸不怕遭雷霹么?你亲手杀了你的儿子你不怕遭雷霹么?”

    “不,凤儿,墨君昊根本不是我的儿子,你才是我最心爱的女人生的唯一的女儿!”

    权正痛苦不堪的叫道:“傻孩子,他禁不是我的儿子,墨后那贱人根本就是个淫妇,与她有关系的男人数以百计,而她却只爱蓝氏的三皇子,墨君昊是三皇子的儿子,根本不是我的儿子!我只是迷惑墨君昊,为的就是利用他坐上旭日帝王的宝座,到那时你就是最尊贵的公主,甚至还可能继承我的位置成为旭日的女帝!凤儿,你这个傻孩子,你怎么没看明白爹的苦心呢?”

    “咣啷!”

    权金凤手中的刀掉在了地上,她呆呆地看着权正,看着一股股的鲜血从权正身上涌出,看着地上一片片的肉突然发出一声凄厉的尖叫。

    她捂着耳朵拼命的摇头“不,不,我不相信,我不相信,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呢?我不相信!呜呜……你一定是骗我的,一定是骗我的,我杀了自己的父亲,我居然杀了自己亲生的父亲……”

    她疯癫的叫着,突然她停了下来,扑向了地上的尖刀,拿起来对着自己的心脏用力一戳。

    “凤儿”权正凄厉的大叫,一口气没上来死了过去,眼珠子受不了脑内的压力,扑扑的冲了出来。

    “太子哥哥,我来陪你了,我们不是兄妹,我们可以当夫妻了……”

    权金凤用尽了权剩的力量爬向墨君昊,就在她的手快接触到墨君昊的手时,眼一突,死了过去。

    面对这样的变故,众人沉默不已。

    “玦皇子,还打不打?”

    司马十六搂住了晨兮,对着墨君玦微微一笑。

    墨君玦邪魅一笑道:“本宫与你打什么?你还是管好你的一母三分地,把大辰的事搞好再说。”

    “呵呵。”司马十六不置可否地一笑,拉着墨君临就往外走。

    “等等,你能走,兮妹妹也能走,不过本宫的皇弟却不能走。”

    “凭什么?”

    “凭本宫是未来的帝王。”

    “是么?你确信?”

    墨君玦眼微眯了眯,心头突然跳了起来,他脸色一变,强硬道:“当然。”

    “遗诏呢?”

    “这就是!”墨君玦拿起了手中的圣旨晃了晃。

    “据本王所知不过是对墨君昊身份的否定,并不是什么继承皇位的诏书!”

    “那又怎么样?本宫是父皇最心爱的儿子,自然由本宫继承!”

    “那你急着要把墨君临抓起做什么?”

    墨君玦脸色一变,愠道:“十六王爷,这是旭日的家事,轮不到你来管!”

    “兮丫头的弟弟就是本王的弟弟,哪有被人欺负去的道理!”

    “这么说十六王爷是想管到底了?”

    “正是!”

    墨君玦勃然变色,怒道:“既然如此,就别怪本宫不客气了。!”

    “来人,将十六王爷与白郡主好好保护起来。”

    “谁这么大胆敢拘禁我的女儿!”

    “娘!”晨兮大喜,拔脚冲了出去。

    “兮儿……”

    林氏喜极而泣。

    “娘……”晨兮高兴的欲往林氏怀里冲。

    这时横过来一只手,不悦道:“你娘刚出完孩子,禁不得你这般冲撞。”

    “我有弟弟了?”晨兮更是高兴。

    林氏脸微红了红点了点头,她一把拉着晨兮的手,走到白烨尧的面前,低着头道:“尧,我想对你坦白一件事,你听了不要骂我,也不要打我!”

    白烨尧差点吐出一口血来,这话说的,好象他天天打她骂她似的,他都快把她当成宝一样供着了好么?

    面对周围男人异样的目光,白烨尧非常想把林氏剥光了扔到床上好好的打一顿屁股!

    “你答应不答应?”林氏却全然不知撒着娇。

    晨兮愕然不已,这娘日子过得,真是越来越回去了,这动作她都做不出来啊,不过她心里美滋滋的,看来父皇真是很疼娘亲呢。

    看着前世的师父,晨兮激动不已。

    “答应。”白烨尧哭笑不得的应了声。

    周围的目光快把他射穿了,他要是再不答应,估计明天就会传出揽月的国君是如何天天暴打妻子的谣言了。

    林氏这才放下了心,笑道:“其实兮儿是你的亲生女儿。”

    “噢,知道了。”他淡定的回答。

    林氏愣了愣,这态度……

    晨兮暗叹,到底是师傅啊,这心理素质果然是杠杠的。

    就在两人赞叹时,突然听到一声震天的吼叫,如雷般差点击穿了她们的耳膜。

    “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

    “那个尧,你别激动,别激动,不要打我,不要打我啊!你可是答应过的。”

    “我什么时候打过你!”白烨尧忍无可忍的大吼,吼得那个是憋屈啊。

    “我这不是预防么?”

    “不需要预防!”白烨尧又是一声吼,生平他第一次这么不淡定,喜怒形于色了。

    “那就好,既然这样我们走吧。”

    “好……不对!你还没说清刚才说的是什么意思!”

    “啊……”林氏转了转眼睛,一把将晨兮推到了白烨尧的怀里,对晨兮道:“女儿,跟你亲爹好好亲近亲近!”

    “娘……”晨兮脸一红,虽然这是亲爹,可是她都十四了好么,众目睽睽之下展示亲情也很害羞的啦。

    “兮丫头!”

    晨兮还未靠近白烨尧,就被白烨尧条件反射的内力击飞了出去,把司马十六吓得飞身而出堪堪地抱住了。

    晨兮拍了拍心口,惊道:“合着这认个爹还有生命危险?”

    “扑哧!”墨君临笑了起来,惹得晨兮一个白眼。

    “白烨尧,你这个混蛋,你居然敢扔我的女儿,我跟你没完!”

    林氏一见这还得了,敢扔她的女儿?顿时大发雌威,一把揪住了白烨尧的头发就吼了起来。

    “婉儿……轻点……哎呦……轻点,疼死我了……不要打我的脸,要是打伤了我怎么去见大臣!”

    “扑哧”

    “扑哧”

    “哈哈哈……”

    所有的人都大笑了起来,包括刚才还打得热火朝天的侍卫们,就连墨君玦也忍不住唇角微弯。

    本来听了林氏的话,还以为白烨尧平日怎么打林氏呢,哪知道这根本是反过来的,看来这白帝是经常挨林氏的打呢,不然不能讨饶得这么利索。

    “娘……”晨兮脸一红,挣脱了司马十六的怀抱,一把拉开了林氏道:“你怎么能这么对父皇呢?”

    “我怎么了?我又没有怎么他?”林氏也后知后觉的发现不对了,这可不是宫里,哪能不给白帝面子呢。

    “兮儿,你怎么能这么说你娘?你娘还不是为了你好?快给你娘道歉?”

    白烨尧刚被林氏放开,听到晨兮的话,立刻不高兴的教训起晨兮来。

    晨兮两眼一翻,得,这两把肉麻当有趣呢。

    这还是不是揽月国的君王啊?

    “十六,咱们走吧,看来咱们碍着他们眼了。”

    “嗯,走。”

    司马十六自然是妻唱夫随。

    “等等,想走?哪这么容易?”白烨尧纵身一跃,对着司马十六横鼻子竖眼的挑道:“你走可以,孤王的女儿得跟孤王走。”

    “咦,敢情刚才白帝是听明白了啊?”司马十六冷冷道。

    “废话,自然听明白了,既然兮儿是孤王的亲生女儿,孤王自然不能让她随便跟个阿狗阿猫走了。”

    “父皇!”晨兮不高兴地嘟着嘴,这是什么话?什么叫阿狗阿猫?

    “怎么?还没嫁人就不向着他了?”白帝刚才听到晨兮竟然是自己亲生的女儿,心里不知怎么高兴呢,自然看哪个男人都不顺眼了。

    “父皇!”晨兮脸红不已。

    “白帝刚才把兮丫头扔出去时可没把兮丫头当女儿呢!”

    白烨尧脸微红,对着晨兮道:“女儿啊,不要怪父皇啊,父皇只是除了你娘不习惯被任何女人碰,不过你放心,父皇会慢慢习惯的,以后你扑上来父皇绝对不躲!”

    “你做梦!”司马十六一个白眼扔了过去,将晨兮护在怀里:“本王的女儿自然只能在本王的怀里。”

    “小子,你敢得罪你老丈人?”

    白烨尧勃然大怒,自己的女儿他还没好好疼爱过,这个不知道哪来的野小子就要抢了去,抢就抢了,还敢跟他抢以后的天伦之乐,真是反了他了。

    “得罪老丈人怕什么?只要丈母娘认我就行了。”

    司马十六傲娇不已的昂了昂头,走到了林氏面前,十分恭敬道:“娘,以后我跟着兮丫头叫你娘好么?”

    “好好,当然好。”

    林氏原本就很喜欢司马十六,当然答应的很爽快。

    “婉儿!”

    白烨尧哀怨不已地看着林氏。

    “叫什么嘛,你说你还没老怎么就老糊涂了呢?女儿有个好归宿,做爹娘的高兴还来不及呢,你这是什么表情?你还跟女婿争风吃醋,你老不羞怎么着了?”

    “咳咳……”白烨尧大咳了起来,对着司马十六连连挥走道:“走走,快带着你的女人走。”

    这女儿认的,不认还好,认完了好象影响了他与婉儿的感情了。不行,一定要赶走他们。

    司马十六憋着笑,拉着晨兮与墨君临就走,临了还对白烨尧道:“岳父,墨君玦就交给您啦。您老夫纲不振,郁闷难消,女婿找机会让您老发泄发泄,算是女婿的一点孝心。”

    “放屁!”白烨尧气得骂了句粗口,他有什么郁闷难消的?他乐在其中呢!这该死的司马十六临了还挑拔他与婉儿的关系。

    当下把气转移到了墨君玦的身上,冷眼看着道:“小子,咱们比划比划吧。”

    “白帝这么想比划,不如找朕如何?”

    晨兮身体一僵,拉着司马十六站在那里。

    水帝,居然是水帝,她担心地看了眼林氏,以着水帝残忍的近乎于神经质的执着上,她很担心水帝会伤了林氏。

    “再算上朕。”

    这次换司马十六僵在那里了。

    晨兮则诧异的看着走过来的人,居然是司马擎苍,大辰的皇帝!

    这下所有的帝王都集中了,比开四国大会都齐了。

    “哈哈哈,这旭日真是好风水啊,居然这月黑风高之夜聚集了三国的帝王!”白烨尧大笑了起来。

    “谁说不是呢?不过可惜白帝你是来得去不得了。”司马擎苍阴冷地笑。

    “那可难说!”白烨尧笑道:“大辰与旭日一向交好,墨帝应该更喜欢司马皇上陪伴。”

    司马擎苍脸色一变,冷道:“一个畏惧于妇人的男人有何面目与我等争天下?”

    “那只能说你不懂爱情!说来朕替你可怜,枉你坐在高高的位置之上,却从来没有人爱你!”

    “爱?那是什么东西?女人不过是玩物,朕不需要爱情!”

    “你果然可怜!”

    司马擎苍大怒,对着水帝道:“水帝,你还愣着什么?别忘了来时我们的约定。”

    水帝这才将目光从林氏的身上收回,淡淡道:“朕不会忘的。”

    “既然如此还等什么?朕就不信,一个小小的白帝能敌得过我们三国的人!墨家小子,你要是识趣的话,就一起!”

    墨君玦微愣,他看了眼司马十六后微微一笑道:“长辈们交流,哪有晚辈插手的份。”

    当下拢着手退了下去。

    司马擎苍暗骂了声狡猾,却不再多言,纵身一跃攻向了白帝,而水帝也紧随而上。

    无数兵器的撞击声响彻夜空。

    这注定是多事的夜。

    一夜过后尸横遍野,而天下又该重分了。

    晨兮紧张不已的握着司马十六的手。

    “不要担心,他们打不过你父皇的。这两个老东西早就被酒色掏空了身子,哪如你父皇不近女色一生钻研武学之道,功底深厚,不出百招两人必输。”

    晨兮这才定下了心。

    果然快近一百招时,司马擎苍败招显示,突然他放弃了攻打白烨尧,而是狠狠的攻向了正认真观看的晨兮。

    司马十六勃然大怒,挥手迎了上去。

    而就在他迎上去时,司马擎苍诡异的调头而去。

    “不好!”司马十六大惊失色,纵身追去,可是就算这样也是晚了。

    “放开她!”

    随着白烨尧一声怒吼,司马擎苍猖狂大笑:“哈哈哈,白烨尧,你乖乖束手就擒吧,否则我就杀了你这个心上人,哈哈哈!”

    “娘!”晨兮也吓得肝胆俱裂,她没有想到司马擎苍这么卑鄙,竟然用娘亲来威胁父皇。

    “不要管我,尧,杀了他!”

    林氏却坚决不让白烨尧顾念她,也太了解白烨尧了,这两年来的爱,让她知道白烨尧爱她有多深,她本是早该死的人,这两年的幸福已然是上苍眷顾,她绝不允许白烨尧为了她而牺牲。

    她太了解司马擎苍的为人了,就算是白烨尧为她死了,她也活不了。

    “司马擎苍,你放了她,孤王就任你处置!”白烨尧怒斥。

    “放了她?你当朕是傻子么?你先把自己的手臂砍断了,再慢慢走过来,朕就放了她,哈哈哈,朕早就说过女人乡是英雄冢,没想到堂堂白帝也有今天啊!”

    “不要,尧,你敢的话,我立刻死给你看……啊……”

    就在林氏叫嚷时,司马擎苍为刺激白烨尧,狠狠的将刀在林氏的身上划了一道口子,顿时鲜血直流。

    “娘!”

    “婉儿!”

    白烨尧痛呼后想也不想,拿起了刀狠狠砍向自己的手臂。

    “不要,父皇!”

    “叮!”

    飞来一个玉佩将刀击落在地,白烨尧的眼顿时红了,对着司马十六怒吼:“司马十六,婉儿有丝毫不测,朕绝饶不过你”

    原来危急之中司马十六击飞了白烨尧自残的刀。

    “啊……”

    就在这里司马擎苍发出痛苦的叫声,而林氏趁机飞奔到了白烨尧的身边。

    “水帝……你为什么?为什么要杀我?”

    司马擎苍痛苦不堪的坐在了地上,他捂着腹部,那里汩汩的流着鲜血。

    水帝淡淡地看着司马擎苍,冷道:“你不该伤她。”

    “你疯了么?她是白帝的女人,跟你有什么关系?”

    “不,她是朕的妃子,是朕最心爱的女人!”

    “胡说!”

    “你胡说八道!”

    白帝与林氏同时吼了起来,林氏虽然感激水帝救了她,可是这污她清白的事她是无论如何不会忍受的。

    “婉儿,你真的不认识朕了么?”

    水帝却慢慢地转过了身体,痴情的看着林氏。

    “你认错人了。”

    林氏到底善良,就算是水帝污她清白,可是看着水帝那痴迷的眼神也不禁心头一软。

    “认错?朕怎么可能认错?你在朕的心里住了千年,这一千年来,每回轮回,朕都在找你,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每一世都找不到你,不过还好,这世朕找到你了,你跟朕回去吧,朕会好好待你的。”

    “千年……你胡说什么?”林氏听得云里雾里,不解的看着白帝。

    白帝紧抿着唇,将她搂在怀里,冷冽道:“不用管他,他就是一个疯子。”

    话音刚落,水帝就疯狂起来,对着白帝怒道:“白自在,你这个懦夫,你千年前就被朕踩在了脚底下,连皇位都拱手给了朕,这千年后,你凭什么跟朕抢?婉儿是朕的,前世是,今世是,以后世世代代都是朕的,!朕要你死!”

    说着,水帝疯了似得冲向了白帝,两人立刻缠斗了起来。

    刚才水帝与司马擎苍合两人之力都打不过白帝,现在一人怎么可能打得过,只数十招后,水帝就被白帝击倒在地,正好倒在了司马擎苍的身边

    “啊!”

    水帝一声痛叫,用尽全力击向了司马擎苍,原来司马擎苍就在水帝摔到他身边时,拔出身上的匕首狠狠的刺入了水帝的心脏。

    “呯!”司马擎苍如一瘫烂肉瘫倒在地,死去。

    “婉儿……”水帝倒在了地上,那对迷惑无数世人的眼痴痴的看着林氏,直到光芒黯去,伊人消逝。

    这一场争斗风云变色,国家重组,从此没有了不丹,不丹归于了揽月的名下,揽月开创了前所未有的盛世。

    而墨君玦也知道大势已去,十分利落的交出了兵权。

    是日,墨君临拿出了遗诏,上写:“奉天承运,皇帝诏曰,传位于爱子墨君临,墨君玦墨君昊为闲王,逸王。钦此。”

    墨君玦并未接受封号,并自动与皇室脱离关系。

    唯有墨君昊死后追封,只是他身后并无后人,这一王位至他而止。

    “姐姐,你有空一定要来看我。”

    坐在了帝位的墨君临在人后对晨兮还是一如既往的依恋。

    “好。”晨兮笑着点了点头,手本想摸向他的头,但想到他是君王了,遂放了下来。

    墨君临看了眼司马十六突然道:“姐姐,等我长大,我娶你为后!”

    晨兮汗。

    白帝大喜赞道:“小子有志气,孤王等你来提亲!”

    “做梦!”

    司马十六狠狠的瞪了眼墨君临抱着晨兮绝尘而去,那模样有些狼狈,很有出逃的感觉。

    到大辰后,司马九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继承了皇位。

    两人站在山峦之颠,任风吹送。

    “对不起,十六,要不是我你不会失去那个位置。”

    司马十六微微一笑“兮丫头,你知道什么是天下么?”

    “天下……天下就是江山?”

    “不,在每个人的心里天下都有不同的定义,而我的心里天下就是你,所以拥有你就拥有了天下。”

    “驾!”

    雪山之下两匹骏马疾驰而去。

    皇宫里,司马九怔怔地坐在御书房,拿着一张纸看了又看:小九,让我最后一次这么叫你,今日之后你就是大辰的帝王了,我把所有的势力都归于你,希望你能守护天下的百姓,让他们安乐生活。司马十六。

    “十六王叔,你就这么一走了之,把皇位留给了我,可是你可知道,在没有得到之前我是如此想得到它,但得到之后,我才发现其实最幸福的莫过于拥有最心爱的人,与心爱之人浪迹江湖,那才是男人心目中的天下!”

    “皇上,该批阅奏章了。”新上任的太监总管李公公战战兢兢的拿着他半人高的奏章放在了桌上。

    司马十九脸色一变,恨道:“十六王叔,别让朕找到你,否则一定让你尝尝这不是人过的日子!”全文完

    ------题外话------

    推荐我的新文(重生之望门闺秀),喜欢我的亲先收着。他是邪魅妖娆的王爷,集万各宠爱于一身,令无数女人为他心甘情愿折了腰,谈笑中,他令多少枭雄死于手下。

    他无情,她冷酷。

    他是风流多情的教主,挥手间掌握天下生死。

    他多情,她少情。

    他是最具盛名的神医,在他手下就没有救不活的人,就算是断了气,只要他想救,也能让人死而复生。

    他医者仁心,她却见死不救。

    他是天下最铁血的侠士,在他的眼里一切罪恶都应该被灭杀。

    他正义凛然,她邪气奸佞。

    当他,他,他,他还有他,对上一个冷酷无情,见死不救,邪气奸滑,装疯卖傻的她,该如何获得她冰封的芳心?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