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百八十二章 男人的天下(大结局下)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什么?皇叔死了?”墨君昊不敢置信的抬起头,眸光戾气的射向了暗卫。

    “是的,主子,死了。”

    “怎么可能?本宫刚才去看他时他还好好的,怎么转眼就死了?”墨君昊害地站了起来,厉声道“来人,备轿!”

    “是。”

    就在墨君昊急急的坐上轿子后,突然道:“停!”

    “太子?”

    “回府!”

    墨君昊定了定神后淡淡道。

    “是。”

    贤王府并未发丧到太子府,如果他现在紧赶着去这不是向世人宣告他在贤王府里安排了暗人么?

    虽然每个皇家都有暗线的存在,这都是大家心知肚明的,但却谁也不会傻得送上门让人说嘴去。

    他真是太急燥了,竟然沉不住了。

    这也不能怪他,父皇才见过他就失踪了,而皇叔也在见过他后死去了,他是明正言顺的太子,在这两个让旭日风云变色的人死后,是理所当然要继位的。

    可是这些看似对他有利的事,实际上却暗藏杀机。

    要是被有心人拿出来做文章,那么他就被动的很,尤其现在父皇手中的兵权与皇叔手中的兵权,他至今不知道在谁的手上,这些就如心腹之患,让他寝食不安。

    唯一权正的兵权让他有些把握。

    “太子,到了。”

    “嗯。”墨君昊睁开了眼,正欲从轿中走出时,突然脑中灵光一现吩咐道:“去,请白郡主出来。”

    “什么?出门?”晨兮听到仆人的话不禁诧异的扔了下书,自从墨君昊将她扔在这鸟不拉屎的太子宫里,似乎快把她遗忘了。

    这会让她出门?他会这么好心么?

    她沉吟了会道:“最近你们旭日朝中有什么事发生了么?”

    仆人眼皮一翻,这话说的,难道太子请她出门还得朝中发生大事么?要有大事太子能这么悠闲么?

    心里不满,嘴里却恭敬道:“奴才不知。”

    晨兮点了点头,她真是傻了,居然问这些下人。

    不过她被关在太子府里好些日子,如果一直在里面,她就是想做些什么也不可能,不如跟着墨君昊出门转转,看看有什么机会吧。

    “走吧。”

    她淡淡地看了眼下人,率先往太子府门走去。

    一路之上看着光秃秃的太子府,就连只鸟都找不到地方栖息,她的唇狠狠的抽了抽,这得亏知道是太子府,不知道还以为进了荒院了。

    墨君昊真是比前世疯狂了许多,对她的占有欲也强了几分。想来是得不到的总是最好的。

    “兮儿。”

    刚走出大门,就看到墨君昊负手而立于豪华的马车之边,看到晨兮后,他笑得温柔,尤其是眉心一颗朱砂痣更是在阳光下跳动的光华流动。

    此时的他真的很有佛相,而且很妖娆,让人有种飞蛾扑火死而后矣的冲动。但这不包括晨兮。

    晨兮轻嘲一笑,兀自走向了马车。

    “本宫扶你。”

    他笑吟吟的伸出了手。

    她轻然一跃,就跃上了马车,没有了武功身法还是有的。

    他的手僵在那里,眼中划过一抹羞恼的异色,不过瞬间,他就若无其事的缩回了手,笑盈盈地亦跳上了马车,歉然道:“对不起,兮儿,你来了府里这么久,本宫一直忙于政事,倒是忽略了你,可巧这些日子没事,所以想着带你出去转转,领略一下旭日的风情,相信你会喜欢的。”

    “沿途风景看看无妨。”

    晨兮皮笑肉不笑的点了点头。

    墨君昊笑容微凝,沿途风景?这不是意味着她不会留下来么?只会把这里当成驿站。

    “噢,对了,你一定没有吃过旭日的特色菜,正好快到吃饭的点了,不如咱们去酒店用饭可好。”

    “客随主便,太子安排就是。”

    晨兮一句话就把两人的关系划得很清晰。

    “兮儿!”

    墨君昊不愉道:“你非得把咱们两的关系弄得这么僵么?就算你一时接受不了本宫,本宫还是你的师兄不是么?你又何必拒人以千里之外呢?”

    “师兄?”晨兮戏谑一笑:“墨太子些言差矣,本郡主可没有拜过师呢,哪来的师兄?”

    “兮儿!你明知道本宫说的是什么!千年前咱们就是师兄妹,就算你不承认也不行。”

    “千年前?哈哈哈,墨太子你是不是傻了?谁会知道千年前的事?那不成了妖怪了?”

    “你……”墨君昊气得牙痒,是的,这谁也不会知道千年前的事!可是他们就是知道了,而且还知道的一清二楚,可是晨兮用这话来堵他的嘴,他却根本没有办法反驳。

    “唉,你这个小调皮!本宫真是拿你没办法!”

    墨君昊气了半天,终是没有办法真的生晨兮的气,反而似怒似怨似宠的来了这么句。

    晨兮浑身一冷,这语气……

    “兮儿,咱们能不能好好相处?”

    “能。”

    墨君昊大喜:“那太好了。”

    “只要你放我走!”

    “你做梦!”墨君昊的脸一下沉了下去,冷冷的注视着晨兮道:“兮儿,本宫的耐心有限,就算是本宫喜欢于你,也不是说能无限制的容忍你。”

    “谁要你容忍我了?我只要你放了我,这样你也看不到我,我也看不到你,免得我们相看两厌,这样多好,你为什么自己找虐呢?”

    “你……”

    墨君昊被气得哑口无言,想了想不再理她,而是顾自看向了窗外。

    晨兮讥嘲的勾了勾唇,如果所料不错,这朝中定然发生了什么大事,哼,请她出门玩,分明是拿她当掩护,只是为了让所有的百姓知道他墨君昊什么也不知道,所以很自在,要不然也不地有闲情逸致请女人吃饭逛街了。

    墨君昊啊,他每走一步都免不了算计,就连讨好她也要一箭双雕!

    只是不知道这朝中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呢,让墨君昊居然如临大敌的样子。

    两人各怀心事,不一会就到了洒店。

    “天上客!”

    晨兮抬头看了眼店招,不禁一笑:“天上客?人都上了天不是死了么?这酒店取的名字真好玩。”

    声音不高不低,正好让周围的人都听到了,当下所有的人都黑了脸,而墨君昊直接额头黑线数条。

    这该死的丫头,有意的,这不是找抽么?

    果然,一边一个儒生气愤道:“这位姑娘,你没有文化就不要胡说,这是取自于千古一联中三个字。那对联是客上天然居,居然天上客,你一个不学无术的女子又怎么可能领会这对联的精妙之处?”

    “啪!”

    晨兮回手就是一个大嘴巴,怒斥道:“混帐,本郡主是太子的客人,你居然敢对太子府的贵客这般的无礼,来人,将他拉下去痛打十大板!”

    “你……”那儒生气得发抖,胀红脸道:“反了,反了,你这小贱人居然敢打我?简直是有辱斯文,有辱斯文!”

    “混帐,太子府的贵客岂容你这般谩骂?”侍卫们一听儒生竟然敢骂晨兮小贱人,顿时火就上来了,这打狗也得看主人,骂太子府里的贵客不等于不给太子的脸么?

    “太子?”那儒生吓了一跳,刚才晨兮说时他还沉浸在所受的屈辱之中,这回可是听得实打实了。

    当下吓得一下跪在地上,拼命磕头道:“太子饶命太子饶命,小民不是有意冲撞太子府的贵客的。”

    “好了,拉下了打十大板。”

    墨君昊懒得跟他计较,直接挥了挥手。

    那儒生被拉了下去,不一会传来哭爹喊娘的叫声。

    晨兮听了心沉了下去,以墨君昊的聪明,应该能看出她是有意惹事生非的,可是却纵容她打人,这说明什么?

    说明墨君昊早就洞息了她的计谋。

    是的,她想利用这件事一来让众人对太子产生恶感,二来最主要的是让这件事传出去,能让司马十六知道她的去向。

    可是墨君昊居然毫不在意地纵容她,这说明墨君昊是有办法将她的消息控制在他所掌握的范围之中。

    “好了,罚也罚了,打也打了,不要不高兴了。”墨君昊微微一笑拉着晨兮就往里走:“这酒店的名字不好听,菜不错,不要为了小事而惩罚自己的胃。”

    “我自己走。”

    晨兮甩开了墨君昊的走,板着脸走了进去。

    墨君昊脸色一沉,扫了眼服侍的侍卫才跟了进去。

    “太子请!”

    墨君昊应该是天上客的常客,所以掌柜见了立刻迎了出来,点头哈腰的十分殷请。

    “今儿一早就听到喜鹊在叫,小人就在想今儿个有什么好事来呢,没想到竟然是迎到了太子这样的贵客,真是小人之幸啊。”

    掌柜是个八面玲珑的人,一面引着墨君昊与晨兮往雅间走,一面还不忘恭维着墨君昊。

    墨君昊微微一笑,露出亲民的模样:“最近生意怎么样?赋税可重?”

    “托太子的福,生意很是不错,税金也很合理,旭日有太子真是旭日之幸,大家都说要不是太子实施的变法,把税收降低了,百姓们哪能过得这般富足,说来全是太子领导有功呢。”

    “胡说八道。”墨君昊不愉道:“这一切全是父皇的英明决策,本宫不过是执行罢了,你们怎么能陷本宫于不义呢?”

    掌柜的吓了一跳,扑通一下跪了下来,磕头道:“太子饶命,太子饶命,不是小人们不敬皇上,实在是皇上乃真龙天子沾着天上的龙息,离小民们太远太远,而太子却是时常与民同乐,与百姓们更加熟悉,所以才一时失言,望太子恕罪。”

    “好了,既然知道错了,就起来吧。以后切记你们所有的一切都是皇上给的,你们要感念圣恩知道么?”

    “小民知道。”

    掌柜的抹了把汗,他刚才一心想拍太子的马屁,竟然把皇上忘了,还好太子不计较,否则真是拍马屁拍在了马脚上,吃不了就得兜着走了。

    晨兮勾了勾唇,不得不说墨君昊是有才的,不然也不会把旭日治理的这么风调雨顺,而且他能做到让百姓只知道有太子不知有皇上,本身就是一个非常高明的手段。

    不过刚才他明明心里高兴,却假装斥责的样子让她感觉太假了。

    “太子与这位小姐想用些什么,今儿个小店请客”

    “这话说的,敢情本宫是蒙吃蒙喝的么?”墨君昊不悦道:“去,把好吃的都上了,该多少钱就多少钱知道么?”

    “是。”

    掌柜不敢违背,点了点头。

    而这时正好走到了雅间,掌柜低着头打了门,恭敬道:“太子请,小姐请。”

    “兮儿。”墨君昊温柔的执着晨兮的手,拉着她往里走去。

    “我自己会走!”

    晨兮冷着脸,想也不想的挥开了他的手。

    他呆在那里,掌柜的吓了一跳,连忙一溜烟的跑了,开玩笑,要是被太子迁怒了那不是自找晦气么?

    墨君昊眼冷了冷,终于还是叹了口气,将门关上,走到桌前替晨兮拉开了椅子,柔声道:“兮儿,咱们好好相处好么?不要让一顿饭也吃得不安稳好么?”

    “好,你别动手动脚就行。”

    晨兮倒也不为已甚地坐了下来。

    “你与本宫千年前就这么亲热,不要说拉手了,就算是亲也亲过你,你又何必这么在意一点小小的细节呢?”

    “你也说了是千年之前,过了这么久山河变迁,都改朝换代数次了,你还指望人能不改么?何况千年前你我早就恩断义决了,就在你送我一碗毒药时。”

    “本宫根本不知道那是毒药,知道的话能给你喝么?”墨君昊急得解释。

    “好了,墨太子,是是非非已是过往,你我何必执着,其实你我心里明白过去的就是过去了,不如放手吧。”

    “放手?”墨君昊脸色一变,坚定道:“千年前的放手让本宫后悔终生,这辈子本宫绝不放手!”

    “不放心又能怎么样?我不爱你!你就算将我禁锢一辈子你永远得不到我的心,我的心里只有十六。”

    “十六十六十六,他有什么好的!”墨君昊气急败坏道:“他有的我也有,他有的权,我比他更多,他有的相貌,本宫自认不比他差,他的才气,本宫亦是有名的才子,他对你的爱,本宫的更不比他少,你说,你为什么总是他他他的,总是看不到本宫的好?”

    晨兮淡淡地看了他一眼,看得他有些心虚时,才轻柔一笑,笑容寡淡的仿佛一触就碎的轻云,飘缈。

    “他从来不在我面前称本王!”

    只一句话就把墨君昊击得一个踉跄。

    他怔在那里,半晌。

    “兮儿!”他急切的解释:“你说本……不……我说,我不是有意在你面前称本宫的,只是习惯了。”

    “是啊,习惯了。”晨兮讥嘲一笑道:“你已经习惯了高高在上,你怎么可能跟我处在平等的位置上呢?我之于你不过是你喜欢的一个物件,一个宠物罢了,你从来没有把我当成平等的人来尊重,所以你才会将我掳到这里禁锢起来。好了,墨太子,细节决定一切,不要多说了,我饿了。”

    “……好吧。”

    墨君昊深深地看了眼晨兮,才用力点了点头。

    掌柜的仿佛是掐着时间进来的,就在这时将一盆盆色香味俱全的菜肴端了上来。

    墨君昊挑着晨兮前世爱吃的菜,每一种都尝运后,待了会递给了晨兮:“吃吧,都是你爱吃的。我试过了,没有毒。”

    晨兮讥嘲一笑,他总是这样,算计无处不在,有没有毒他早就明白,偏要做出这种样子,仿佛他愿意为她试毒似的。

    心里明白,但她不去戳穿他。

    晨兮拿起了筷子,并不夹他送来的菜,而是直接从盘里挑着菜吃,而且吃的都是以前不爱吃的菜。

    墨君昊脸色变了变,半晌才道:“我记得你以为不爱吃那些菜的。”

    “所以说人是会变的。”

    晨兮淡淡的说了句,随意挑了根前世最讨厌的青菜放在了口中。

    墨君昊眼睛一闪,突然笑道:“是啊,口味是会变的,前世你选择了濯无华,今世应该变一变了。”

    “呵呵,菜可以变,男人不能变。”

    晨兮又夹了口菜,慢悠悠的吃了起来。

    “哼!”墨君昊气呼呼地吃了起来仿佛中菜有愁似的。

    晨兮轻笑了笑,自顾自吃,一时间只听到轻而慢的咀嚼声,再也没有了任何声音。

    “骨碌碌。”

    墨君昊用过递上来的淑口水,优雅的擦了擦唇后。

    眉眼笑得弯弯:“兮儿,这菜怎么样?”

    “很好,色香味俱全。”

    “这里的环境感觉还行么?”

    “不错,闹中取静,古朴典雅。”

    “那你的心情是不是好些了?”

    “不好。”

    “为什么?”

    “因为……这里收费太高。”

    “噗!”

    墨君昊忍不住地把口中的茶口喷了出去,她有意的,有意让他丢人,他堂堂太子还在意一点饭钱么?

    掌柜汗滴滴地站在一边,这姑奶奶是谁啊?竟然敢这么大牌?连太子都敢戏弄。

    晨兮神定气闲的抿了口茶后,道:“你看,就说这茶,不过是碧螺春,上好的碧螺春不过四百两银子一斤,可是这里光喝一壶就得五两,要知道一斤能泡这一百壶了,所以亏了。

    还有那三花鸭,虽然做得香甜软糯,可是鸭子才多少钱一只?一只不过五百文啊,可是到了这里呢?一只卖十两!抢钱么?

    还有铁板牛柳,一只牛不过百两银子,这几片肉就一百两银子了,这也太坑人了吧。

    就说这海参小米粥,海参一根是五十钱,不过做熟了放点不值钱的小米居然一小盅就得二十两,这不是黑店是什么?

    再说这鲍鱼……”

    “停,打住。”

    晨兮越说越来神,墨君昊越听脸越黑,而掌柜得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了。太子这么没脸的事怎么被他看到了,他能不能看到明天的太阳啊?

    还有这位主到底哪来的啊,这么一说,太子还不真把他这店当成黑店了?

    是的,这菜的成本是不高,可是这地价多贵,这人工多贵,还有好些皇公贵族来吃白食的,这不都是成本么?

    这都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的,贵也是有人愿意吃的,不是强买强卖啊。

    这位姑奶奶不是来吃饭的,是来找碴的。他算是看出来了,这姑奶奶分明是耍太子呢。

    “走。”

    墨君昊铁青着脸豁得一下站了起来,拂袖而去。

    晨兮微微一笑,对着掌柜好心提醒道:“掌柜的,虽然是太子,可是也不能不收钱知道么?”

    走在前面的墨君昊脚下一顿,从怀中掏出张银票飞向了掌柜的怀里。

    掌柜接过这张烫手的银票,哭丧着脸站在那里,不知道如何是好。

    “得意了?”到了马车中,看着晨兮甜甜的笑容,墨君昊没好气的瞪了她一眼。

    “不,是心情愉悦了。”

    她纠正。

    “让我丢脸就这么开心么?”

    “咦,你不是说爱我么?难道不应该让所爱的人开心么?”

    “……”

    半晌,墨君昊才道:“府里不安全,一会你住到宫里去。”

    “好。”

    “你不问问为什么么?”

    “你做事何时问过我?”晨兮讥嘲道“:你要问我的意见我就不会在这里了。”

    墨君昊黯了黯,柔声道:“一个人犯了一次错就永远不会有改正的机会了么?”

    “他改了么?”

    墨君昊沉默不语,脸看向了窗外,一时间又沉默了。

    “兮儿,不论你相信不相信,现在就算我想送你出去都不可能了,宫里……宫里发生大事了。太子府更是危险了。所以……”

    “所以你让我住皇宫嘛。因为皇宫是未来呆的地方,那里有你的势力,而我更是插翅难飞了。”

    “兮儿!”

    墨君昊懊恼的叫道:“你能不能不要用这种口气跟我说话?我的心会很疼知道么?”

    “跟我有关系么?”

    她凉薄一笑“这不是你自找的么?”

    墨君昊长吸了口气,自嘲一笑:“是的,一切是我自找的。”

    声音轻而飘,仿佛没有一点的生机,让晨兮心头涌起一丝的不安。

    她摇了摇头,她真是傻了,墨君是什么人,惯会做戏,定然又是墨君昊的把戏。

    马车默默的开着,只听到马车骨碌单调的声音,车内两人不再说话。

    一直到了皇宫,她被直接安排到一处很偏僻的地方,据说边上就是冷宫,不过这个地方与冷宫却完全不同,虽然清静却不冷,墨君昊在这个宫中埋了地龙,整个宫殿温暖如春。

    而小院中不断流淌的水也是烧得温温的,无事之时掬把水玩下也不会冻手。

    只是在宫里,她才感觉到形势的严峻,压抑。

    每个宫人都露出战战兢兢的神情,那是从心底散发的恐慌。

    墨君昊也不再限制她的自由,不过叮嘱她不要走出院子以免发生意外。

    而院中的花草这次没有被清除,不过她看了下,没有发现有什么有利用的,除了制些简单的迷药,对她来说根本没有用。

    不过了胜于无,她制了些防身。

    第二天,她听到宫人细语,说贤王死了,还是为情自尽了。

    为情自尽?

    她嗤之以鼻,一个心上人死了十几年后才自尽的男人居然是为情自尽?她可不信。

    不过贤王的死却让贤王人气更高,而让贤王最疼爱的墨君玦大放异彩,朝中更是拥有了一部分的拥立者。

    呵呵,贤王,也不是省油的灯,连自己的死也要算计一把,生生的把墨君玦推入了众人的眼中,还以这么高调正面的形象。

    听说皇上失踪了,本来太子该是明正言顺继位人,可是皇上失踪不是死亡,所以太子是不能继位的。

    不过国不可一日无君,总是要有人代理的,可是现在大臣分成了三派,一派支持墨君玦,认为墨君玦手上有闲王的兵权,而且墨君玦深得墨后与墨帝的宠爱,之前也曾听墨帝几次有换太子的想法,所以一部分大臣支持墨君玦代政。

    而保太子派自然支持太子代政,这部分人以权正为首。

    还有一部分人是保皇派,他们只认诏书不认人,说只有出现诏书才能决定让谁代政。

    一时间朝中风云突变。

    而这期间,晨兮的小院也不安稳,天天有杀手光临,不过墨君昊确实把这院子保护得中铁桶似的,晨兮并没有受到一丝的伤害。

    她也不是多事的人,知道这会宫里虽然乱,但她趁乱而走的结果就是被杀了,所以她很老实地呆在了宫里。

    “呯呯呯!”

    外面突然传来剧烈的敲门声,把正在看书的晨兮闹得头昏。

    “看看怎么回事。”

    她冷淡地吩咐。

    宫女应了声就出去了,不一会,宫女回来道:“回白郡主,是临皇子的宫人敲门,说临皇子突然发烧了,可是她请了半天都没有请到御医,所以求到您这里,请您帮忙请个太医。”

    “临皇子?”晨兮愣了愣,不禁想到初来院中时看到的那个九岁的孩子,那孩子当时就站在她途经的地方,瘦得仿佛要被风刮倒,听说他是宫里是不得宠的皇子,是个宫人都能欺负他。

    “是的,就是他母妃偷人被皇上赐死的那个皇子。”

    “他现在怎么样了?”

    “奴婢不知,只听他的嬷嬷说似乎全身抽搐了。”

    “那快去请太医吧。”

    “郡主,太子不让这院中的人出去,否则杀无赦。”

    晨兮沉吟了半晌,才道:“算了,让那嬷嬷把临皇子送来,不过只能他一人进来。”

    “是。”

    晨兮点了点头又拿起了书,不过这次怎么也看不进去。她不是个爱管闲事的人,不过看到墨君临的样子让她想到了自己的弟弟旭兮,想起旭兮小时候也是这么孤单受人排挤,瘦得皮包骨头的样子。

    所以她的心瞬间柔软了,再说了一个小孩也翻不出什么风浪来。

    不一会,宫人抱着烧得满脸通红的墨君临进来了。

    晨兮心头一惊,连忙走了上去,一摸上去,发现墨君临的额头滚烫,几乎要烧化她的手。

    “去,拿些温水来,还有照这个方子抓药,快。”

    宫中的人并不多,一共就五六个宫人,主要还是怕人多了被刺客钻了空子,不过这五六人都是各司其职,所以服侍晨兮的就一个宫人。

    好在晨兮不是娇惯的人,所以亲自动手帮墨君临降起了温。

    待宫人熬好药来,墨君临的额头已经不是那么烫了。

    “郡主,让奴婢来吧。”

    “好。”好久不侍候病人了,晨兮竟然感觉有些累了。

    “不要走,母妃,不要扔下临儿,临儿怕……呜呜……”

    就在晨兮要走开时,墨君临突然害怕的拉住了她的手,死活不让她走。

    她愣在那里,看着墨君临痛苦不堪的小脸,心头柔软起来。

    无数次梦里,她梦到自己未曾出生的孩子这么痛苦的呼唤着她。

    “好孩子,母妃不走。”

    晨兮的眼瞬间红了,泪水流了出来,她拿起了药碗,一手扶着墨君临把药往墨君临的嘴里灌着。

    一夜的照顾,墨君临奇迹般的好了,这个瘦弱的身体里原来也有顽强的生命力。

    晨兮看着他,欣慰的笑了。

    “谢谢你,白郡主。”醒来的墨君临十分的腼腆,害羞得仿佛处子。

    “不用谢,你有没有感觉哪里不舒服?”

    晨兮的声音很温柔,让墨君临微微一愣后,眼窝处变得湿润。

    “没有不舒服,都很好。”他摇了摇头,声音更低了。

    真是个害羞的孩子。

    晨兮摇了摇头,笑道:“来,喝点小米粥吧。刚发过烧,吃不得腻了,这小米粥养胃很适合你现在的身子。”

    “谢谢……”墨君临哽咽着,接过了粥小手抖了抖差点把粥洒了。

    “傻孩子,我来喂你吧。”

    晨兮忙接过了粥放在了他的嘴边。

    他一愣,随即脸红道:“我不是孩子了,我只比你小了四岁。”

    “小四岁也是孩子。”晨兮笑了笑,将碗微倾。

    他脸更红了,却是不声不响的喝着粥。

    直到一碗粥喝完,一边的宫女道:“郡主,既然临皇子身体好了,就让临皇子回去吧,孤男寡女的总是不合礼仪。”

    “不要,我不回去。”刚才还温和的墨君临听到回去二字仿佛受了极大的惊吓般,拉着晨兮的手哀求道:“白郡主,不要,不要让我回去,我不要回去。”

    晨兮的眼闪了闪,笑道:“为什么不愿意回去?那里毕竟是你的宫殿啊。”

    “不,我不回去,那里太冷了,不如这里暖和。”

    他红着脸,泪在眼眶中打着滚,如一只小狗般的可怜。

    明知道不该爱心泛滥,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晨兮总是把他与旭兮联想到一起,她叹了口气道:“好吧,既然你不想回去就在这里住着吧。”

    “那怎么行?”宫女急道:“不管怎么说临皇子都九岁了,古人七岁不同席了,白郡主不为别的也得为你的名誉着想啊。”

    “名誉?我还有名誉么?被你们的太子囚禁在这里我还有名誉可言么?”晨兮淡漠的看了眼宫女。

    “这……这怎么一样?”白郡主是要嫁给太子的,自然没关系的啊。

    “有什么不一样?要说不一样,就是你们太子是成年人,而临皇子还是小孩子!”

    “……”宫女眨了眨眼睛,欲言又止,可是想到白晨兮的脾气,遂不敢再说什么了。

    “好了,我也不让你为难,要是墨君昊找你们的麻烦,我会说是我的主意。”

    “是。”宫女听了也不再劝说。

    晨兮这才回头对墨君临道:“你虽然烧退了,但也不能老在屋里呆着,总是要出门走走,这样有助于身体的恢复,走吧,我陪你去小花园里散散步,要是走不动就歇歇。”

    “好。”能留在宫里,墨君临兴奋不已,小眼睛也灵动起来。

    晨兮微微一笑,拉着他往花园走去。

    两人在花园了逛了一会,聊了会天,不得不说墨君临让晨兮惊讶了。

    她知道墨君临是个母妃早逝的皇子,平日里根本不为墨帝所待见,甚至是个宫女都能欺负他,可是就是这种环境下,他竟然还有一份坚持的心。

    他虽然年幼,但谈吐十分的博学,引经据典,就算是一世才杰也不过如此。

    这让晨兮又惊又奇。

    她捏了捏他的小脸,笑道:“你真是九岁么?怎么知道的比人二十岁的还多,说实话,你的才学跟你太子皇兄也差不多呢。”

    被晨兮捏着小脸的墨君临脸红了红,他觉得应该推开晨兮的手,可是却贪恋她的温柔,遂羞红着脸低声道:“平日里没有人理我,我就只能拿着书看。圣人说了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读书能让人睿智。”

    “哈哈,书中自有颜如玉,你这么小就想美人么?”晨兮忍不住逗弄起他。

    “不是。”他急急的解释:“我只是这么一说,我才这么小哪有什么心思想什么美人啊。现说了美人心蛇蝎肠,我可不想碰。”

    “啪!”晨兮假装生气的拍了拍他的脑门啐道:“胡说八道,我就是女人,难道你的意思我也蛇蝎女人么?还是说你认为我长得很丑?”

    “不是的,白姐姐,你别生气……”墨君临大急:“我只是说大多数女人,你当然是最美的女人,而且你跟母妃一样都是世上最好的女人。”

    “噗!”晨兮笑了:“傻孩子,逗你玩的,再说了你现在说我与你母妃是最好的女人,等你心有所属后,你就不会这么认为了。”

    “不,你一定是天下最好的女人。”墨君临突然变得一本正经,目光坚决地看着晨兮道:“白姐姐,你等着,等我长大了,我娶你。”

    “啊?”

    晨兮傻了眼,呆呆地看着墨君临,半晌才扑哧一下笑了起来,啐道:“臭小子,病刚才就想着娶妻了?你才多大点?”

    “所以我说等我长大嘛。”墨君临不依的嘟着唇,那粉红的唇跟菱角般的可爱。

    不得不说墨君临还真是个美人胚子,现在还这么小,等长大了已然能预见是个妖孽般的存在,而且现在就这么博闻强志,想来长大也是个不可一世的人物。

    只是这皇家……

    晨兮轻叹了声,旭日皇宫现在人人自危,他能活得到长大么?

    “姐姐你怎么了?难道我的话给你困扰了么?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我以后不说了。”

    看着墨君临小心翼翼的样子,晨兮心疼地摸了摸他的发:“不是的,我只是想以后该怎么办。”

    墨君临神情微闪,默不作声。

    “墨君临,你喜欢皇宫么?”

    墨君临愣了愣,眼看向了远方,半晌不出声,就在晨兮以为他不会说话时,他幽幽道:“喜欢不喜欢有用么?有一句话不是说人在江湖身不由已么?我生在了皇宫身为皇子自然有了一份责任。谈不上喜欢不喜欢。”

    “责任。”晨兮轻喟:“是啊,人都有一份责任。”

    “姐姐,但我知道你一定不喜欢皇宫是么?”

    “是的,你很聪明,我对皇宫没有责任感和归属感,我想要的是自由。”

    “可是万一你嫁的人是帝王呢?你该怎么办?”

    “爱是两人的事,爱会让两人找到平衡点的。”

    “你是说你爱的人会为你放弃最高的权力么?天下有这样的傻瓜么?”墨君临迷惑不已。

    “有,当然有。”晨兮想到了千年前濯无华为她做的一切,脸上现出幸福的微笑。

    那一刻,她美得惊天动地。

    墨君临呆呆地看着,半晌说不出话来。

    “傻小子,愣愣地看什么啊?”晨兮回过神看到墨君临的目光,不觉有些害羞。

    “看姐姐长得很美。”墨君临赞赏地看着晨兮道:“曾听人说恋爱中的女人最美,想来姐姐是在恋爱了。”

    “胡说什么啊?”晨兮脸更红了,啐道:“小不点什么都不懂,居然跟我谈什么情啊爱的,别到时被人听到了,以为我误导你这个小皇子呢。”

    “嘻嘻。”墨君临笑了起来:“姐姐你傻吧,我虽然从小没有教导,但又不是傻子,这皇宫里的人哪个不是早熟的。就太子哥哥在九岁时就被开蒙了,甚至有宫女服侍他了。”

    “这么早?”

    晨兮有些讶然。

    “是的,各色的美女送入了太子宫,就是为了让太子不为美色所迷,见惯了美人就麻木了,这也是帝王之术中的一课。”

    “原来如此。”晨兮想了想,露出可怜的神情:“那墨君昊也够可怜的,看着着吃不着。”

    “扑哧。”墨君临忍不住笑了起来:“姐姐,你教坏我啦。”

    “……”晨兮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歉然道:“对不起。”

    “没事,我其实都懂。不过不说。”

    说着还调皮的对着晨兮眨了眨眼。

    晨兮无语,本以为墨君临应该是个性子懦弱沉闷的家伙,没想到倒是个开朗健谈的,这一路跟他聊着她竟然很开心。

    不过墨君临毕竟是孩子又烧了一晚,所以过了一会他就露出了倦色。

    晨兮遂带着他回内宫休息了。

    到了晚上,突然宫外起了大火,人声鼎沸。

    宫女一身迟疑的冲了进来:“郡主,快,快准备跟我们突围。”

    “怎么了?”

    “不知道,好象是打起来了。有人拿郡主说事,要太子交出郡主,太子让我们保护着郡主离开……啊……”

    宫女话才说完,一道飞箭射了进来,那宫女死于非命。

    晨兮脸色一变,这宫中围得跟铁桶似的,而箭竟然射了进来,恐怕不一会就会有大军冲进来。

    她只是导火线而已,而真正的起因不过是那张冰冷的皇位。

    不管她落入谁的手,她这次都不可能有好。

    因为她太了解墨君昊与墨君玦了,在权力与她之间,他们绝对是选择权力的。

    何况还有墨帝的势力,到现还是不明不白。

    “姐姐……姐姐……”墨君临焦急的声音传入了她的耳内。

    “墨君临。”她急急的冲了出去,对墨君临道:“快,你跟我来。”

    墨君临想也不想的跟着她跑起来,不一会跑到院中的一座天然湖边。

    这时他们听到宫门被踹开的声音,随即是火烧冲天,大喊大叫的搜索声。

    晨兮脸一白,她掰断一根芦苇塞到墨君临的手里道:“你跳到湖里,把这芦苇放在口中,好好呆着,等他们走了再出来。”

    “那你呢?”

    晨兮牙一咬:“我去引开他们,他们要是找不到我就会搜院的,到时你也跑不了。”

    “不,姐姐,要走一起走。”

    “傻瓜,你怎么这么傻,我是左右逃不了的,你却不同,不管谁上了位,他们都占时没有时间来动你,你还能见机而逃的。”

    “姐姐,你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墨君临一把抓住了晨兮,露出奇怪之色。

    “不要怀疑了,我也不是圣人,如果我能逃脱,我不会傻傻的为你作掩护,既然你逃不了,不如让你逃出去,怎么着也不枉你我认识一场。何况他们抓了我去我未必有危险,我怎么说也是揽月国的公主,他们要杀我也得拈量着。”

    “不,你活不了!”墨君临突然脱口而出。

    “你怎么知道?”晨兮一惊,瞪着他。

    “这……”墨君临想了想道:“我对父皇最是了解,父皇决不会让你活着成了两个皇兄的弱点的,从这些日的杀手来看也能看得出来,那些杀手都是皇宫里的暗卫,是不达目的不罢休的,所以你要是被抓了,肯定会被暗杀的。白姐姐,你跟我一起跳下水等太子哥哥来救我们吧。”

    “不,等不及的,他们既然敢这么明目张胆的过来搜,一定是墨君昊妥协的结果,所以我们等不到。”

    “快,去湖边搜,看到他们的脚印。”

    晨兮大惊,一把将墨君临推入了水中喝道:“不许出来。”

    就在晨兮转身要走时,墨君临突然从水中跳了出来,一把拉住了晨兮低声道:“跟我走!”

    晨兮呆了呆紧跟了他跑了数步,急道:“你往哪去?现在是什么时候了,你还这么任性?难道你在乎你的命么?你这小命活到现在容易么?”

    “我难得任性一回。”墨君临微微一笑,走得更快了。

    他手上的劲其大,让人感觉不象是九岁孩子该有的。

    他应该是有武功的吧,想到这里,晨兮不禁又放心了几分,有武功的话,自保能力又强了几分。

    不一会他们就跑到一个废旧的小破屋中,外面的声音依然很响,但离这似乎远了些。

    “你把我带这里来有什么用?他们尽早就会找到的。”晨兮看了眼破旧的屋子,又担心道:“你身上衣服全湿了,不一会就冻成冰块了。在水里还不至于这么冷。”

    “没事,我炼过功,可以用内力烤干它。”他淡淡地说了句,小脸上有着与往日不一样的成熟。

    晨兮一呆,明眸如刀般刺向了他。

    “对不起,姐姐,我骗了你。”

    “不用对不起我,你我本来就是陌路,信任感很薄弱。”说不生气是假的,晨兮没有想到她这么爱护的人竟然是骗她的。

    是啊,皇宫里哪有纯净的人。

    他既然能用内力烤干衣服了,他怎么可能受了风寒而发烧呢?

    唯一的解释就是他有意让自己冻病的,而目的就是她!

    “你也想杀我么?”

    她戒备的看着他。

    “怎么会?”墨君临摇了摇头,正色道:“我从来没有想过杀你,因为你能乱了墨君昊与墨君玦的心,对我来说活着是最好的。对不起,姐姐,我这么说可能会伤你的心,我只是想让你知道我没有伤你之心,所以从这种功利的角度上来分析。”

    “呵呵。”晨兮自嘲一笑,她竟然被一个九岁的孩子给骗了,这个孩子虽然才九岁,但心智已然完全超越了大人。

    “姐姐……”

    “别叫我姐姐,我可当不起,临皇子!”晨兮冷漠道。

    “姐姐……”墨君临拉了拉她的衣摆作出可怜的样子。

    晨兮心一软,可是想到这个孩子根本不是能用孩子的心智来衡量的,顿时心又硬了下去,头一扭道:“说了,不要叫我姐姐。”

    “好吧。”墨君临无可奈何的点了点头:“那我以后叫你白姐姐吧。”

    晨兮额头一阵黑线,这有区别么?

    这死小孩吃准了她了么?

    不一会外面的声音更加近了。

    墨君临脸色一变道:“白姐姐,你先别顾着生我的气,咱们先出了宫再说。”

    “出宫?”

    “是的,这里有出宫的秘道,所以我才这么急着想进这宫里的。”

    墨君临只解释了句就拉着白晨兮往里走去,别看这外面很破旧,里面却比较干净,居然是一座佛堂。

    墨君临走到佛相边上,扭了几扭佛象,佛象后面竟然慢慢敞开了一扇门。

    “走吧,白姐姐,再不走就来不及了。”

    墨君临一下跳入了门,晨兮想了想跟了进去。

    这时墨君临突然道:“姐姐你等一下。”

    他又跃出去,拿着湿鞋在屋里走了圈后打开了一扇窗,作出从窗中跳出去的样子。

    随后拿着干布包着脚跑了回来,待他一进门后,门就关上了。

    这时外面传来踢破大门的声音。

    暗中,晨兮紧紧地盯着墨君临,果然皇家出品,一个个都是人精,就算是这种危急之时还不忘做出假象迷惑他人。

    “白姐姐跟着我,小心些。”

    墨君临拉着白晨兮小心翼翼地往里走着,一面默数着步子。

    晨兮知道这里面定然是有机关的,遂也小心的跟着他的步子走,不一会走到了一间石室中,墨君临这才松了口气道:“好了,我们暂时安全了。”

    说罢对晨兮道:“姐姐有什么话出了宫咱们慢慢谈,现在我先去把父皇的遗诏拿到手。免得夜长梦多。”

    “遗诏?”

    “是的。”墨君临眼微黯了黯道:“父皇每天不管再忙都会找机会见我的,可是这些日子父皇一直没来,只说明一件事,那就是父皇驾崩了。”

    “不是说失踪了么?”

    “失踪?”墨君临讥嘲一笑:“好端端地在宫里有失踪?十有八九被贤王害了。”

    “你……”晨兮想了想不禁问道:...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